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张乃峥:严师与慈父

2016-10-21 07:24:23 来源:健康报
唐福林
张乃峥(1921~2014)我国风湿病学奠基人、中华风湿学会创始人
1978年9月,我考上了北京协和医院张乃峥教授首批风湿免疫专业的研究生,深感自豪和荣耀。
1979年上半年,张乃峥教授带领当时感染科的董怡教授等5人成立了内科风湿免疫组,并逐步筹备风湿免疫病房和实验室,开设了风湿免疫专科门诊。在3年的研究生学习生涯中,张乃峥教授卓有远见的犀利目光和严谨求精的科研作风让我永生难忘。
我研究生时期的论文题目起初是研究“淋巴细胞转化”。有一次,国外风湿病专家到医院交流访问,回国后写文章嘲笑我们只能做一项抗核抗体,不能进行可溶性核抗原(ENA)抗体的检测,无法诊断系统性红斑狼疮。张乃峥教授看后非常生气,于是将课题改为抗ENA抗体的研究,制备系统性红斑狼疮的特异性抗体。
可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面对着实验室条件差,连天平、离心机、空调都没有的情况,要自制抗原、建立抗体检测方法和发现阳性患者,谈何容易!我战战兢兢地请示他:“做不出阳性结果毕不了业怎么办?”他严肃地回答:“什么是科学研究?不管是阳性结果还是阴性结果都可以写论文。阴性结果可以告知别人你所采用的方法是不可取的。别人就不按照这个方法去做了。”
抗原提取必须在4℃环境下进行。在那个年代,没有空调,只有在实验室里摆满冰块,后半夜开着电扇,或者借用感染科的冷藏室,穿着棉大衣在里面做实验;抗原需要从动物胸腺提取,我们就骑着自行车带着冰壶去大红门市场,四处寻找小牛和兔胸腺。
经过了无数次的失败,尝试了参比电泳、免疫电泳、免疫双扩散、血凝法等等,我们终于做出了阳性结果,制备了抗原,也筛选出了病人的血清。为了检测抗原的可靠性,还把抗原和血清冻成了粉末,寄给了正在英国进修学习的董怡教授。董怡教授很快回信,信里有实验验证结果的照片——寄去的抗原里有Sm和RNP两条清晰的条带。这一结果令我们非常鼓舞。1982年春,在中英风湿病学术论坛会上,张乃峥教授首次报告了Sm抗体对中国SLE患者的诊断价值,从而回击了洋人对我国风湿病学水平的讥笑,也从此拉开了我国风湿病学蓬勃发展的序幕。
1983年,张乃峥教授选择了当时美国最好的自身免疫研究中心送我出国深造。为了帮助我提高外语听、说水平,张教授花了很多时间将英文文献和常用的英语口语亲口录音下来,让我反复听读;在出国前一天还专门举行了党小组欢送会,要求我在国外学习期间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做有损国家形象的事情,要经常汇报工作学习的情况。
在国外学习即将结束之际,张老师特意去看望,叮嘱我按时回国,并且要带些东西回来,为回国后的科研工作做些准备。1986年1月,我带回了1985年第二版的《凯利风湿病学》,还带了科研需要的一些细胞株。因为细胞生存的温度要求较高,担心细胞死掉,我把细胞捂在胸口十几个小时;此外,还托运了几十公斤的行李,放了满满的干冰冷藏保存了很多在国内无法买到的科研试剂。
张老师对科研的严谨程度有时“令人可怕”:在实验结果不理想时,他会帮忙一起分析原因;在做出阳性结果时,他一定要亲自去看一下这些结果。每篇毕业论文他都要修改许多次。
张老师在临床方面也有独到的见解,跟随他出门诊时,他常说:“诊断标准也是人制定的,不是绝对的,治疗的经验还是需要个人的积累。”他对每一例疑难病例都有自己的见解,能够抓住主要矛盾进行分析,对一些不符合诊断标准的早期病人积极治疗,而且从长期的随诊中也印证出他决策的正确性和预见性。
工作之外,张老师还是生活上的慈父。在读研究生期间,他每逢周末、节假日便邀请我们去他家里改善生活加强营养,亲自掌勺为学生们改善伙食。鲜美可口的乌鱼蛋汤和红烧海参,至今仍令学生们回味无穷。在出国学习之前,当他得知学生经济状况较差时,特意拿出2000元人民币为学生出国置装,并手把手教学生如何打领带,亲自去机场送行。他是真的把学生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作者系北京协和医院教授)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