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人物风景线

武阳丰:从流行病学家到科研管理者

2017-08-04 07:49:27 来源:健康报
图为武阳丰带领国际合作组织专家深入山西农村考察医疗服务和新农合。
□徐璐
2006年,武阳丰离开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出任北京大学医学部乔治健康研究所首任所长时,他最想搞清楚一个问题:“发达国家的科研机构是如何组织管理运作以保障其科研成果的创新性和高质量?”
7年后,武阳丰辞任,他要专心投入北京大学临床研究所的建设。30年国际合作项目经验,8年国外科研组织机构的管理经验,他决心用这些,为北医打造一个“中国一流、亚洲领先、世界知名”的临床研究所。

1984年,武阳丰第一次来北京,到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进行研究生面试。本科在山西医学院读“流行病学”专业课时,武阳丰对这个学科产生了兴趣。因为他认为流行病学是一个“讲理”的学科。“我觉得它有时像是法官判案,最后要找到到底谁是凶手(病因是什么)?”
探究发达国家科研成功的秘密
自攻读流行病学研究生开始,武阳丰一直参与“中美心血管病及心肺疾病流行病学合作研究(1981~2001)”项目,先后师从我国心血管病及流行病学的泰斗陶寿淇、蔡如升、周北凡等。这些大师们的言传身教和国际项目的历练,奠定了武阳丰科学、严谨、求真、务实的学术风格。
武阳丰先后参与和主持了从“六五”到“十三五”期间各时期的国家科技攻关、科技支撑和重大研发计划,也曾先后主持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医学科研基金资助的大型国际合作课题。他主持开发了中国人群10年心血管病发病风险预测模型,主持制定了《基层高血压防治实用规范》。
1999年,武阳丰担任阜外医院流行病学研究室主任。他最关心的问题是,中国人心脑血管疾病的主要发病原因是什么?预防和控制措施是什么?他最常做的事情是,带领团队进行大规模人群调查,深入农村、社区做随机双盲对照试验。
近20年的中美合作,武阳丰心中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发达国家的科研效率高、成果好?”
所以,当“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邀请武阳丰出任其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北京大学医学部乔治健康研究所”所长时,武阳丰决定一探究竟。
在乔治,武阳丰要管人事、管财务、管发展……一切都要重新学。从体制内的医院科室主任到国际科研分支机构掌门人,武阳丰不断琢磨两者不同的管理机制、做事方式、团队风格,比较其中利弊,以求为我所用。
“我们不是红花,我们要当绿叶”
SWOT是武阳丰在乔治学到的第一个管理学理念。其意是指确定自身的竞争优势(strengths)、竞争劣势(weaknesses)、机会(opportunities)和威胁(threats),从而将发展战略与内部资源、外部环境有机地结合起来的一种科学的分析方法。他用SWOT来分析中国的临床研究现状。
一方面,受试者招募快速、成本低,医生临床经验丰富、热衷进行研究……这些是优势。另一方面,研究人员的临床研究知识、理论、方法欠缺,缺乏高水平的临床研究支持平台,缺乏质量保障体系……这些又是劣势。
随着国民经济社会的发展,对于健康,社会和政府关注提升、全球公司投资涌进、国内公司迅速发展……这些是机会;而与此同时,医生用于研究的时间少、辅助人员少、奖励措施少……这些则是面临的威胁。
武阳丰觉得,要想推动北医的临床研究,亟须建立一个能够为北医高质量的临床研究提供技术支撑,培养优秀临床研究专业人才的学术平台。
2008年6月18日,临床研究所正式挂牌成立。这是国内第一家由大学成立的从事临床研究的教学、科研、服务、培训和组织协调的专业平台。
但是,刚成立时,很多人对临床研究所产生了误解。“以后北医的临床研究是不是都要让临床研究所去做?”“临床研究所依托科研处,是不是就是科研处下设的一个管理机构?”
“我们既不是要取代,也不是去管理,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提供服务’、‘提供支持’。”武阳丰说,“临床研究所是绿叶,是为一项项临床研究的红花服务的。”
