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对话

蒋重和:归来只为让百姓看好病

2015-06-26 07:42:31 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李阳和 通讯员 石 川 张 丽
  图为蒋百川正在操作从瑞典带来的实验室设备。
  对话背景:
  不久前,一场由欧洲尿动力学顶尖专家参与的中瑞国际尿控论坛在广东省清远市人民医院举行。会议的组织者兼主持人,是华裔瑞典专家、清远人民医院肾病中心主任蒋重和教授。这位在瑞典打拼出了一番天地的医生、科学家,在拥有了令人称羡的一切后,却毅然选择了归国。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价值数百万元的实验室设备带了回来。是什么促使他放弃在瑞典所拥有的一切重归故土?为什么他会选择在粤北山区继续自己的事业?他的归来给医院和当地百姓就医带来些什么?面对记者的刨根问底,蒋重和教授带着浓浓的乡音,以朴实而真诚的语言述说他的故土情、医者心。 
  “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条件怎样优越,我都忘不了祖国和家乡”
  记  者:您是瑞典林雪平大学的首席研究员、博导,在国际上也称得上是顶尖尿动力学专家,可以说已是功成名就,为什么还是想着要回来呢?
  蒋重和:从1989年获世界卫生组织(WHO)奖学金到瑞典做访问学者一年,到之后在瑞典读硕、读博,并留在那里工作,我一直是在拼命地奋斗,可以说什么东西都到手了。但这时,我反倒觉得有点不对,始终有做客一样的感觉。其实,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工作、生活条件怎样优越,我都忘不了祖国和家乡。
  记  者:您真正起心动念想要回来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会选择地处粤北山区地级市的清远人民医院呢?
  蒋重和:我是在2008年开始有回国的想法,但没有跟国内的同行透露过。直到2010年年底,我跟清远市人民医院周海波院长通了电话,随口说了想回国的想法,他听后立即向我发出邀请。
  我选择来清远人民医院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我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医生,总想着能回来为山区人民服务。我在上湖南湘雅医学院(现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之前,当过一段时间的赤脚医生,亲眼目睹了山里人看病难的状况。所以,我就立志:要出去学医,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回来后更好地给乡亲们看病。没想到从湘雅毕业后就留校了,在湖南省人民医院当医生,再后来又有机会出国。但我不管到了哪里,学医的这个初衷始终没改变。当时,很多一线城市的大医院也都向我发出过邀请,但我想这里不缺专家,到山区我更能发挥作用。
  记  者:您的家人支持您的选择吗?
  蒋重和:我决定要回国时,一开始太太不太同意。我没有直接说服她,而是带着她回国考察。她看到祖国的巨变,慢慢打消了许多顾虑。特别是看到山清水秀的清远市以后,就喜欢上了这里。所以,在我回国后的第二年,太太就跟着回来了。可是,孩子们的想法不一定和我们一样。儿子现在还在瑞典上大学,女儿已成家了,他们习惯了在瑞典的生活。但我想,随着我们国家的日益发展和强大,也许有一天他们也会回到祖国的怀抱。
  “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为医院培养出一批泌尿专科的高端人才”
  记  者:有幸参观了您的实验室,听说这间价值数百万元的实验室设备是您从瑞典搬回来的?对此,瑞典方面没意见吗?
  蒋重和:我在瑞典林雪平大学还挂着职,是以合作的名义带回来的,瑞典方出于支援第三世界国家的考虑,同意我把自己的实验室搬迁过来。
  把这些“家底”海运回来,确实需要解决很多难题。比如要用防震包打好包,还得跑海关办通行证,这些都是我亲力亲为。好在过海关的时候,都是免费托运,否则光是运费就是很大一笔钱。如果在国内买新的仪器、设备,不仅花费不菲,能否买到也不确定,即便买了,还得调适,这些都挺麻烦的。我这是现成的,用起来很快就上手了。我带的博士生用这些设备做电生理实验,第二年就发了论文。如果要新建一个实验室,没有三五年根本不可能。
  记  者:您刚才讲到合作,具体是在哪些方面?
  蒋重和:主要是科研方面以及人才培养方面。我们多次邀请在欧美极负盛誉的瑞典林雪平大学、卡罗琳斯大学的专家教授来这边讲学。我们还与林雪平大学、隆德大学达成协议联合培养学生。目前,我们已推荐三批次学子赴欧从事博士后研究。
  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为清远市人民医院培养出一批泌尿专科的高端人才。
  记  者:您“回家”后已在清远市人民医院工作了4年多,在您看来,在瑞典行医和在国内当医生,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您觉得瑞典哪些方面值得我们借鉴?
