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人物风景线

方唯一:从“心”出发,不止于“心”

2016-05-20 07:00:42 来源:健康报
特约记者 宋琼芳
“作为心脏病医生,会看好病,这没什么稀奇,但更重要的责任是提醒大家别生病。”图为方唯一(左二)和学生们在一起。
“方医生啊,人好、技术好,看病时又耐心又细心,从来不大声呵斥病人,也从来不敷衍病人。到他那里看病,我最放心。”
这是病人们、尤其是老病友们对方唯一教授的一致评价。作为我国知名的心血管病专家,方唯一带领的上海市胸科医院心内科,冠心病、心律失常、起搏器、结构性心脏病和心力衰竭等各个亚专科齐备,介入手术总量常年位居上海市前三位,成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和教育部重点学科,达国际先进和国内一流的水准。前不久,他当选为上海市医学会心血管病专科分会主任委员。他说:“作为一名心内科医生,对待病人,要从‘心’出发;而对待疾病,却又要不止于‘心’。”

从“心”到“胸”——
只要一点疏忽,一条命就没有了
方唯一教授总是记得,自己读研究生时的情景。
那是15年前,他在大医院的急诊实习时,发现很多病人因为胸痛而来就诊,但是大医院的急诊很忙,需要对患者进行快速判断,因此导致胸痛患者的漏诊、误诊率很高。“有时候,只要一点疏忽,一条命就没有了。能不能通过建立一个规范的基本操作流程,使得急诊医生可以对胸痛患者进行简单、快速又精确的处理,为他们节省宝贵的救治时间呢?”当时,这个想法就像种子一样,埋在了他的心里。
很多病人都会捂着胸口来找他:“方医生,我心绞痛。”或者:“方医生,我胸口不舒服。”这么多年来积累的丰富临床经验告诉他,“不少人将胸痛简单理解为心绞痛,这是不对的”。他说,“胸痛是包含胸腔、腹腔、颌面和上肢等多器官的缺血和创伤的表征现象,这些器官的疾病可以是致命性的,也可以不是,非创伤性胸痛包括急性冠脉综合征、气胸、主动脉夹层、肺栓塞等。因此,对于胸痛的急救,不是简单地为心脏急救开辟一条绿色通道,因为这不仅仅是心内科或急诊科的事情。”
但是,我国急性胸痛救治现况令人担忧。方唯一教授介绍,根据中华心血管病杂志资料显示,我国临床急性非创伤性胸痛的诊治存在缺乏规范化流程、治疗过度和治疗不足并存、治疗延误等问题。究其原因,主管机构支持不力、急救相关各部门未形成以病人为中心的系列协同救治体系、缺乏标准化和规范化胸痛急救流程,尤其是院前救治体系五花八门,这些都是亟须关注和解决的问题。
2011年,在胡大一教授的倡导和组织下,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专业委员会召集国内部分专家起草首部“胸痛中心建设中国专家共识”。该共识倡议,胸痛中心应推介规范化建设,由心内科、急诊科、心外科、胸外科、影像科、呼吸科等多学科参与,并由多学科人员共同组成,在院长或医务主管部门的领导下协同作战,实行24小时工作制。
2012年8月,上海市胸科医院和广州军区总医院首先通过美国胸痛中心协会认证,成为国际权威机构认可的胸痛中心。在此基础上,由国家卫生计生委授权、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领导,由霍勇教授和方唯一教授发起“中国胸痛中心”的组织认证工作,并分别担任项目主任委员及执行主任委员。这项工作得到全国各家医院的积极响应,目前已经有59家医院认证成功而正式挂牌。
“胸”有成竹——
让规范化流程为患者赢得生机
方唯一教授预计,未来两年内将是“中国胸痛中心认证”的第一个高峰期,明年将有300家医院通过验收。此举在全国范围内对急重症心脏病、特别是急性心梗患者的及时和规范化治疗将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我们尝试用规范化、标准化流程来提升胸痛患者急救的成功率。通过急救模式转化、急救流程改造,急性心梗等致命性胸痛患者可以直接被送入导管室,大大缩短诊断时间,为这些患者赢得生机。”他说。
在他看来,对已经获得认证的医院进行质量监控,推进胸痛中心不断发展,是当务之急。经全国专家讨论成立的“中国胸痛中心质控中心”,就设在上海市胸科医院内,任务是制定质控指标、建立与各胸痛中心的联系网络,随时获取各胸痛中心运行的各项数据,并且定期汇总分析各中心运行的情况,向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专业委员会办公室和各胸痛中心反馈运行情况,为决策提供可靠情报。
