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对话·最美医生

刘海鹰:让患者站起来,是我最大的愿望

2017-07-14 07:31:00 来源:健康报
刘海鹰说:“我不知道自己能干到什么时候,说不定哪天就撑不住了,但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就要尽自己最大努力治愈更多的病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供图
□通讯员 钟艳宇
脊柱是连接躯体的“中流砥柱”,更有密布交错的神经组织。正因如此,脊柱外科手术难度大、风险高。然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脊柱外科主任刘海鹰教授带领的团队所完成的手术,产生并发症的寥寥无几。为了能服务更多患者,2011年,他还发起成立了“北京海鹰脊柱健康公益基金会”,让贫困患者不至丧失康复的机会。近日,在由国家卫生计生委和中央电视台共同举办的大型公益活动“2016寻找最美医生”颁奖典礼中,刘海鹰第一个登上了领奖台。
 
看到一个个本来可能瘫痪的病人又站了起来,再苦也是一种幸福
笔者:听说您从很小就想做外科医生,但是毕业的时候却被分配到了肿瘤内科?
刘海鹰:是的。我其实很早就想做一名外科医生。1986年,我从河南医科大学毕业时,被分配到了肿瘤内科,当时很不情愿地成为了一名内科医生。1988年,我考上了北京医科大学的研究生,特意将自己的专业方向定在了外科临床技能上,从此成为了一名外科医生。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不论外科还是内科,都是救死扶伤,但从我个人而言,更希望做一位外科医生。
笔者:因为双手过敏问题,您还差点没做成外科医生?
刘海鹰:是有这么一段插曲。当时我已在北京医科大学读研究生了,在一次手术实习的时候,我的皮肤对消毒用的刷手液过敏,手部的皮肤出现了溃烂的迹象,当时很担心,因为如果被人发现我对刷手液过敏,那就意味着我永远不能拿手术刀了。所以,当时我就忍着,谁都没告诉。确实非常疼,每刷一次手,上一次手术,就要疼一次,并且是钻心的疼,但是,上一次手术也有一次提高,你才能看别人是怎么做手术的。后来,医院换了刷手液,我也就不过敏了。但是回想起来,那一段时间确实是忍过来的,但收获很大。
笔者:您的病人说,您天天都查房,周六周日也去查房。作为科主任,各类事务繁忙,您为什么还坚持每日查房?
刘海鹰:这是我在国外进修的时候养成的习惯,当然也是脊柱外科临床专业的经验。因为进行脊柱手术后的病人,大部分都只能卧床静养,四肢功能很容易出现退化。所以,需要严密观察他们的情况。手术的成功只能说是康复的关键环节之一,之后的护理尤为关键。尤其是我们的病人往往又合并多种疾病,有时病情可以急转直下。一天不看看这些病人,心里就不踏实。看到一个个本来可能瘫痪的病人又站了起来,再苦也是一种幸福。
在奉献的过程中,得到的远比付出的多得多
笔者:在北大人民医院脊柱外科,有一项必修功课,每周五下午全科人员要和病人以及家属坐在一起讨论病情和治疗方案。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海鹰:有很多人给我提意见,说不能这么做。的确,让病人了解太多的医疗细节可能会对自己不利。但我考虑的是,由于国人的传统观念加之脊柱外科的手术风险,很多患者对手术望而却步,他们就是害怕手术失败而放弃治疗,从而丧失了恢复健康的机会,我觉得很可惜,更感到自己有一份责任。这份责任就是通过我和同事们的努力,让那些恐惧手术但又能治疗的病人,摆脱疾病的困扰。至于其他的,我也没有想那么多。
笔者:我们了解到,高强度的工作使你自己的颈椎、腰椎都出现了问题,甚至罹患动脉粥样硬化。你用长期身体的透支,换来一例例成功的手术,你就从来没觉得累,没想过要放弃吗?
刘海鹰:我不知道自己能干到什么时候,说不定哪天就撑不住了,但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就要尽自己最大努力治愈更多的病人。当一个个瘫痪的病人站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自己的价值。
