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评 > 正文

建全民DNA数据库要打问号

2017-03-16 07:11:06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罗志华
“据统计,每年我国约有20万名儿童遭拐卖,而能找回来的只占0.1%。”全国政协委员、央视主持人朱军建议,在现有“打拐”DNA数据库的基础上,进一步创建包括新生儿和广大儿童在内的全民DNA数据库,并实现全国联网。(3月14日中国青年网)
由于DNA信息具有唯一性,全民DNA数据库将使每个人无法再隐匿其身份,这对社会管理尤其是打击犯罪大有好处。不仅如此,此数据库还存在其他巨大的应用价值。比如,可通过数据库来研究DNA形态与某种疾病的对应关系,进而早期预测、预防、精准治疗。然而,建立全民DNA数据库也存在巨大风险。首当其冲的是信息泄漏。一旦个人DNA信息遭泄露并被不当利用,后果将不堪设想。此外,人类DNA信息的普遍运用,还存在伦理道德方面的风险。譬如,在一个家庭中,当两代人之间存在非亲生关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家人可能生活得很幸福,但DNA数据库让人不再“难得糊涂”,反而可能使这些家庭从此变得不幸。DNA信息被窃取后若用于克隆或重组,更会颠覆现有的家庭婚姻等方面的社会秩序,带来伦理危机。
科技带来便捷,能让生活更加美好,但科技发展必须与社会发展和社会管理相适应。关系到人的核心隐私和人类伦理的DNA信息技术尤其如此。如果建立全民DNA数据库,其作用的确不可估量,但在发挥巨大潜能前,先得解决好安全方面的隐患。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