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人物风景线

魏嘉蒙:将青少年吸烟阻止在“过渡期”

2015-07-17 07:41:05 来源:健康报
实习记者 李 琳
  魏嘉蒙在第35届北京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上
  “青少年吸第一支烟后就会立刻上瘾吗?如何能使他们对香烟不产生依赖?从第一支烟到最终上瘾,中间有多长时间?”魏嘉蒙说,她想了解这些年轻人吸烟的心理,并帮助年轻人找到远离烟草的方法。
 
  2015年6月1日,北京市发布了号称最严格的控烟条例。作为吸烟人群的主体,青少年人群吸烟问题一直令人担忧。青少年吸烟者从吸第一支烟到最终成瘾,中间存在一段时间的“过渡期”。事实上,在这个“过渡期”中,青少年烟民并未上瘾。
  然而,是什么原因让青少年烟民无法止步在“过渡期”?是哪些心理原因在作祟?如果有外界的干预,是否能阻止青少年走上吸烟成瘾之路?对于这个充满隐秘性的“过渡期”,一直以来很少有人关注,但却起了北京四中高二学生魏嘉蒙的注意。为此,年仅16岁的魏嘉蒙通过问卷调查、访谈、查阅文献、案例跟踪,历时一年半,写了一篇《关于北京市青少年吸烟“过渡期”特征的调查研究》,以此探寻在吸烟“过渡期”来阻止青少年吸烟的措施。
  “也许,青春期过去后,他们不再需要通过吸烟‘扮酷',但却难以戒掉,这不是很遗憾嘛”
  像所有的高中生一样,魏嘉蒙对一切新鲜事物充满了青春期特有的敏感和好奇。高一刚入学,嘉蒙经常看到人群密集区有一些吸烟的青少年,男女都有,“我感觉他们只是在扮酷。”嘉蒙说。之后,在学校开展的研究性学习活动中,青年人吸烟的画面总是不断浮现在她的脑海。
  “起初,我只是简单地想:如果青少年嘴里含着一个像烟的东西,也能显得很酷,但却不危害身体,那就好极了。”于是,“香烟棒棒糖”的想法浮现在嘉蒙的脑海中。与老师探讨后,嘉蒙发现“香烟棒棒糖”的发明,不仅存在技术上的难题,而且无法真正纠正青少年吸烟的行为,甚至可能会助长吸烟行为的频发。
  这促使魏嘉蒙产生了进一步的思考:青少年吸第一支烟后就会立刻上瘾吗?如何能使他们对香烟不产生依赖?从第一支烟到最终上瘾,中间有多长时间?“也许,青春期过去后,他们不再需要通过吸烟‘扮酷',但却难以戒掉,这不是很遗憾嘛?”魏嘉蒙说,她想了解这些年轻人吸烟的心理。
  魏嘉蒙开始查阅文献。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显示,我国吸烟人口已达3.2亿,青年人每年以8万左右的速度成长为长期烟民。但是,当嘉蒙询问一些同学时发现,初次接触香烟大多出于青年人本身的心理或社交需求,而非成瘾后的生理需求,青春期里吸烟多数是“叛逆行为”和“从众心理”的表现方式。
  他们吸烟真的是因为“觉得很酷”。那么,究竟是什么心理促使青少年无法在吸烟“过渡期”止步?魏嘉蒙决定制作一份专门针对青少年烟民的调查问卷,通过做研究、写论文来了解这个“近在身边,却非常陌生”的群体。
  “问卷设计不容易,跟老烟民聊天却很有启发”
  “没有人指导我应该怎么做,最初就像是‘摸着石头过河’。”魏嘉蒙的指导老师,给她提出一些方向性的意见,但在具体实施的细节上,老师从不插手。
  问卷初次设计完成后,魏嘉蒙心里没底,只是在小范围进行了试发。马上,大家反馈了诸如“题目间跳转大,阅读不方便,问题不具有针对性”等问题。当时刚刚高一的嘉蒙,一一吸取了这些意见,反反复复又修改了一个月。最终,确定下了调查问卷的格式和内容。
  之后的一个月,上学时,嘉蒙在学校寻找老师和同学进行调查;双休日,她自己去商业区、网吧、街道、学校附近等地方分发问卷。这样耗神又耗时的工作,对课业紧张的高中生来说无疑又是个难题。“我妈不太支持我做这件事,因为耽误学习。”嘉蒙说。采访中,嘉蒙妈妈在一边笑着说:“一开始我就觉得是小孩子自己瞎想,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而且高中的学业太辛苦。”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问题,嘉蒙将问卷发在了网上,还找到了北京交通大学的一位教授,帮她在大学校园内对大学生进行调查。最终,收到了有效问卷755张。
  发放问卷过程中,只要遇到可以交谈的被调查者,嘉蒙总大胆地“问东问西”,总想多了解一些吸烟者的心理,甚至还会问“你第一次吸烟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吸烟为什么?”“是因为失恋?还是心情不好?还是因为觉得很酷?”嘉蒙大胆的盘问给了她很多帮助,而且还跟几个北交大的学生互相留下联系方式,嘉蒙定期回访。
