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背影

陶寿淇:处处把病人放在心上

2017-03-24 07:07:48 来源:健康报
 
陶寿淇(1918~2000) 我国现代心血管病学与预防心脏病学奠基人之一(前排右一)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供图
□邵澜 高润霖
陶寿淇1918年3月30日出生于上海,原籍浙江绍兴。1934年,16岁的陶寿淇被香港大学录取,但他立志学医,同年转考国立上海医学院,迈进了医学殿堂。
毕业后,陶寿淇留在母校任内科住院医生。1941年应政府抗战征调到重庆农村工作,1946年,他随母校返回上海。1947年,经选拔,陶寿淇被授予罗氏基金会奖学金,前往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和美国密西根大学医学院学习,受教于著名心脏病专家Paul White教授和心电图权威Frank Wilson教授。
1948年,陶寿淇担任上海医学院讲师,开始了他对心血管病方面的医疗、教学和研究工作。陶寿淇1952年任上海华山医院内科副主任,1955年起历任上海医学院医疗系副主任、上海中山医院内科主任。1974年,陶寿淇调任北京,历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心血管病研究所、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副院(所)长、内科主任,1980年任院(所)长。
新中国成立后,江南水乡一带血吸虫病肆虐。陶寿淇被委派率领“为军服务队”前往嘉兴进行防治工作。为探索血吸虫病病人在酒石酸锑钾治疗过程中发生昏厥猝死的原因,陶寿淇用一台普通的心电图机,在简陋的条件下,记录病人心电图。经过仔细观察和深入研究,于1952年报道了酒石酸锑钾治疗日本血吸虫病过程中对心脏和心电图的影响,证明锑剂引起室性心动过速和心室颤动是发生昏厥、导致猝死的直接原因。防止室性心律失常可以避免猝死。
1954年,他根据临床病例发现,抗心律失常药物奎尼丁可诱发多形性反复短阵心动过速,甚至引起心室颤动而导致猝死,提出抗心律失常药物可导致严重心律失常,这一发现在当时国际上也只有少数几例报告。
20世纪50年代,陶寿淇和同事们通过临床观察发现,各种原因造成的体内缺钾可使原来没有心脏病基础的病人在腹泻和手术后发生恶性心律失常,其原因可能是缺钾,如能及时补钾可使患者完全恢复。他提出了补充氯化钾可纠正血钾过低所致的恶性心律失常这一独到见解,使同道们对低钾所致的严重心律失常引起了足够的重视。
1964年以前,通常患者在体质较好的情况下发生心脏骤停时应用心脏按摩等复苏措施较易成功,而在心脏或全身情况较差时,抢救则难以见效。为此,陶寿淇领导中山医院内科教研组的医生们动手实践,加用药物辅助胸外按摩,成功救治了急性心肌炎伴发房室传导阻滞、严重风湿性心脏病、严重溃疡性结肠炎、肠梗阻幽门梗阻伴低钾血症等患者。
1964年,有一位高龄女性患者以“高热、急性肺炎”入院。经过抗生素和去甲肾上腺素治疗病情不见好转。陶寿淇经过仔细检查,大胆提出弃用常规血管收缩药物,在补液和纠正酸中毒的同时,加用具有强心和扩张血管作用的异丙肾上腺素,患者血压逐渐回升,脱离了危险。此后,临床采用这种治疗方法,使肺炎休克的病死率由28%降至5%,是对感染中毒性休克治疗方针的一次变革。
1978年的一天,阜外医院急诊室里,为抢救一位严重心力衰竭的病人,值班医生请来了时任副院长兼内科主任陶寿淇,他带领医护人员在病床前一直抢救到深夜。当值班医生请陶教授去吃那顿迟了的晚餐时,他才突然想起,当天是女儿结婚的喜日,全家人都在等他。那些年里,陶教授5位子女的婚礼,他都因工作没能参加。
陶寿淇从年轻时坚守病房和急诊室,直至病重住院前还坚持每周一次查房。他曾撰写《当好一名合格的临床医生》一文, 文中写到: “要做一个合格的能受病人、家属、领导和同行们信赖的临床医生,除有一定的业务水平外,还需要重医德,不卖弄自己的才能,处处把病人利益放在第一位,胆大心细,敢于负责,又善于倾听他人意见。”
陶寿淇教授与吴英恺教授等人一起,创立和发展了我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
1981年,陶寿淇受原卫生部委任,承担中美政府间医药卫生科技合作项目——中美心肺疾病流行病学合作研究任务,负责并带领阜外医院流行病学研究室和广东省心血管病研究所的同道,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心肺血研究所合作,开展心血管病流行病学与预防的研究。20年来,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以阜外医院为核心的16个心血管病防治研究基地和本专业的研究队伍,取得了大量宝贵的资料,对研究我国冠心病、高血压发病趋势和特点、发病因素以及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人群防治策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陶寿淇十分注重人才的培养,经他教授过的学生如今都已成为知名的心内科专家,有的已成为院士,如陈灏珠、诸俊仁、杨瑛珍、廖履坦、蒲寿月、高润霖、武阳丰等。
20世纪50年代,陶寿淇领导开办的心电图和以后的心血管病新技术学习班在当时国际交往有限的条件下,成为国内主要的培养心内科人才的形式。
陶寿淇自己写文章,总会查阅很多相关的书籍和材料。记得在一篇关于血脂治疗现况的文章中他引用了一段文字,这段文字当时没有记录具体出处,他便去图书馆查找。站在高高的书架旁,他一期期翻阅杂志,他的助手劝他找不到就别找了,但他一脸严肃地说:“那可不行,这是别人写的,要尊重他人,也要对读者负责。”
对自己要求严格的陶寿淇对学生亦是如此。当年,年轻的医生们都知道,如果自己稍不细心,常会被这位老师问得张口结舌。“这个病人好转了,你用了几种药?是哪一种起了作用?几点几分用的什么药?病人是几点几分缓解过来的?”陶寿淇所提的这些问题,并非为难学生,而是希望他们要认真、全面地掌握病情,学以致用。
中美协作研究20年,在他指导下发表在国际期刊的文章十多篇,国际会议交流论文十多篇,但有陶寿淇署名的文章只寥寥数篇,他总是说:“我年纪大了,署名第几对我不重要, 我更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培养年轻人。”
作为一位医学大家,陶寿淇学识渊博,却始终谦虚谨慎。除医学领域外,不接受任何官职,不在与医疗无关的场合露面。1952年,陶寿淇在我国第一部自己编写的医学教科书《实用内科学》中撰写了循环系统全部章节。1962年,与董承琅教授共同主编了我国第一部心脏病学专著《实用心脏病学》。上述两部书籍,多年来一直是内科医生重要的参考书。
2000年2月,陶寿淇因病入院治疗。这期间,他依然念念不忘他的工作。因气管切开不能说话,就以笔代言。对每一位前来探望的友人、同事,他总是微笑着用手势表示感谢,甚至对每天工作在病房的医护人员也一一表示感谢。他走后,他的学生武阳丰教授曾在纪念文中写到:一位生命垂危的老者,仍时时把别人放在心上,这是多么崇高的品格!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