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印象

于增瑞:给患者一个完整的家

2015-11-13 07:54:52 来源:健康报
通讯员 张彤朝 任宝艳 特约记者 孙现富
  于增瑞说:“我的根在这里,我要把自己掌握的全部医术献给患者,传给后人。”
    上世纪 60年代毕业于北京中医学院的于增瑞,曾有过8年青藏高原的从医经历。艰辛的高原行医路上,经他诊治的各族患者数以万计。但更多的人熟知于增瑞,是从他1983年回到家乡研究男性不育症开始。
    当时,刚刚调到北京市平谷县医院担任中医科主任的于增瑞,看到许多男性患者因不育而苦恼不已,甚至有的因此家庭破裂,个人自暴自弃。像当年在生命禁区行医那样,于增瑞决定向男子不育的科学禁区发起冲击。当时,男性学还是一门新兴学科,关于男性不育症的治疗,中医古籍虽多有著述,但缺乏系统论述和科学诊断。
    “拥有一个孩子是每个家庭的梦想,作为医生有责任帮助他们。”为了这个梦,于增瑞坚持了30多年。为了不影响中医科的正常工作,白天,他在科里照常上班;晚上,在家里精读古籍,翻阅查找医学书刊上有关论述资料,几乎把古代医学名著通读一遍;没有病例,他和助手利用节假日骑车下乡寻访。经过几年的研究和临床实践,于增瑞基本掌握了因后天病理性而引起男性不育的病因和病机。
    实践中,他发现,除“肾气虚衰”、“精气清冷”是造成本地区男性青年不育的主要原因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食用棉籽油也会影响男性青年不育。因为棉籽中含有醋酸棉酚,而棉酚是抗生育的有效成分。在对患有男性不育症的病例进行研究和治疗时,于增瑞坚持运用中医的整体观念,结合各项检查结果进行具体分析和辨证治疗,独创了运用“六二五”合方等治疗男性不育症的药方,在临床实践中取得非常好的医疗效果。
    翻阅多年保留下的完整病例,于增瑞治疗有效率高达83.06%,女方妊娠率为44%。他撰写的《中医辨证治疗男性不育症的临床分析》等多篇学术文章在核心期刊发表,主持研究的“中医辨证治疗男性不育症临床研究”等3项成果获得科技进步奖。
    一时间,于增瑞声名鹊起,全国各地先后有数千名不孕症患者慕名而来,就连日本的患者也慕名而来。于增瑞始终坚守着一句承诺:“只看病情,不看背景”。面对患者,不论什么身份,他一视同仁。一次,主管部门的一位领导因为有事想提前加号,被他拒绝了。一位老太太来看病,由于路陡滑倒,鞋撕破、脚挫伤。到医院后,于增瑞不仅为她诊断病情、处理脚外伤,还找来针线缝补棉鞋。他还创造了一种“轻松疗法”,诊治前先聊一会天,解除病人的紧张情绪,再进行问诊。有一次,一位慕名前来的甘肃患者,坐下就紧张得出了一头汗,说话也是语无伦次。于增瑞就用西北话和他聊天,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关系。临别时,病人带的医药费不够,他又主动借钱替病人买了药。
    每次给病人看病,他都发挥中医简、便、廉的特色,在看好病的前提下,千方百计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遇有患者来信求医,只要能证明或者说明病因的,他都逢信必回。去年春天,安徽一对夫妇前来求医。于增瑞详细询问病情后,开出药方,并告诉他们此病不能急,需用药调理一段时间才能看到疗效,夫妇二人点头称是。可是,这需要一笔昂贵的药费。安徽距北京往返2000多公里,两人光路费就要上千元,小两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于增瑞见状,帮夫妻二人找到一份临时工。小两口感动地说:“于大夫,咱们素不相识,您既给我们治病,又指点生路,让我们咋感谢您啊!”于增瑞笑说:“等你们有了孩子,给我寄张照片吧。” 如今,于增瑞手里新生宝宝的照片越来越多。
    在他看来,做医生,要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不能因为金钱败坏了自己的名声,玷污了医生圣洁的称谓。由于患者都慕名而来,医院领导见许多病人挂不着号,就找于增瑞商量让他出特需门诊。于增瑞却说,老百姓看病不容易,多加号可以,挂号费就不增加了。
  退休后,于增瑞曾3次应邀到香港驻诊,香港医疗机构希望他能长期留下来,但都被他谢绝。日本的小川贞和小川郁子夫妇曾是他的不育症患者,经他治愈后,拥有了一对可爱的宝贝。夫妻俩仰慕于增瑞的医术,更敬重他的人品,几次邀请他到东京开业,并负责联系和承担部分费用,但他也都婉言谢绝了。他说:“我的根在这里,我要把自己掌握的全部医术献给患者,传给后人。”
    北京市平谷区中医医院主任医师陈海荣是于增瑞的徒弟,她从2002年跟随于老学习至今。在她看来,于老已是国家级中医大师,但师父对医学的研究一刻也没有停止。繁忙之余,于增瑞常研读医学著作,把看到的医学小知识收集起来贴在本子上,在他办公室里,放有几大本剪报本,里面粘的都是平时收集的医学知识。
    让弟子们更感动的还有他严谨的治学态度。一位北京的患者,婚后十几年一直不能怀孕,慕名找到于增瑞,几个疗程下来却没效果。他疑惑了,从这位女士的脉象和她丈夫的检查结果看,应该可以怀孕。他建议病人到妇科做输卵管造影,输卵管通畅;他又让病人去做腹腔镜检查,结果发现双侧卵管被一层透明的膜包住了,卵子不能排到腹腔。这种现象很难发现。后来,经过手术剪开包膜,正常的卵巢形态显现出来。几个月后,患者怀上了孩子。夫妻俩感动地说,如果没有于老严谨的医学精神,连他们自己都没信心了。
    在于增瑞看来,医术无止境,不能有丝毫的含糊。近年来,他结合临床经验撰写的100余篇论文和科普文章,被国内多家医学杂志和报刊发表后,成为临床治疗和教学的活教材。
  于增瑞年近八旬,其精力让年轻人都赞叹不已。他家距离中医院往返八九公里,每天早上7点半,他准时骑自行车来到医院,8点开始接诊。即使赶上节假日,他也照常到医院应诊。他说,患者看病不容易,切不可因为自己的不方便伤了他们的心。
    对于前来求教的年轻人,于增瑞真诚相待,将自己几十年的医学知识和专业技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轻人。在他的培养下,一大批业务骨干成了北京市中医学界的中坚力量,丁增瑞也当之无愧地被评为第四批北京市级名老中医。北京市中医管理局还专门为他建立了“于增瑞传承工作室”,让他的医术和医德传承四方。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