“急重症胸痛病人和中危胸痛病人出院以后的管理,包括随诊用药追踪、康复指导、病情监控、易患因素控制与管理等,也将纳入现代胸痛中心管理的日常工作。”方唯一说,“这一点,美国已经走在前面。我们正在积极与美国胸痛协会联系,争取获得有利于我国胸痛建设发展的经验。”
目前已批准认证的医院都是国家三甲医院,而方唯一教授看到,在我国县市级城市,还有数量更多且实力较强的医院承担着80%以上急重症胸痛患者的救治任务。
“但是,在县级以下地区生活的患者,因为路途遥远或交通不便、经济负担过重等原因,而享受不到有效治疗。”方唯一教授说:“我国心脏介入等诊疗技术必须进一步下沉到县级医院,从结构上解决基层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同时也让那里的绝大部分急重症患者能在急救黄金时间段内得到有效救治。今后几年内,中国胸痛中心建设的任务将逐步发展到地区级医院和有条件的县级医院,除了能开展介入治疗的医院以外,我们还将运用现代化的信息通讯系统和技术,把胸痛中心的基本单元延伸到无介入技术的医院”。
瞻“前”顾“后”——
生命的每一秒都值得珍惜
作为一名心内科专家,方唯一教授发现,自己行医越久,就越是会“瞻前顾后”。瞻“前”,是对于心脏病预防的重视;顾“后”,是对于心脏病康复的关注。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饮食方式的变化,以及压力的增加,心血管疾病的发病年龄正在年轻化,而另一方面,老龄化趋势也使得心血管疾病的老人越来越多。但事实上,心血管疾病是一种可预防的疾病,比如冠心病就是代谢紊乱所导致的,危险因素可以通过人为控制,因此预防必将是我们工作的重点。”方唯一教授说,“作为心脏病医生,会看好病,这没什么稀奇,但更重要的责任是提醒大家别生病,健康教育也是医生的重任。”为此,他积极组织、参与各种关于心脏病预防的科普宣传活动。他说:“现在血糖、血压都可以免费检测、筛查,希望将来血脂也可纳入免费检测与筛查项目,让更多人获得及早的提醒。”
而另一方面,他在临床中看到,很多病人在医院接受了治疗,但出院后的康复治疗和训练却是一片空白,康复这个环节的缺失导致不少病人在医院随访中被发现,他们的心脏功能退化了、生活质量下降了。这让方唯一教授感到很困惑。
“在我国,病人出院后,就等于结束了治疗,但康复训练其实很重要。只有通过不断提高运动能力,才能更好地帮助心脏功能尽快恢复。”方唯一教授说。因此,在今年的东方心脏病学术大会上,他倡议增加了一个关于康复医学的论坛,邀请国内外相关领域专家共同探讨如何加速我国康复医学的发展。同时,他正在与康复医院商谈合作事宜,尝试通过双方合作,让更多心脏病患者能够获得及时的康复治疗与指导,把这一环节给“补”起来。
虽然要做的事情很多,但他并没有显得很着急。他说:“一步步来,有了想法,就一件件付诸行动,急是没有用的。”
正因为天生不是急性子,从医40年来,他从没有和病人吵过架,病人也从没有来找过他麻烦。问他有什么秘诀?“很简单啊,那就是认真对待每一个病人,认真对待每一个症状,认真处理每一个主诉。医学的局限性,注定了目前有很多疾病,包括心脏疾病,我们还没有办法找到根源,不明原因的心衰、心肌病等,确实令我们感到很无奈。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总是很坦诚地跟病人和家属说实话,同时让他们明白,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做医生,最重要的是讲良心,不要推卸责任,也不要糊弄病人。”他说。
做医生很忙,做专家就更忙了。但只要有一点闲暇,他就背上照相机到处跑,摄影已经成为他十多年的爱好。他拍风景,也拍家人;拍大江大河,也拍花鸟鱼虫。因为在他眼中,大千世界,万物有灵且美。
“我觉得摄影是一种最美好的职业,因为摄影师可以把任何事物都看成是美好的,并且会将一切细微之处聚焦、放大,令人震撼。”方唯一教授说,“医生这个职业,跟摄影师其实有着相通的地方。比如,我们对待眼前的事物,都是发自内心的认真与专注。而更重要的是,我们都将生命视为最美。我对待每个镜头、每幅画面,就像对待每一位病人那样,因为我觉得,生命的每一秒都值得珍惜。”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