不少患者,做了手术几年了,我出门诊时赶到诊室来,就仅仅是为来看我一眼。想到这些,再苦再累也值得。我觉得自己付出的其实真的是很少,但是得到的回报却是无限的。我相信,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世界上最值得珍惜的东西。现在很多年轻人都认为奉献是单方面的,其实不然,在奉献的过程中,你得到的远比付出的多得多。
仅靠我一己之力难以维系长期持续的扶贫救治工作
笔者:所以,您对自己的病人特别好,还因此创办了北京海鹰脊柱健康公益基金会资助脊柱疾病患者。
刘海鹰:创办基金会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我的病人有官员,有社会名流,但更多的则是普通的老百姓,很多还是西部地区的贫困残疾患者。但是由于我国目前地区经济水平以及医疗技术水平发展不均衡,大量偏远地区贫困患者无医可治,而仅靠我一己之力难以维系长期持续的扶贫救治工作。
2007年,有家企业的经理,在我这边做了腰椎间盘突出的手术,送来了10万元的“大红包”。我们就一起商量说,干脆用这笔钱作为初始资金建立个基金吧,取之于患者,用之于患者,为那些付不起医药费的病人提供部分医药费。后来陆续有病人和他们的家属,包括奥运体操冠军李宁也都来捐款。2011年,我们的“北京海鹰脊柱健康公益基金会”才正式成立。我要感谢我的很多患者,因为没有他们的慷慨捐助,基金会是做不起来的。
笔者:基金会成立之后的运营情况如何?
刘海鹰:基金会刚成立的时候,没有专职的工作人员,都是兼职志愿者,李宁当形象代言人。从2012年起,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项目选中了我们,我们要去西部贫困地区为贫困患者做手术,培训当地医生,病情严重的患者带回北京救治。
基金会成立5年来,始终本着“技术和善款的联姻,可以救人;感恩和施恩的传递,可以帮助更多的人”的理念,足迹遍布青海、云南、宁夏、内蒙古、河南、河北、山西、黑龙江、吉林、贵州、四川阿坝州等中西部贫困地区。截至2017年上半年,基金会共完成义诊救助脊柱病患27132人,81位脊柱重症患者通过手术得以康复,培训基层医生147人次,数十位欠发达地区的骨科医生成长为学科带头人,在各个基层地区继续解决病人的痛苦。
在国外,我永远是客人;而在自己的国家,我是主人
笔者:在国外进修的两年时间,您认为是您医生生涯中最重要的经历之一吗?你日后精湛的技术得益于这两年的学习吗?
刘海鹰:的确,这两年对我一生影响很大。我的导师Metz-Stavenhagen教授继承和发展了前辈的学识,将脊柱外科最可怕的、灾难性的神经系统并发症降到最低限度。他那种对医学的严谨态度,行云流水般的手术技巧,深深地震撼了我。我也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收获了很多。
笔者:您是通过怎样的历练才在脊柱外科取得如今的成绩呢?
刘海鹰:记得当时在德国进修时,别的德国医师每周仅需上台1天~2天,可我觉得机会来之不易。因此,从到医院的第二天开始,我每天都上5台~6台手术。每台脊柱手术都需在放射线透视下操作,每台手术需几十次的透视。如此高强度的体力透支,一天下来,脚肿得都穿不上皮鞋,只好到当地的亚洲商店买布鞋穿。这期间,我不仅全面掌握了现代脊柱外科领域的基础与临床知识,技术上突飞猛进,还向他们证明了中国医生的实力。
笔者:当时在国外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为什么要选择回国呢?
刘海鹰:这还要感谢当时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院长吕厚山教授。我清楚地记得1997年他去德国考察期间,他和我聊中国的脊柱外科现状,谈人民医院未来的发展,我们整整谈了两天两夜。正是这次谈话,让我明白了,在国外,我永远是客人;而在自己的国家,我是主人,我可以用我的学识为人民消除病痛。所以,1998年,我就回国了,当时吕厚山院长从关节科的床位中拨出几张床给我。于是,脊柱外科就从骨科独立了出来。
笔者:得到那么多患者的认可,如今又被评为了“最美医生”,您怎么评价自己取得的成绩?
刘海鹰:其实,成绩对每个人的意义都是不同的。有的人追求名利,有的人追逐快乐,对我来说,深受病痛折磨,甚至是接近瘫痪的病人,经过我的努力重新站了起来,提高了生命的质量,这就是我最想做的。我只想做一名良医。能够让患者重新站立起来,改变他们的命运,是我最希望做的事情。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