既然是绿叶,平台建设就是临床研究所各项工作之首。成立时只有3个兼职的副所长,而今研究所下设4部1室,各类人员40余人。建立起了一整套国际标准化操作规程(SOP),拥有了国际一流的临床研究数据管理系统和国内先进的计算机网络工作平台,已经具备设计、执行、监管和组织协调高质量临床研究项目的能力。
建设临床研究方法学
临床研究泛指所有以人为对象的医学研究。与国际先进国家相比,我国的临床研究尚处于起步和学习阶段。
由于缺乏监管创新研究的高水平伦理审查与监管平台,致使风险极高的首次人体试验极少在我国开展,新药和新器械的研发始终居于人后。
2010年,临床研究所推动北京大学医学部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受试者保护工作体系。
在武阳丰看来,受试患者的知情同意,是做临床研究的一块重要基石。研究者必须确保临床试验参与者真正明白试验的意义和其中的风险,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也是医学伦理中最重要的一条。
中国临床研究落后于先进国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临床研究方法和理论欠缺,大量的研究数据被滥用。国际临床指南中少有中国学者的研究得到引用。
2012年,研究所开办了首届“临床研究方案设计国际训练营”。“刚开始,参加培训的医生们觉得要7天全封闭培训,太长了,那么多病人、手术等着呢。等结束的时候,大家又普遍反映,时间太短了,东西没学够!”武阳丰说。
第一期训练营大获成功,就连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听说了这个项目后,都要求将其作为人才培养计划的合作项目。南京、江苏、深圳等外地的医院也都要求参加。而今这个训练营已经举办了10期,为全国培训学员239人。
2013年,临床研究所获教育部批准,建设我国第一个“临床研究方法学”二级学科,并成为硕士和博士授权点。
经过数年努力,一个包含6个专业方向的北京大学临床研究专业人才培养体系初步建成。
质量控制是成功的关键
质量控制体系,也是武阳丰在乔治中国注重学习的内容。多年的经验,让武阳丰认识到:“要想高质量地完成临床研究,靠的不是科学家个人,而是整个团队。”这个团队,不仅仅是科学家的课题组,更包括像临床研究所这样的外部支持性、监管性团队。
严格执行研究规则、善于与被研究者沟通、不以主观想法篡改数据……这些对团队的要求,都是为了一点——质量控制。
因为,质量控制,是临床研究能否成功的关键。“必须要有一套体系来保障,否则出来的东西,真的没法相信。”
“再大腕的专家也得遵循SOP。同时,还需要有专门的团队去监管,能发现研究中存在的质量问题,并敢于将其暴露出来。这就是质量监控体系。”武阳丰说。
在临床研究所的努力下,《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GCP)和标准作业程序(SOP)在北医范围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应用。北医重大学术研究告别了无监管、不透明、质量无保障的局面。临床研究质量控制体系的建立,也使得国际学术机构能够放心与北医开展临床研究合作。
寻找适合平台的人才
在“乔治”,武阳丰注意到,他们的管理非常人性化,注重团队价值观的一致、成员之间的交流、员工成长能力建设、文化氛围的营造。
在临床研究所,武阳丰同样重视用人,用好人。“人才是那些认同研究所的核心价值观,具有职业素养和较高工作技能,能够持续地为研究所创造价值的人。研究所中人人都是人才。”在新员工入职培训时,武阳丰如此阐述。他从不刻意寻找最顶尖的人才,他要留下的是“适合我们这个平台,愿意在这里去发挥能力的人。”
武阳丰也从来不惮于“辞退那些阻碍机构发展和不团结的人”。在研究所成立最初,尚无第二个员工时,他就敢于辞退第一个员工。“他从来不顶撞我,工作上交给他的事,永远都是答应下来,但从来不去完成。”这种敷衍于事的态度,成为武阳丰日后招聘人员时的第一大忌。
2009年,武阳丰亲自面试了第一批应聘员工。“我必须确保第一批进来的员工先带好头,有一个好的精神面貌,好的作风,形成好的文化,这样后面进来的人能跟着学。”
建所第三年,武阳丰召集全所员工讨论形成统一的价值观——“仁爱、诚信、创新、敢为、团结、卓越”。“我们要实现事业的目标,完成我们的使命,就需要这样一个团队。”武阳丰说。(武阳丰本人供图)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