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 > 正文

弘扬职业精神·对话白求恩奖章获得者

张桂英:这是对精神卫生工作者的肯定

2017-09-10 14:32:37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
  □记者 杨金伟
 
  吉林省神经精神病医院精神科护士长张桂英,是第42届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也是最新一届“白求恩奖章”获得者。面对荣誉,她说,这不仅是对她工作的认可,更是国家对精神卫生工作者的肯定。已经在精神专科领域耕耘27年的她,谈起获奖感受,低调地说:“荣誉只能代表过去,今后的路更长,责任更大。”
 
  进入精神科工作伊始,患者就给了张桂英一个“下马威”。一次她看护患者就餐时,一名身材魁梧的精神障碍患者突然出手,一拳重重地打在张桂英的胸口,胸口的阵阵闷痛,无故被打的委屈,让她眼里噙满了泪水。有的患者家属心疼地说:“这样的患者不要管了。”张桂英却带着泪花笑着说:“他是个病人啊,护理好患者是我们的职责,如果不管,他的病情会更严重。”在以后的日子里,她更加关爱这位患者。出院时,这名患者特地来到张桂英的面前愧疚地说:“张护士,你打我一顿吧,这样我心里会舒服些。”
 
  张桂英说,护理精神障碍患者,首先要爱他们。这群患者是特殊的群体,他们可能有各种不切实际、不期而至的想法和异常行为,所以精神科护士必须准确及时地预见可能发生的事情并积极应对。2007年,张桂英所在科室里收治了一名来自吉林市的15岁精神障碍患者。由于张桂英慈母般的呵护,小患者对她产生了依恋情结。春节将至,正是患者情绪容易激动的时期,小患者与护士对峙,吃药不配合,无端发脾气,却把张桂英当做自己的亲妈,对她百依百顺。为了小患者的情感需要,张桂英毅然放弃了回老家和父母团聚的机会,在医院悉心陪护着小患者度过整个春节长假。时至今日,每个母亲节张桂英都会收到这名小患者发来的短信,对她的称呼仍旧是“干妈”。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张桂英曾经护理过一位重症躁狂合并酒精依赖的患者,每餐都不肯吃饭,一个劲儿地胡言乱语。主管护士不得不向张桂英求助。张桂英来到患者身边,就像哄小孩子一样哄他、劝他:“好好吃饭才能回家。”患者胡乱说:“老姨,你也吃一口。”张桂英看患者把她当做老姨,就顺势说:“老姨喂你吃饭,你要多吃点。”从此,在患者心目中她就是老姨,她也以老姨的身份和感情去鼓励他,照顾他。这位患者康复出院时,轻轻地趴在张桂英耳边说:“老姨再见,我会记着你的。”
 
  张桂英把患者当做亲人,对患者倾注了全部心血,却放弃了很多照顾亲人的机会。父母年迈她不能在身边尽孝,爱人骨折住院她不能守护在床前。1995年,她产假没休完就提前上班。由于起早贪黑忙于工作,爱人又经常出差,缺乏照料的女儿体弱多病。一天晚上,女儿突发肺炎、心衰,抢救了三天三夜才转危为安。
 
  随着社会的发展,精神疾病类型有了改变,除了重症精神障碍,亚健康人群的心理问题逐渐凸显,这让张桂英对精神障碍患者的护理模式有了新的思考。她组织护理团队积极开展优质护理服务,修订完善精神科护理流程,实现了精神科优质护理服务全覆盖。张桂英倡导举办了精神科健康教育系列讲座及学员培训班,惠及近万名精神病患者和家庭。在她的倡导下,2012年9月,吉林省卫生厅在吉林省脑科医院建立了吉林省精神科专科护士培训基地,成为全国首个省级精神科护士培训基地。作为培训班的主讲教师,张桂英身体力行培训带教,让更多80后、90后的精神科护士更加专业。
 
  对话
 
  记者:为什么选择精神科护士这个职业?从事精神病患者护理27年,有没有想过放弃?
 
  张桂英: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农村。小时候,我目睹过家里患精神病的婶子当着孩子面自杀,情景在我脑海里挥散不去。为了不让类似悲剧重演,我萌生了学医救人的念头。护理工作难做,护理精神障碍患者就更难。我和许多护士一样,遭受精神障碍患者辱骂、撕扯,突然的攻击更是家常便饭。其实,我也想过不再坚持,但站在患者的角度想,这些患者可能没有意识,甚至在幻听幻视情况下做出的,这么想就释然了。经过我们的治疗和护理,患者蓬头垢面地住进来,整洁利落地走出去,每当这样的时刻,我都会感到欣慰,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记者:如何理解职业精神?该怎样传承下去?
 
  张桂英: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责任心、爱心和无私奉献。不嫌弃、不反感患者,再加上专业的护理,“两条腿走路”才能让患者尽快康复,回归社会。80后、90后精神科护士逐渐进入队伍中,我有义务教他们护理的方法和技巧,如何与患者沟通,如何识别患者疾病的发展、临床表现,如何对不同阶段不同类型的患者“因人施护”。由于职业特殊,很多人都选择了离开。我希望通过专业化、规范化的培训可以让护士们在岗位上更有成就感,留住护士,这样既利于精神卫生事业的发展,也利于患者的康复。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