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人物风景线

单国平:肿瘤放疗的幕后英雄

2016-06-24 06:18:19 来源:健康报
通讯员 朱 逸 特约记者 林 莉
“不辜负任何一位患者的生命相托,便是我坚守的理由。”
射线、剂量、放射源……单国平每天面对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高能射线,他的工作就是在“毫厘之间”将射线聚焦于肿瘤,给予“精准打击”。作为一名“70后”放疗物理师,单国平每天都在和这些高危因素打交道,在计算机系统中对人体进行三维重建,并设计物理剂量的治疗计划,将高能射线聚焦于肿瘤,实现“对症下药”。

“每次看到单主任就像吃了定心丸,病都好了几分”
2015年的夏天来得格外迟,胡伟岚躺在病床上听见巷子里传来的胡琴声,凄凉哀怨。对于乳腺癌术后转移的她来说,眼下的日子也是如此。但让胡伟岚料想不到的是,单国平主任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7月,原本打算放弃治疗的她从当地医生那里得知,浙江肿瘤医院的单国平可能有办法,他可以利用TOMO放疗系统“杀死”癌细胞,做到将肿瘤大小误差控制在正负1毫米以内。抱着最后一搏的心态,胡伟岚又踏上了寻医路。
然而,当医生为她制定了详细的放疗方案后,胡伟岚又有了新的担忧:肿瘤已广泛转移,有多处靠近脊柱,放射线如果有一两毫米的误差就会导致全身瘫痪的严重后果。想到这里,胡伟岚有些犹豫了。这时,单国平的一席话彻底打消了她的顾虑,他说:“放射线是一把双刃剑,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对正常组织也有伤害,但我会尽我所能,不允许有丝毫误差。”说完他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望着一脸真诚的单国平,胡伟岚坚定了放疗的决心,她笑着说:“单主任,你就把我死马当活马医吧,就算倒在你手里,我也心甘情愿。”
经过一个阶段的系统治疗,胡伟岚的病情得到了较好的控制,原本疯长的肿瘤细胞也暂时“偃旗息鼓” 了。大病初愈的她有了一个新习惯,每次来做治疗前都先去单国平那里报个到,聊聊病情、拉拉家常,她说:“每次看到单主任就像吃了定心丸,病都好了几分。”
“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它会指引你去远方”
当初,单国平踏入放射治疗这个领域,颇有点“离经叛道”。大学毕业时,成绩优异的他被分配到天津一家颇有名气的研究所从事理论物理研究,而令所有人吃惊的是,单国平放弃了“铁饭碗”,选择了自谋出路,跨学科进入医院成为了一名放疗物理师。
谈及这一段心路历程,他回忆道:“在上世纪90年代初,去研究院所工作是令人向往的,但我比较好动,不喜欢整天待在办公室里。人生很短,要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它会指引你前进的方向。”
初入社会的单国平性格内向,小小的个子在同年来院的新学生中很不起眼。那时科里都是年轻人,工作之余时常三五成群地组织活动,每次邀请单国平,他都婉言谢绝了。一盏灯、一卷书构成了单国平的业余生活,他在书房里一点一滴填补专业领域知识。“那时每天下班以后都会对当天治疗的病人细细回想一番,然后找数据、建模型、做测算,虽然每天忙忙碌碌,但心中总有收获的喜悦。”时至今日,单国平依然对那段青葱岁月充满了留恋,他说:“那是梦想开始的地方,而路要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来。”
十年磨一剑。光阴没有辜负这个好学的青年,短短5年,肯吃苦、会钻研的单国平熟悉了全部放射治疗技术流程,成为了科室的业务骨干,放疗领域的技术“通才”。刚过不惑之年的他,在国外SCI杂志发表论文多篇,自主研发的《放疗测量水箱》荣获国家发明专利。“这是放疗领域绕不过去的一项技术,就像是外科医生要用手术刀一样,我只是为自己做了一把合适的工具而已。”单国平谦虚地说。
2012年,经过单国平的严格把控,浙江省肿瘤医院通过美国MD Anderson癌症中心物理剂量论证,为RTOG(美国放射治疗协作组)在浙江的临床试验奠定了放射物理基础。
当业务工作如火如荼开展之际,一个新问题横在了单国平面前——机器老化时有故障,而维修工程师远在北京,往返一趟要花数天,会耽误病人的治疗。在旁人眼中,机器故障是工程师的事,与放疗物理师无关,但单国平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硬是在业余时间自己学会了机器维修。
