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张金哲:让儿科不缺人,让孩子少得病

2016-06-17 06:59:59 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孙 梦
“作为一名儿科医生,我更希望看到的是,整个社会对儿科医务人员的认可。”
图片来自新华网
对话背景:近期,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6部门制定印发《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引发全社会和儿科学界强烈关注。如何认识我国儿科医学的发展现状?《意见》的发布对儿科发展有何作用和启示?日前,记者采访了95岁高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小儿外科创始人之一张金哲。
Q:作为“中国小儿外科之父”,您见证了我国儿科的发展历程。目前,我国儿科的改革发展面临一些问题和困难,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能否请您结合国内外儿科发展历程,谈谈如何看待这些困难?
张金哲:解放前,咱们国家缺乏专门的儿童医院,专业的儿科医生更是少之又少。那个年代,国内外的专科儿童医院都很少,到医院就诊的孩子大都由成人医生“附带”着管,医院的收入也不靠儿科。儿科从诞生之日起就并不“强势”。
而事实上,我国现代儿科医学的起步并不晚。早在1937年,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已成立。1942年,北京儿童医院的前身——北平私立儿童医院创办。那时候,日本还没有一家独立的儿童医院。到了1950年7月1日,中华儿科杂志创刊号在上海出版。这些成绩,让当时许多国家的儿科医生都很羡慕。
上世纪50年代初,在前苏联的经验下,新中国召开了全国卫生代表大会,定下了4个卫生政策,其中之一就是要加强妇幼保健。我们国家学习前苏联的政策,开始在各省组建综合儿童医院,很快便建起来40个大型儿童医院。硬件问题解决后,又选择10家医学院专门成立了儿科系,这为社会培养输送了大批专业技术人才,儿科发展的局面得以扭转。
总体来说,建国后,我国的儿科事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发展,但儿科有它自身的规律。儿科又称“哑科”,孩子生病后只会哭闹不会表达,对他们进行诊断治疗很困难,需要医生具备更高的医疗技术、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这些辛苦却不大被社会认知。比如说,上世纪80年代,国内儿科的挂号费还比成人减半。这种难度高、风险大、待遇低、奖金少的现状,让许多医学生不愿意选择儿科。在那个时候,甚至已经形成了儿科专业医务人员的流失现象。
上述这些问题在世界儿科学界都普遍存在,并非中国独有。资本主义社会依靠市场规律,可以使少数儿科名医高价为少数儿童服务,我们社会主义国家要出台合适的政策来弥补市场调节的不足,提高儿科医务人员的薪酬水平,用薪酬和良好的职业社会地位来吸引和留住人才。
Q:近年来,国家越来越重视发展儿科,出台了不少儿科发展利好政策。近期印发的《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中提到了一些相关举措,您认为这能否突破儿科改革发展瓶颈?
张金哲:多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意见》提出要花大力气培养儿科医务人员,解决从业人员不足的问题;要对儿科医疗卫生服务工作进行改革,适当提高儿科服务价格,并按规定纳入医保报销,不加重儿童看病负担,提高医生薪酬待遇;再通过加强防治结合,提高医疗服务质量等举措。这些都是很实际有效的办法。
加强基层卫生服务机构新生儿保健等儿童保健服务,让每个孩子都享有健康检查;加强科学育儿知识宣传和疾病预防指导等保健服务,通过分级诊疗,让各级医院看该看的病人,提高医院运行效率,增加医生和病人的沟通时间。这也是一个好办法。儿科是医疗纠纷的高发科室,现在很多医患纠纷的根源,在于双方之间沟通不够。我也跟学生交流过这个问题,他们告诉我,他们一上午要看40~50位病人,6分钟~10分钟就要看一位病人,这样的沟通时间对有些病人是不足的。要改变这样的现状,除了实行儿童保健、分级诊疗之外,需要靠增加专业儿科大夫和有序就诊来解决。
我还注意到,《意见》提出要在学校和幼儿园做好儿童预防保健,这对于减少季节性儿科疾病暴发有很重要的作用。与此同时,我认为学校和幼儿园的预防保健,最好还能连接医疗档案,并随年龄转移。
在对抗疾病的过程中,预防是必须要做的工作。儿科疾病的预防要靠家长,而通过健康教育发动家长做预防,则要靠医生。比如说,在患儿住院期间,除了救治外,一些医疗护理工作,可教给家长负责和参与必要的照顾内容。因为在孩子出院后,还要靠家长照顾、继续治疗和协助医生开展随诊。我的白大褂上衣口袋里总装着很多打印好的小便条,每张便条上几十个字,清楚地写着某种常见有需要照顾的疾病的注意事项、有问题早发现的方法要点……让家长了解疾病知识、参与护理,既能帮助医护治疗,又能帮助医生随诊。同时,家长之间的互相宣传比医生护士作科普报告效果要好得多。
Q:解决我国现今儿科医疗服务面临的问题,还需要做哪些努力?
张金哲:儿科的发展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这需要多部门、几辈人共同的努力,《意见》的出台说明国家重视儿科的发展,是儿科发展的良好契机。
而作为一名儿科医生,我更希望看到的是,整个社会对儿科医务人员的认可。通过政府强化基层、推进分级诊疗、开通急危重症患儿急诊绿色通道、开展医疗救助、保障儿童用药等措施保障孩子们得到基本的医疗服务;通过加大政府投入,搭建更完善的儿童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提供更方便的横向、纵向医疗服务网络,让得病的孩子们就近享有应得的照护;通过培养更多的儿科医务人员,为其提供好的薪酬待遇和职业前景,解决人才不足的短板;通过整个社会的努力,提高儿童预防保健意识,使孩子们少得病、减少意外伤害。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也是小康社会必须做到的。
作为一名从事多年临床一线工作的儿科医生,我深知任何改变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意见》的出台给我们带来很大希望,我们这些儿科界的老人一定会毫无保留地把经验传承下去,我也希望更多的儿科界的年轻人能够本着“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精神,踏踏实实地提高自身技术水平,必须热爱孩子,尊重家长,在国家越来越重视儿科的社会氛围中,为患儿提供更好的服务、为健康中国作出应有的贡献。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