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人物风景线

孟国祥:医学院里的抗战史学家

2015-09-11 11:55:17 来源:健康报
通讯员 姜海婷 陈思宇 本报记者 程守勤
  总有人会说“你一个医科院校的,怎么会做历史学研究?”有人质疑“你这是旁门左道啊,怎么可能搞得出来?”但孟国祥做到了。
    教授、院长、学者……南京医科大学社科部教授孟国祥有多个身份,而最为人熟知的,却是抗日战争的研究者。作为中宣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重点选题,他的著作《烽火薪传——抗战时期文化机构大迁移》日前出版面世。史学家杨天石评价说:“《薪火相传》填补了抗日战争史的一段重要空白。”

    “七七事变”后,政府机关和工矿企业、文化教育机构向西部内陆大迁移。孟国祥说:“这次内迁动员之广,规模之大,过程之艰,民族意志之刚毅,人民爱国热情之昂扬,都是中国历史,甚至是世界历史所少见或仅见的,艰苦卓绝,可歌可泣。”最近,在《薪火相传》这本书中,孟国祥第一次全面系统地展示了当时的博物馆、图书馆、出版机构和艺术团体等文化机构的搬迁过程,以及大批学者呵护、传承中华文化的坚守与情怀。
    面对敏感和风险,要敢于讲实话
    孟国祥教授长期致力于中国抗战损失的研究,尤其是对中国抗战时期文化损失的研究。除了《薪火相传》,他还曾陆续出版了《中国抗战损失与战后索赔始末》、《抗战时期中国军民伤亡数字问题》、《华中抗日根据地史》、《南京文化的劫难:1937-1945》、《江苏的文化劫难:1937-1945》、《大劫难:日本侵华对中国文化的破坏》、《抗战时期的中国文化损失》等10余部专著。
    “最重要的一本书就是《中国抗战损失与战后索赔始末》,这也是我倾注大量心血的研究成果。”从那本书起,孟国祥开始了对中国抗战损失的系统研究。当时,他在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查阅资料,无意中翻阅到一份国民政府于1947年初记录的《中国抗战时期财产损失说帖》,这也是唯一一份详细列举中国抗战期间所受损失的调查。说帖中统计了中国的受害范围——
    “8年来全国曾蒙战祸区域共有467市县。日本空袭广及16省,内含战区粤、豫、赣、桂、浙、闽、皖、湘、鄂、滇10省及陕、川、黔、甘、青、康等后方6省。空袭灾区至少应有23省。”
  “二战以后为什么日本没有向中国赔偿?”、“战时损失了多少?”这些问题不断萦绕在孟国祥的脑海。为此,他查阅了无数的资料,走访了许多地方,终于写成了《中国抗战损失与战后索赔始末》。书中详细记录了抗日战争的经过和损失概述,战争的经过与受害范围,重点讲述了南京地区战争损害的血证与国民政府对抗战损失的调查;战时、战后对南京战祸的揭露和查证,以及解放区损失及抗战损失查证,讲述中共抗日部队伤亡情况。这本书被学术界誉为“史学工作者献给抗战胜利50周年的佳礼”、“一部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开拓创新的佳作”。
    书籍出版后,甚至有美国人写信给孟国祥,信中说道:“你要做索赔研究,我有很多资料,德国的,我给你寄过来。”这些都让孟国祥感动不已,信心满满。
    作为负责幸存者口述史调查的研究会副会长,孟国祥也充分发挥幸存者的作用。据了解,目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健在者已不到200人,且都年事已高,体弱多病。自今年4月5日幸存者口述史分会成立以来,孟国祥曾多次到幸存者家中实地调查,采集了幸存者在南京大屠杀前的家庭、社会生活状况。
    作为一个史学研究者,面对敏感和风险,要敢于讲实话。提起《中国抗战损失与战后索赔始末》的出版历程,他用一个词形容——好事多磨。1990年完稿,直到1995年才顺利发行,其间几经波折。当时,有人问:“孟老师,您出这个书有什么背景啊?”孟国祥坦然回答:“我就是一个纯粹的史学工作者啊!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弄清楚。”
    《大劫难》:关注战时文化损失
    “与逝去的生命同样令人痛心的,是日军在南京的文化掠夺!”孟国祥教授的《大劫难:日本侵华对中国文化的破坏》一书,从图书典籍、古建筑、文化古物到文化教育事业等多个侧面,详细记录了这场战争对中国文化事业的严重破坏。
    “长期以来,人们更多地关注对日军血腥暴行史的揭露,关于日军对南京乃至江苏文化的侵略及其损害研究,则显得十分薄弱。事实上,文化侵略与军事征服、经济掠夺同为日本侵华的手段。”
    经过考证,孟国祥在《江苏的文化劫难:1937~1945》一书中,纠正了长期以来关于江苏、南京图书文物损失数量不符合实际的表述。作为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的孟国祥,还给当时南京市文物损失列出了一份清单:“图书:公406461册另156箱1725种,私53118册另1790种59箱840部;字画:公464件,私7256件另6箱……”
