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弘扬职业精神·对话白求恩奖章获得者

谭晓琴:我必须留在卫生院

2017-09-29 01:09:50 来源:健康报
  □记者 李琳
 
  “晓琴能拿到这个奖不容易。”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斯木乡中心卫生院副院长谭晓琴获得白求恩奖章的消息,成为全家人和乡亲们最近常谈论的喜事。
 
  在今年的白求恩奖章获奖者中,谭晓琴身上的标签有很多——唯一一位少数民族地区的基层医生、在藏区奔走了12年的80后、乐观开朗的肺癌患者。
 
  谭晓琴所在的地区缺医少药、医疗条件差,甚至连基本的三大常规检查都无法进行,再加上当地藏民医学常识的缺失,给年轻的谭晓琴出了很多“毫无准备”的难题。
 
  2009年的一天,谭晓琴接到急救电话:一名妇女难产,生命垂危。赶到病人家里时,产妇已经虚脱,几近昏迷。谭晓琴立即和同事进行接生,由于长时间重度缺氧,胎儿全身发紫,没有心跳和呼吸。在所有人准备放弃救治的时候,谭晓琴对婴儿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经过紧张的抢救,清脆的啼哭声在藏家小院里响起。
 
  渐渐地,老乡们眼中“不放心的小门巴(藏语医生)”成长为“最放心的好门巴”。当地的农牧民互相传着“吃了谭医生开的药,病好得快”。一传十、十传百,找她看病的人越来越多。“看感冒没有超过10块钱的。”一位藏民说。
 
  “确诊肺癌是在2010年12月。之前就有些征兆,咳嗽停不下来,影响工作、生活。”说到这里,谭晓琴语气很平静。在确诊前的一段时间,谭晓琴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但她还是拖着虚弱的身体到处奔波。当时,谭晓琴已是炉霍县斯木乡中心卫生院院长,被确诊后,她辞去了院长的职务。乡亲们与谭晓琴感情很深,藏民们牵挂她,自发诵经转塔10万圈,为她祈福。
 
  病情稍好一点,谭晓琴就回到卫生院工作了。虽然卫生院有8名医护人员,但临床大夫加上她只有3个人,谭晓琴放心不下。“我也是一个病人,病人相信我,我只想更多地帮助他们。”去年“五一”有3天假期,谭晓琴找到院长要求值班,“我把假存起来下次到成都复查时用”。她不喜欢因为自己的病搞特殊化。
 
  卫生院的病人很多,感冒、头疼、意外擦伤、关节炎、肠胃炎,什么病都看。“你看我嘛,都病成这样了,但现在没问题啊,好心态比药还管用。”遇到跟她同样身患癌症的病人,谭晓琴就笑着安慰对方。
 
  “我又生病了,但不敢告诉乡亲们,他们会担心。”谭晓琴说。8月18日,谭晓琴从北京领奖回到成都后,腹腔内黄体破裂,大出血引发休克,在成都住院一周,才回到甘孜州。
 
  好消息是,让乡亲们挂心的病情正在逐渐好转。“肺癌5年内是高发,现在我是第6年,算是临床治愈了。”近几年,谭晓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和华西医院先后接受了伽马刀治疗及化疗,下一步应当接受进一步的手术,但因为手术费用和风险,她至今还在犹豫。
 
  说起今后的打算时,记者问她:“你还在炉霍县斯木乡中心卫生院工作吗?”谭晓琴毫不犹豫地说:“必须。”说完她笑了,忙着解释道:“我必须在乡镇卫生院里,乡亲们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乡亲们。”
 
  对话
 
  记者:获奖后什么心情?
 
  谭晓琴:曾经想都不敢想,这是医学界的最高荣誉,到现在都像做梦一样。第一感到惊喜,第二感到惭愧,比我优秀的人还有很多,却把奖颁给了我。这是对我工作的肯定。乡亲们也很高兴,他们在微信上发我的照片,祝福和庆祝,我感到很温暖。
 
  记者:在你看来,做一个医生什么最重要?
 
  谭晓琴:责任。如果一个人没有责任心,更不用谈及治好病,给病人一个交代。责任是最关键的,对我而言,除了平时给乡亲们看病,作为基层医生还要进行健康教育,跟乡亲们多讲多聊。藏区地广人稀,医生很少,乡亲们看病不容易,既然来了医院,找到了我,就要给他们多讲一点。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