单国平的团队是一支由“80后”和“90后”组成的年轻队伍,平均年龄不到30岁,每日收治来自全国各地近700~800名病人。一年到头忙忙碌碌,年轻人连春节都在加班中度过。面对繁重的工作压力, 单国平却从未降低对工作的高标准要求。作为一名资深物理师,他深知放射线是一把“双刃剑”,在杀死肿瘤细胞的同时,哪怕是1mm~2mm的误差和剂量变化,都会对正常组织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他在新员工岗前培训时说:“一个医生若治疗错误,会影响一个人;而一个医学物理师的错误,将影响所有人。”
在放射治疗职业中,最危险的工作莫过于妇科后装治疗中放射源Ir-192的更换,那是一种用于治疗肿瘤的极强的放射性元素,稍不留神就会受到意外伤害。面对危险,单国平每次都亲自操作,他对团队里的员工说:“我年纪大了不要紧,你们是小年轻,以后还要为人父母,这事儿我来做最合适。”有人曾做过统计,单国平科室的工作量,是国外同类岗位工作量的6倍,年服务病人数在国内名列前茅。2012年,在他的带领下,这支年轻的队伍获得“国家级青年文明号”荣誉称号。
“单医生,我受了很多苦,现在终于结束了”
当业务工作如火如荼开展之际,单国平看到了国家卫生计生委招募中国赴马里援外医疗队的通知。被称为“离地狱只有40公里”的西非国家马里,有成千上万的肿瘤病人,因为没有放疗技术日夜承受着癌痛的折磨,大多数的患者只能等死。欧洲等发达国家捐赠的近4000万的仪器设备,因为缺乏专业人才而被迫闲置了两年,眼看将变成一堆废铜烂铁。看到这里,单国平的心揪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国内已普遍开展的放疗技术,对非洲人民来说竟无法企及。
马里政府向大洋彼岸的中国发来求救电报,希望我国能派遣专家前往马里建立肿瘤放疗中心。然而,孤身一人去往茫茫非洲,面对全然陌生的仪器,不会用怎么办?国外的资源有限, 机器坏了维修怎么办?马里政局不稳,挨了枪子怎么办?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来,国家卫生计生委的招募通知下达了数次,却应者寥寥。就在此时,业务能力强、综合素质好、有基层工作经验和出国经历的单国平主动请缨,成了中国第23批援马里医疗队的专家组成员。妻子虽满是担心和忧虑,最终也因“在世界最贫穷的角落传递中国医生大爱”的决心,支持他奔赴马里。
单国平的任务是在短时间里,让马里国家放疗中心收治病人。这对单国平和同事们来说,压力颇大,“要是我们做得不好,就是给中国人丢脸。”为此,他们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带领中心顺利通过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认证,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开展了肿瘤放疗技术。验收放疗中心当天,单国平和团队以无懈可击的工作流程让在场的外国专家们心悦诚服,他们不住地称赞道:“Professional! Perfect! (专业!完美!)”
在马里的患者中,有位当地的女病人Fofana,罹患肿瘤多年,由于癌细胞扩散,盆腔部位的骨头几乎全被肿瘤细胞“吃”掉了,癌痛像梦魇一般如影随形,病情危重十分棘手。单国平详细为病人分析利弊,给出了两种治疗方案供Fofana选择,不料这位淳朴的马里妇女的回答却是:“医生您决定!我完全相信您!”单国平的眼眶湿润了,他说:“许多病人千里迢迢赶来看中国医生,一等就是两三个月,他们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在医院附近安营扎寨、生火做饭。最终,即使真的出现治疗效果不满意,或术后并发症甚至更严重的情况,病人也从无怨言!”
经过几轮系统的放射治疗,Fotana的肿瘤得到了明显的控制,缩小到了原来的四分之一。当单国平将前后两次的治疗效果对照给Fotana看时,她哽咽道:“单医生,我以前受了很多苦,现在终于结束了!真的非常感谢你!”欣喜不已的她在医疗中心的大厅里跳起了当地欢快的舞蹈。
2015年底,因对马里的医疗事业以及促进两国友谊做出的杰出贡献,单国平团队受到马里总统、奥地利政府驻马里大使馆大使等官员的褒奖和接见,并获得了马里“小蜜蜂”国家勋章。这一年,浙江省委宣传部和浙江省卫生计生委也联合授予了单国平“最美浙江人”的荣誉称号。对此,他说:“医学的道路注定充满艰辛和风险,有困惑、有挑战甚至有令人扼腕的失败。但是,医学是没有国界的,不辜负任何一位患者的生命相托,便是我坚守的理由。”(图片由浙江省肿瘤医院提供)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