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潘中婷:在大陆学医再回馈这里

2017-06-09 06:17:55 来源:健康报
 
 
□方轩
不论在病房,还是出门诊,北京大学国际医院眼科医生潘中婷总喜欢随手拿着一个眼球教具。她用一口浓郁的台湾腔解释道:“从角膜、晶状体到视网膜,眼睛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很方便直观地给病患解释。”
当年她只身离家,到北京大学医学部读书,一口气念到博士,毕业后被招聘至新创办的北京大学国际医院。
潘中婷的父亲原是台北一家大医院的内科医生。儿时父亲时常对她和弟弟讲,长大之后一定要学医,既能学得一技之长,又能帮助别人。在她记忆中,父亲下班后很少休闲娱乐,经常看书、钻研业务。每当分享到父亲治愈患者的喜悦,潘中婷对父亲的敬重和对医者的认知更加感同身受。
潘中婷来京前,在台湾一所大学读过一年药学专业。父亲一位朋友的孩子申请到北大医学部读书,趁放假返回台湾时,向她讲述起在北京念书的见闻。这为她打开新的一扇窗,她决定也到北京学医。随后,潘中婷考入北大医学部5年制临床医学专业。她一鼓作气,修完硕士、博士,师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眼科赵明威教授。她还在北医结识了生命中的另一半。
在大陆学医的台湾学生留下来找工作绝非易事,大部分人的思路是要不然回台湾,要不然去美国考医生执照,或者去一些小诊所。由于户籍、政策等障碍,大陆事业单位不知道如何处理台湾学生的人事、组织、编制等问题。
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利用创新机制化解了接收台湾学生的问题。能进入这样的大型综合医院,潘中婷笑称自己很幸运:“我在大陆学医,留在这边服务患者,我觉得这样很好。大陆患者量更大,可以累积更丰富的经验。”
她所在的眼科刚开始病人较少,从一天门诊量仅个位数,逐渐增加到几十个、上百个,现在手术量、门诊量持续快速增长,位居全院前列。
出门诊,到病房查房,做手术,她每天工作安排得满满当当。尽管行医时间不算长,她从病人那里得到的尊重和职业荣誉感一点也不少。她爱讲话,接诊患者时总忍不住多说,“希望患者对自己的疾病更加了解”。
当年她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实习时接诊过一位患有青光眼的小伙子,现在他孩子已经6岁,遗憾的是孩子视力同样不太好。这个小伙子每年带着孩子专程跑来找潘中婷复查眼睛,还为她带来自家种植的杏子。
潘中婷主管过一位研究雷达的大学教授。这位教授患眼底病变加白内障,视力降到0.1。经过手术,教授术后视力提升到0.4。教授来医院的时候,根本看不清潘中婷长什么样,术后他看到了,欣喜之余,还自创一首诗送给潘中婷,表示感谢。病人恢复后的喜悦,给予潘中婷极大的精神满足。
她总结称:“医生不仅要帮人家看病,还要有更多的心灵交流,让他感受到关怀或者温暖。有时候,你听他讲话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去听他说。”
她接诊过一个眼睛内长出寄生虫的病例。她成为该病例主管医生后,查阅很多相关书籍,发现那寄生虫不是仅长在眼睛里面,也可能长在患者脑袋或皮肤里,就帮患者安排做系统检查,发现患者脑袋里同样长出好多寄生虫。听过她汇报后,眼科主任立即联系医务处,组织了一场院内外多学科会诊。通过手术,成功取出了患者眼睛里的寄生虫。患者体内其他部位的寄生虫也在住院期间一并治疗。
根据对上述病例掌握的一手翔实资料,潘中婷整理出来一篇病例论文,投稿给“2016中国眼底病论坛”,并被录用,获邀到大会上做讨论交流。
尽管医院开业还不满3年,利用现有的病人诊疗数据做科研会有一些困难,潘中婷还是不忘做个有心人,寻找一些专研方向。从开业至今,北京大学国际医院累计做过几百例近视眼手术。她把这些近视眼病人的资料收集起来,先做梳理工作,希望从中发现一些有用的数据。比如,用不同的机器测量角膜厚度,她会比较到底哪一台机器测角膜厚度更精准,免得在术后安全性上出现问题。还有,根据不同度数的患者,观察他的术后效果,反向追踪考量术前的手术方案设计。
潘中婷说,自己现在的目标很明确也很简单,就是想尽办法把找她看病的每一个患者都看好。(北京大学国际医院供图)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