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人物风景线

邢光富:高手取异物,不走寻常路

2015-06-12 07:17:48 来源:健康报
特约记者 宋琼芳 通讯员 胡建平
  “病人的痛苦消失了,就实现了我的价值。”图为邢光富(右一)正在为患者进行手术。
  钢针、枪弹、铁砂、铁片……假如邢光富把这些年他从患者身体里取出的各类东西收集起来,简直能成立一个“人体异物博物馆”了。20年来,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取异物专科的邢光富就像金庸笔下的苏星河、平一指等“武林神医”一样,几分钟内,就能用自己独特的武器——定位器和异物钳,为患者妙手回春。

  “我这根针,看样子要到火葬时才能显形了”
  因为一把走火的钨统枪,邢光富遇到了一位与身体中残存的数百枚砂弹共存了16年的福建小伙。当时,这位小伙子不幸被枪打中。虽然没有危及生命,但他左手软组织里留下大量的砂弹。因为左手在外观上与右手并无明显的差别,只是在天气变化或外力作用时才会感到别样的酸胀和沉重,所以小伙子就任由这些铁砂弹伴随着他走过了16年。
  邢光富收治他后为其检查发现,这位小伙子全身分布着140多粒铁砂弹异物,左手掌的分布密度更属罕见,有的甚至埋入骨头。其中,左手掌103粒、左前臂11粒、左大腿12粒、左膝部12粒、左小腿3粒、右大腿4粒、右膝部2粒。数量之多、部位之散,就连“取弹专家”邢光富也倒吸一口冷气。术前,邢光富为小伙子精心制订了手术方案。手术共分3次进行,其中一次从小伙子的左手掌中钳出37颗铁砂弹,平均每32.4秒取出一颗。
  前前后后,邢光富已为全国20多个省市的一万多名患者成功取出了异物。而他走上这条独特的“取异物之路”,则源于一位患者的痛苦所带给他的思考。
  上世纪80年代初,邢光富还是位年轻的住院医生。一天,他所在的外科病区收住了一位来自山东的老伯,老伯说他因腰背痛去医院扎针灸,结果粗心的医生将半根针灸断在他的腰背部。
  为老伯手术前,在X线下大家明明看到一根四五厘米长的银针在脊柱骨旁。但手术当日,从上午9点一直到晚上6点,即便在长达20多厘米的刀口中,在1000毫升血量的补充下,包括作为副手在内的邢光富在内的所有医生还是没能找到这根银针。老伯出院时无奈地说:“我这根针,看样子要到火葬时才能显形了。”
  那次手术的失败让邢光富难受了好久。他反复思考,并把目光放回到X线片上,突然领悟:片子只是一个平面图,而人的大腿、腰背是立体的;而同时,异物太小,人体运动时,肌肉收缩及手术牵拉都会改变它原来的位置。
  虽然这是一次失败的经验,但在X线下可以准确无误地找到异物这个想法在邢光富脑海中点起了一把火: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可以在X线下进行手术呢?如果能争取在短时间内完成手术,比如20分钟、10分钟甚至更短时间,那该多好!
  于是,邢光富翻出《克氏外科学》、《人体解剖学》、《实用机械制图》等书籍,开始了他漫长的探索之旅。这样一钻研,就是10年。
  “我终于了却了自己10年的心愿”
  有了研究的念头,邢光富就一头扎了进去。20多年前,他们一家三口住在上海西南角一幢12平方米的老式楼房里。每天吃过晚饭,他把桌子留给儿子写作业,自己搬出一张小凳子,撩起小床的一角,在书里寻找着关于摘取人体外侵金属异物的蛛丝马迹。
  那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妻子把仅有的一点奖金也全给了邢光富,自己扛下全部的家庭责任,全力支持他在人体金属异物摘取方面的研究。
  10年里,邢光富在手术器具上不断摸索,他把取针头小剪刀的刀头设计成带磁铁的圆头,为取碎片小剪刀的刀头设计了一个扁扁的小嘴巴……这些小创新在临床上发挥了大作用,原本在血肉里游走的异物被磁铁固定住,小剪刀“嘴巴”一张,异物便立刻无处可逃。有了得力的工具,邢光富的手术时间从最初的10分钟~20分钟缩短到平均每台手术3.5分钟,手术切开也越来越小,每个患者的手术切开仅为0.5厘米。
  但手术过程中,还有一件事让邢光富大伤脑筋,那就是怎么既能确保手术效果,又能在异物钳进入人体取异物时,不损伤患者的血管。
  有天,他见到一位新护士用注射针为病人做静脉穿刺时,因手势不熟练而造成针头从病人静脉血管滑脱,他不禁眼睛一亮:如果把针尖磨圆,那么手法再娴熟的护士也无法将针头刺穿病人的静脉壁,而动脉壁比静脉壁要厚,神经则更厚,只要静脉壁刺不破,那么动脉、神经就更不会受损。
  于是,他进行了一系列试验,还在家中将吃饭用的筷子头磨圆、对泡烂的粉丝进行穿刺,均证明他的推论正确。就这样,他又得到了一个“专利”
  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联系当年那位山东老伯,并自掏腰包将他再一次请进医院,为他摘取体内的那根断针。手术当天,邢光富仅用两分钟就帮他取出了深埋在椎骨间隙内十多年的断针。老伯握着邢光富的手,忍不住哽咽了。邢光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终于了却了自己10年的心愿。”
  “我的技术属于我们的老百姓”
  手术越做越多,超负荷的工作和超剂量的X线照射使邢光富的头发一把一把地往下掉,白细胞不断下降。他的手指变得畸形,常常全身乏力。内科医师让他立即休息,可第二天他又出现在手术台上。
  有一次,为高龄老人手术后,他因为担心取针时会碰到血管,每天反复到老人的病床边查看情况,由于担心过度,神经高度紧张,竟然导致心梗,医生给他下了病危通知单……可治疗、休息两三个月后,他又很快来到了熟悉的手术台前,来到了病人的身边。
  有人说邢光富取异物的技术“不过是取小东西,含金量不高”,可他却认为:“我不管什么含金量,病人的痛苦消失了,就实现了我的价值。”功夫不负有心人,邢光富自行研制成功的“异物坐标定位器和系列异物钳”,攻克了摘取体内金属异物的难题,并获得国家专利。为此,他被评为“上海市十大发明家”、“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等。
  邢光富的名气越来越响,引起许多商家和医院的注意,曾有美国、丹麦等国家出资要购买他的专利,也有私立、国外医院竞相高薪聘请他从业,但他均不为所动。
  目前,邢光富有了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摘取体内金属异物工作室,并收了两名徒弟。他不断对自己发明的异物坐标定位器和系列异物钳改进和完善,使异物钳有了更多“兄弟姐妹”,组成一个“大家庭”,形成一套大小、型号、功能齐全的专业异物钳系列,适用于各种部位、不同难度的手术。
  他说:“我的技术属于我们的老百姓,也属于我的医院,更属于我的国家。到我们医院来的患者绝大多数是普通劳动者,这才是我手中‘钳子’真正的用武之地。我不在乎钱有多少、位有多高,我是共产党员,为病人奉献一切是我毕生的追求。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就要把自己的技术奉献给病人,奉献给祖国。”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