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弘扬职业精神·对话白求恩奖章获得者

贾立群:复制更多“B超神探”

2017-08-23 00:48:09 来源:健康报
  □记者 姚常房 特约记者 余易安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超声科名誉主任贾立群,名声很响。几年前,“贾立群牌”B超技术就已经誉满全行业。“白求恩奖章”的荣誉对他来说,更是对其职业生涯的极大认可。采访时,贾立群谦虚地说:“我唯一做的,就是坚守一名职业医师对生命的敬畏”。
 
  “有些文章写的有点过”,提及多年前新闻里“接诊30多万名患儿,无一漏诊误诊”的描述,贾立群至今还很不安。他再三强调:“我最大的梦想是不让一个孩子漏诊误诊,也尽力这么做。但是100%是不可能的。”偶有个别病例的确诊多花了一两天,他都会自责,从医近40年,对技术不敢有半点懈怠。有时候,为了一个问题,他会一连几夜,埋头在文献里,直到找到答案。
 
  贾立群说,“多年来,由于我的诊断比较准确,每当碰到疑难病例的时候,医生们都会在B超单子上注明要做‘贾立群B超’。做完了,有的家长还用手指着B超机问我,医生您做的是‘贾立群牌B超’吗?这个误会让我感到了温暖和信任。”
 
  现在,该院超声科几乎个个是“贾立群”。“3年以上主治医生的水平跟我不相上下。有些魄力更大,我10分钟才能诊断的病例,他们有人8分钟就能搞定,而且准确率很高。”提及自己的徒弟们,贾立群很骄傲。“不管是基本功还是绝招,我都会一点点传授给他们。”贾立群说,科室的很多年轻人最初的两个月夜班,都有他的陪伴。
 
  去年年底,贾立群不再担任超声科主任,但是作为北京儿童医院仅有的两名名誉科主任之一,现在的他丝毫不轻松。不同的是,贾立群开始在全国的舞台上“复制贾立群”。各省市超声专业委员会年会、学术会议、儿科超声学习班等活动中都有他的身影。以前,他的粉丝遍地有,现如今他的徒弟四处在。仅2016年,慕名到北京儿童医院进修的超声医生就达81人。
 
  贾立群还是个时间观念极强的人。采访当日,为了能够挤出时间,7时他已经进入手术室配合外科医师进行超声引导下介入治疗。11时30分结束采访时,他又开始在科室里巡视指导了。下午还有专业学术会议等着他。
 
  “有时候患者推开诊室的门,扑通就跪下了。怎么办?这时说什么都没用,除了加号。”贾立群说。20多年来,超声科的夜间急诊患者都是贾立群一个人值守,直到2015年。“有天夜里,被电话叫起来19次”。贾立群妻子心疼地说:“你这一宿啊,净在这儿做仰卧起坐了。”
 
  “大半夜的如果不是急诊,你就不会跟别人说NO呀”,贾立群的妻子说。对贾立群的不会说NO,记者深有体会。“周五8时~12时半,下周一、周二、周三,贾主任都在门诊。他让您安排采访时间,他尽力配合。”这是医院的回复。
 
  “以前北京儿童医院的B超预约排队要差不多两个月,现在压缩到了3天以内。”贾立群说,这是全科同事辛苦努力的结果,“大家早晚加班,增加小夜班,就是为了让患儿少排队”。图片由本报记者张丹摄
 
  对话
 
  记者:您认为医生的职业精神不能少了什么?
 
  贾立群:医德与医技缺一不可。医技上,我努力钻研。以前,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到手术室看手术,还把手术中切下来的标本拍成照片,晚上回到家对照B超图像仔细地研究分析。别人看这些血肉模糊的照片会觉得反感,我却觉得里面蕴含着无穷的知识和乐趣。因为每一次研究,都会让我的眼光更准确一些,让我离梦想更近一些。
 
  医德上,做了一名医生应该做的。为了感谢,很多患儿家长都给我送红包,我说这不行,不能要。可家长们都以为我客套,就硬往我兜里塞,我就躲,来回地撕扯,白大褂的两个兜全给撕耷拉下来了,而且这样推来搡去的也很耽误工夫。我干脆就把两个兜给撕下来了。同事们看见了说:“主任,您这白大褂怎么没兜呀,看着特像厨房大师傅。”我一听也对呀,就又把两个兜给缝回去了,还特意从里面把兜口也给缝死了。再有家长塞钱的时候,怎么塞也塞不进去,就纳闷,我说:“兜缝着呢,您甭塞啦。”这样家长们也就放弃了。
 
  记者:您认为如此坚守值得吗?
 
  贾立群:无论什么时候,人都不能没有梦想;只有怀抱梦想,无论多么艰苦的付出,也能找到无穷的乐趣。作为一名医生,千千万万个患儿家庭的梦想也是我最大的梦想,那就是让孩子们身体更好、成长得更好、生活得更好。看着一个个患儿从我们这里健康、快乐地走出去,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