  魏嘉蒙第一个实地访谈对象是一个“老烟民”。老烟民说,刚开始时吸烟不会上瘾,但是时间久了就离不开香烟了。他后来也有戒烟的想法,因为身边的家人都受到了他的二手烟的危害,但此时戒烟已经不那么容易。后来戒烟时,每次想吸烟都浑身难受,只能努力找其他的事情做,以此分散注意力。“与他的谈话给了我很多启迪,让我的思路更加明确。”嘉蒙说。
  了解了诸多个例,魏嘉蒙转而将视线投向吸烟者心理研究。为此,她又找到一位心理学专家,向她咨询有关吸烟的心理学概念。比如,好奇的原因,需求的心理角度分类等等。这位心理学专家,给她介绍了很多戒烟的心理调整方法,这为嘉蒙后续的论文撰写提供了很大帮助。
  之后,在查阅专业书籍时,魏嘉蒙发现,从心理学角度,“需要”分为三种:心理需要、生理需要和社会需要。青少年所处年龄段正是人刚刚踏入社会的时期,周围的一切都是新鲜的,需要慢慢适应。好奇是人的天性,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另外,青少年所处年龄段也是人类心理活动最复杂的时期,很容易因为某方面原因产生心理的活动和情绪的变化。这时,香烟就有可能成为青少年释怀的工具。
  “数据结果和心理学理论支撑,这两点让我更加明确了这篇论文的方向”
  经过统计,魏嘉蒙将收到了755张有效问卷,利用SPSS17.0和EXCEL进行了数据分析。为了更准确、直观地呈现调查结果,魏嘉蒙将对论文数据支撑有帮助的部分,制成图表。
  “数据结果和心理学理论支撑,这两点让我更加明确了这篇论文的方向。”魏嘉蒙说,在获得调查数据分析,并且有心理学理论的初步设想之后,她马上跟指导老师进行探讨。“我们都认为吸烟‘过渡期’现在处于被忽视的地位。”嘉蒙决定明确提出“过渡期”概念,并用数据将其特征量化地表现。
  当然,仅止步于特征的研究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魏嘉蒙认为写论文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找到相应的措施。比如,从青少年的主观心理特征入手,分析出心理调整的方法;从外界干预入手,找到能被“吸烟过渡期”青少年接受的摆脱吸烟心理依赖的方法。
  前期资料、问卷调查、访谈结果、数据结论……魏嘉蒙一一整理,搭起框架;撰写期间,仍需要不停地查阅大量资料,对相关知识进行补充、分析,保证论文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行”。说起自己的第一次论文写作,嘉蒙坦言,“真的很难”,而且这一切还要在不耽误正常学业的基础上进行。
  就这样,“每天写一点点,再写一点点”,嘉蒙最终完成了8000字的论文——《关于北京市青少年吸烟“过渡期”特征的调查研究》(以下简称《研究》)。
  得出结论:青少年吸烟“过渡期”可作为干预吸烟成瘾的最佳时期
  在《研究》中,魏嘉蒙得出6个方面的研究结果:第一、青少年初次吸烟多是因为心理需要;第二,绝大多数青少年吸烟者并未认识到吸烟成瘾前存在有“过渡期”;第三,吸烟数量和历经时长是青少年吸烟者“过渡期”客观特征决定性指标;第四、一半以上青少年没有把握好导致吸烟成瘾的关键时期;第五,青少年烟民成瘾还有一定的主观因素;第六、青少年吸烟“过渡期”可作为干预吸烟成瘾的最佳时期。在每个结论的论述中,魏嘉蒙都用心理学原理提供理论支撑,并结合其问卷调查结果予以佐证。
  魏嘉蒙在论文中还强调,应当通过构建一种长效机制来帮助“过渡期”的青少年烟民早日摒弃吸烟的不良习惯。该机制应按照“先易后难、试点推行、多方参与”的原则,由学校、社区、个人共同参与建立。
  这篇论文因其对青少年吸烟“过渡期”关注的独特性,引发了多名学者和教授的关注,并且被著名的学术论文平台万方数据库收录。在第35届北京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上,魏嘉蒙的论文获得一等奖、专项奖,之后陆续获得北京市第十五届中小学生金鹏科技论坛一等奖,并且在2014年被评为北京少年科学院“小院士”。
  如今,魏嘉蒙依然跟几个固定的烟民保持着联系,跟踪他们吸烟的心理表现,并给予纠正干预。她说,论文中也留下一些遗憾,她想继续把那些“没写明白的问题弄清楚”了。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