    据孟国祥考证,截至1946年12月,江苏,尤其是南京的文化与教育损失经转算后,合计2645万美元。据悉,除了图书遭劫外,南京众多科研单位的10多万件科学标本也遭到掠夺。令人扼腕痛惜的是,当时南京各学校图书馆、民间藏书等无一不损失巨大。
    孟国祥介绍说:“1938年4月1日至4月5日,寺井义三郎等6个日本人率四五十人开了两辆车,劫运走无数图书。”当年11月,国学图书馆还曾雇用民船运出藏书57箱共3万余册到苏北兴化,但最终兴化被日军攻陷,寄存兴化北门观音阁的图书也一同被焚毁,损失书籍6830册。孟国祥说:“开展战时文化损失研究,不仅可以深化对日本侵华罪行本质的认识,拓展南京大屠杀研究领域,而且也是对日本否认文化侵略的有力回击。”
    在抗日战争损失和索赔的领域迈出领先步伐
    孟国祥教授最初是在高校做政治老师,给学生讲授党史、革命史、近现代史。工作一段时间后,他考取北京师范大学助教进修班赴京学习。在老师的点拨下,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利用身边充足的资源开始了抗日战争史研究。
    “历史研究完全要靠史料去说话,不能凭空猜测。”孟国祥说。
    2000年,孟国祥写了中国第一篇《关于日本大众对侵略战争应承担的责任问题》的文章,首次讲述了日本民众对战争的狂热支持。当时这篇文章写好后,没有杂志敢发表,都说日本侵略中国是军国主义的事,认为日本老百姓没有责任,孟国祥则认为,侵华战争日本大众也需承担责任。
    大量史实证明,日本百姓对于战争有着不小的责任:日本农民迁移了几十万到我国东北,占有和掠走土地。“这些信息都是通过查档案、史料获得的。”孟国祥讲述道。
    “日本有史料显示,‘九·一八事变’后,一个日本士兵新婚燕尔,迟迟不愿离家,妻子为了不要拖后腿,鼓励丈夫到中国前线去,竟从几十层楼上跳下去了!”
    “每当一场战争打响,日本妇女儿童的大量慰问信就会涌过去。当时就有日本女子自愿做慰安妇随军!当时有一部作品《望乡》讲日本南洋女受迫害回到祖国。后来这作者到了东南亚访问考察以后,改变了原先的观点,其实日本妇女既是受害者又是加害者,她们同时也在收集当地情报,某种意义上,她们都成了日本的侵略者、间谍,为国家机器运转服务。”
    孟国祥话锋一转说道:“但最先研究南京大屠杀,做得较好的,大都是日本人,而且研究深入。尽管右翼势力存在,但很多人是真心诚意地道歉,承认先辈当年的侵略行径,有些日本人得知祖辈对中国的侵略后,当场痛哭流涕,鞠躬道歉,有些甚至会跪下。而且相当一部分学者承认侵略事实。”
    日本熊本农业高等专科学校的梶田健好曾专门将孟国祥请到自己家住了3天,其夫人梶田新子当时表示“一定要到中国,为中国做点事情”。后来,孟国祥帮其联系南京外国语学校,梶田健好如愿义务教了2年日语课程。孟国祥10年前赴日本广岛讲学时,有一名90多岁、被中国政府释放的日本战犯专程赶到会场,送给孟国祥一支自来水笔作为纪念。
    有日本学者这样介绍他——“研究抗日战争损失和索赔的第一人”,说明了他在中国该研究领域迈出领先步伐。
    我只是用心做了喜欢的事
    在近40年的研究历程中,孟国祥时不时会感慨:“没有专门研究的平台,没有研究的团队,也没有专项研究资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关起门来做。几百万字,都是我自己一个个查出来、写出来,一个个反复修改出来的。”
    第二历史档案馆的工作人员说:“孟老师现在这么大年纪,还经常到这边来。真是难得啊!”由于许多资料不对外公开,孟国祥只能想方设法一点点翻阅资料,有时在馆里一坐就是几天。
    “要做一个学术上的有心人。”孟国祥常和学生说,“听报告时,哪怕记住一句有用的,就很好了。要抓住报告内容的闪光点,并且做到学以致用。”他常常翻阅杂志目录和报刊资料索引,了解学术界研究的热点和前沿问题。“别人研究过的,还去研究,有什么意义?写东西要开创性的;要做特定领域第一个发表研究成果的。”
    总有人会说“你一个医科院校的,怎么会做历史学研究?”有人质疑“你这是旁门左道啊,怎么可能搞得出来?”但孟国祥做到了。
    2014年12月9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给11位中外人士颁发第五批“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特别贡献奖”,孟国祥教授获此荣誉。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历史学者,一个纯粹的大学老师,我不过是用心做了点自己喜欢并且觉得有价值的事情。”孟国祥说。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