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况九龙:我享受做医生的过程

2016-04-15 08:47:28 来源:健康报
通讯员 兰 天 本报记者 徐雅金
“懂得治病人,懂得尊重人,才能算是‘医师’”。况九龙(左)在为患者听诊。
    经历了肝硬化、脾脏切除、肝坏死、换肝……做过4次大手术,徘徊在生死边缘,每天都要服用抗排异药物却依然坚守岗位。近日,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况九龙被中央文明办评为“中国好人”。

    对于况九龙来说,2002年4月24日是一个特别难忘的日子。那天他出差刚回来,没休息就上了手术台。下班时,他突然感到上腹部剧烈疼痛。据老同事叶晓群描述,“下班时我们一起骑自行车回家,在路上我发现他面色惨白,看样子疼痛难忍”,不一会儿,他“一下子呕出半脸盆血,立刻陷入休克”。
    事后得知,况九龙是在极度的劳累后,胃底的血管因高压突然发生破裂。
    况九龙是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1982年,从江西医学院本科毕业后,他因成绩优异,留校从事临床、教学、科研工作。在这里,他如鱼得水。做住院医生通宵达旦,实验攻关没日没夜。
    1986年,况九龙考入中山医科大学攻读呼吸内科硕士学位。学成后,他毅然放弃了留校的良好生活与工作环境,回到了最初培养他的江西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1992年,况九龙因劳累罹患肝硬化造成门脉高压,导致脾脏切除。“就像远端的水管由于压力升高导致水流变细,大量的水就淤积于管道中。”说起自己的病情,况九龙比喻说,“血管就是水管,积存大量血液后曲张、膨胀,最后鼓得好像自行车内胎,总有一天会突然爆裂。”首先受累的是他的脾脏。切脾术后10年间,况九龙在工作中更加努力,一心想把生病耽误的时间补回来。
    然而,身体的警报并没有解除,病情只是潜伏了下来,直到发生了文中开头的那一幕。医院同事们知道况九龙是为了患者累倒的,拼尽全力抢救况九龙,但经胃底血管套扎术后,病危仍未解除。
    况九龙的气管被切开,插入了呼吸导管,他无法讲话。在仅有的清醒时间,他用手在胸前比画,自愿冒险换肝,“死马就当活马医吧。无论治好治不好,都可以留下第一手的临床资料。”况九龙顽强的求生欲创造了奇迹。
    肝移植术后不到半年,况九龙就回到了医疗一线。他以乐观的精神,幽默的态度,还有精湛的医术,把自己所带领的呼吸科打造成为江西省临床重点专科。
    呼吸科副主任医生李自强说:“况主任对工作要求很严格,但对病人以及病人家属却特别真诚、友善。”
2003年,距换肝手术不到一年,况九龙仍然处在肌肉无力的阶段。此时科内收治了一个14岁的女孩,她罹患重病脑干脑炎,整整64天,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孩子的妈妈想放弃,但况九龙强撑身体,找资料、定方案、勤查房,自己累得几度昏迷又被救醒,最终挽救了女孩生命。
    2014年3月,呼吸科收治了一位年轻怀孕女子,她以急性重症肺炎入院,生命垂危。况九龙在医治时,发现她是一位HIV(艾滋病毒阳性)感染者,这个来自贵州的少数民族姑娘,已遭男友抛弃,身边没有任何亲人护理,更没钱交医疗费,科室的同事充满畏难情绪。况九龙却说,医生面前人人平等,谁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利。他亲自制订抢救方案,连续数日悉心治疗,并且向上级报告,协调减免其医药负担。女子病情好转后,没人来接。况九龙又发起捐款捐物,直到将其送上返乡的列车。
    从1992年脾脏切除到2002年换肝,况九龙经历了4次大手术,每次都几度病危,每次都是身体稍有恢复就立刻投入工作。食道切开后留下胃食管反流后遗症,使况九龙常遭受“烧心”的折磨;吞咽困难,他进食时只能一点点“往下蹭”;长期服用抗排斥药,又使他患上肾结石、骨质疏松疼痛,入眠困难,每天最多只能睡4个小时。但在同事和病人面前,况九龙却从未表现出任何病态和愁容。
    说到况九龙,主管护师廖全萍总会想起这样一个细节。2002年,况九龙术后没多久就主动要重返医疗第一线,当时他体重从60多公斤瘦到只剩下30多公斤,像“纸片人”。由于肌肉萎缩,脖子撑不住脑袋,似乎随时会耷拉下来。即便如此,况九龙仍在不断督促自己加强学习。“他家的书很多,那年他生病时一清醒就让家人送书给他看。”廖全萍感叹,“况主任常常告诫我们,一两天不看书就可能被时代淘汰。他很早就建立了部门学习探讨业务的QQ群和微信朋友圈”。
    况九龙的正能量也传授给了女儿。女儿学医的理想,恰恰来自爸爸2002年那次病危。女儿小况说,当时还是一个高中生的她,目睹了爸爸同事对他的尊崇,锲而不舍地抢救他,和爸爸不惜一切代价重返岗位的勇气和决心,使她深刻感悟到医生职业的光荣和伟大,从此立志学医。如今,从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的她,正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研究方向是肺癌。
    谈及女儿,况九龙谦虚地说:“至少在肺癌方向,我不如她。”他对女儿还有一个要求,就是学成之后务必回国,把医术奉献给中国。
    况九龙2003年大病初愈拼死救回的那个女孩,如今已经大学毕业,并且结婚成家,沉浸在幸福之中。谈及当年况九龙的救命之恩,她很感慨:“况叔叔完美诠释了医者父母心,他真的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如果仅仅认为医生的职业是治病,那就错了,我觉得应该是治病人!”况九龙说出了他的心里话,“仅仅是治病,只能算做‘医匠’,懂得治病人,懂得尊重人,才能算是‘医师’。而我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好‘医师’。离目标还有多远?我想我正在追求的路上,我享受这个过程。”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