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贺普仁:一针一灸 普施仁术

2016-05-20 07:01:42 来源:健康报

贺 畅
贺普仁(1926~2015):国医大师,中医针灸专家。
5月20日,正值针灸学家贺普仁九十诞辰。回望他的生命历程,我们看到的是他贯穿始终的对患者的情义、对针灸的道义。
出于情义,贺普仁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每天下班以后以自家的厅堂接待患者,把自己的睡床用作义诊的诊床;他以“师牛”为己之字,铬记授业恩师牛泽华,用毕生心血创建的一片针灸天地回报恩师。
他对四处寻来的针灸经典如获至宝,于是夜夜攻读。上面绵密的眉批,见证了一位大医的进取、见地与升华。他的床头灯永远在子夜亮着,对白天遇到的疑难病症查找对策,遇到难题往往绝不过夜。经他之手,失明的孩子有了视觉,精神分裂症患者恢复正常生活,帕金森病患者能站起来去旅游,癌症病人病情出现转机……在他手中,“针灸包治百病不敢说,但敢说能治百病”。
贺普仁深爱针灸,将自己对患者的情义升华为对针灸的道义。他追寻到中华传统针灸几千年行进的车辙,继承和挖掘了针灸的精髓,看到了阴阳五行之源,脏腑生成之本,针灸治病之要,并形成系统理论,学以致用,使针灸治疗不断将所医病种扩大。
作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针灸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贺普仁以医圣张仲景医道医法为据,提出“病多气滞”的针灸学科的病机学说。他坚持独立思考,打破“气一元论”的禁锢,提出“以血行气”学说,回归针灸治疗的本原。
出于严谨,他对针方内涵做出实质界定,提出“针方无主配”的理念。他认为套用中药理法君臣佐使之说以及分出主穴、配穴的针灸处方的理念,是不妥的。他的界定是:针方是以各穴协同起效为宗旨的针刺处方,包括穴位、刺法两个方面。他主张取穴精简为上,实现病与穴的高度相合性。
上世纪60年代,为了攻克疑难杂症,贺普仁发掘了几近失传的火针。搜集整理古文献,摸索运用于临床,不断改进针具,突破禁区,终于让火针以治病范围广泛、临床疗效可靠的特质,重新得到推广。他将火针治疗的病种从传统的头痛、面瘫、关节炎等扩大到内外妇儿五官皮科等各种疾病的领域,且擅治乳腺癌、帕金森病、小儿痴呆等疑难病症。
贺普仁对大医精诚有着深入的理解。他提出针灸医家临证,须医德、医术、医功、医礼、医貌五位并重。他大力倡导医功修炼,强调指出“扎针灸不练气功,等于医生白费劲,病人白受苦”。
他从年轻时起就开始收集各种中医针灸类书籍,只要听说哪里有针灸文献,他就千方百计买到手中,购书占去了他个人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在藏书的基础上,他第一个提出要对针灸经典作一次系统整理。经多方筹集资金、提供原著,2012年,《中华针灸宝库·贺普仁临床点评本(明清卷)》得以问世,填补了近代针灸文献系统整理的空白。他还立志仿效宋代的王惟一,铸制当代针灸铜人。他自筹资金,终于在2009年,使以自身相貌为形象的现代仿真针灸铜人问世。
贺普仁信奉功助医成,将武术、气功融于针灸创出“飞针法”。他提出八卦和针灸相通,把医术和八卦掌原理、拳法、内功有机结合,他进针只用右手,手执针柄,距穴位一段距离,快速进针,一下刺入到位。“进针就像划火柴,没有速度,火柴是点不着的,进针如果没有速度,就不可能有好的感觉,并给患者增加痛苦。”故他进针时聚精会神,手如握虎,看似轻描,实则快捷无比而恰中穴位。
在非典时期,贺普仁上书主管中央领导,提出要用针灸治疗非典后遗症,改善患者生存质量。他不仅言,而且行。不顾高龄、不惧危险,他直接进入隔离室为非典患者治疗。
在中国针灸申遗成功之际,他根据国情提出在我国农村大力普及针灸疗法,并恳请记者撰写内参,向高层呼吁:让针灸疗法在农村普及成为我国基本国策。他认为,在农村推广中医针灸,培养专业医师,其灵活的就诊形式(如上门治疗),相对低廉的费用等优势就能被发挥出来。
而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他第一个提出运用针灸疗法,向癌症全面开战的详细构想。多年前,他曾尝试针灸治疗肺癌、胃癌、乳腺癌,取得了一些治疗效果,特别是对晚期患者的生存质量有很大的改善作用。辞世前半年,他反复思考利用针灸向癌症全面开战的课题,请家人帮助文字记录,直至辞世的前一周,他还向家人交待针灸治疗癌症的治则、治法、效穴,并委托家人告示世人并启动这一课题。这是他留下的唯一遗愿。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