  蒋重和:清远市人民医院作为地级三甲医院,在硬件方面不比他们差多少。如果说我们的行医条件、环境差在哪,我觉得主要是医疗制度和医疗秩序的规范方面,还有就是患者的素质。
  在瑞典,公民的医疗、住房、教育全部由国家负担,相应的制度很完善,对医疗收费、医疗质量等都有严格的控制。有一次,我们医院外科主任的一位学生骨折,当时他就替学生处理了。但事隔半年,他收到了由医疗医药监控委员会开出的罚单,原因是他违背了国家规定的就医管理程序,没有经过社区医院的诊断和转诊就擅自给患者治疗。在瑞典,你就是国家总理,有病也得先到社区医院就诊,由社区医院决定是否转往上级医院。社区医院和大医院之间在人才和技术上是互通的,大医院的医生沉淀到社区医院,社区医院的医生到大医院进修。
  瑞典的医护人员每年都要接受一次严格考评,特别强调治疗的低成本、高效率。作为一名医生,如果你对某一病例使用的治疗手段科技含量高、医疗费用成本低,就会受到奖励和提拔,反之,则会录入个人不良记录。所以,在瑞典当医生也是不容易的。比如,做一个阑尾炎手术,国家规定就只给1000元,如果你花了1000元钱不能把患者的这个病治好,而其他医生可以,那你的声誉肯定就会受影响。为此,医生就得不停地钻研,创新技术。但国内医生由于面临一个创收的问题,所以,才会有大处方、大检查现象的出现,现在实行医保,有报销额度的要求,所以医生也有压力了。
  另外,对于医疗事故和医疗纠纷的处理,瑞典也有一套很成熟的做法。就像交通事故一样,他们会交由国家医疗事业监控委员会和第三方保险公司来处理,患者及家属不会追责医院和医生,有效地减少了医患纠纷。
  “一个有良心的医生,应该让患者的每一分钱花得有价值”
  记  者:医院的人说您在清远不是一般的忙,很多患者听说都慕名找您看病,不仅是因为您的医术,还因为您特会为他们省钱,是这样吗?
  蒋重和:一个有良心的医生,不但要有高超的医术,还要多为患者着想,应该让患者的每一分钱花得有价值。来清远人民医院看病的很多患者都是从山区来的,他们本身经济就困难,生了病他们的负担就更重,所以我想,能省钱就尽量给他们省钱。比如,以前对于包茎儿童,医院大多让做切割手术,这容易对儿童的心理和发育造成一些影响。我来后开展了非手术治疗包茎,大部分患儿只需按我的方法涂抹一种20多块钱的药膏,并定期复查,就可不用手术而痊愈。至今,这项治疗已开展上千例,为患者家庭节约了一大笔就医费用。给老百姓治好了病,我就感觉自己有价值。
  记  者:听说您手机里存有一个“患者通讯组”,您常常把手机号留给患者,您不怕被骚扰吗?
  蒋重和:对于一般的患者,只要他们问我电话,我都会告诉他,方便随时咨询。尤其一些手术后的患者,电话解决他们的问题,省得再跑一趟医院。我有个毛病,只要一见到患者,就什么都忘了,只想给他好好把病治好,他们的痛苦好像就在我身上。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他的生命受到威胁,我就不会不管。患者不恢复健康,我就不会让他离开我。
  其实,给人看病的过程,也是交朋友的过程。有时遇到患者钱不够,我会借给他们钱。如果患者因为差点钱再回家去拿,一是耽误时间,更主要的是耽误了病情。其实,绝大多数患者都挺朴实的,他们要了我的电话,一般没什么事不会随便打给我,借了钱大多会在复查时还上,或者专门跑一趟来还钱。
  记  者:您除了繁忙的门诊和手术外,还要做科研,短短的几年您就带领学生发表了8篇SCI论文,您是怎么做到临床和科研兼顾的?
  蒋重和:临床离不开科研,科研更离不开临床。只有坚持在临床一线亲自诊治患者和做手术,我的这棵研究大树才能植身于深厚的土壤中根深叶茂,才有研究的价值与意义。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