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鼠倌”温泽锋

2014-05-04 09:19:37 来源:健康报
通讯员 庞 昊 蔡心轶 本报记者 程守勤
  只要有时间,温泽锋就“泡”在动物中心
  作为南京医科大学动物中心的著名“鼠倌”,温泽锋感到自己责任重大。“4300个笼位、12万余只的年产量,全校60多个课题组的小鼠都在我手里攥着。”他说,自己干这一行就像坐在火山口上。 
  走进南医大实验动物中心所在的楼道,动物的异味扑面而来。进入房间的过程很麻烦——穿连体无菌服,戴口罩、手套,全副武装后风淋,前后折腾十几分钟。因为所负责区域是南医大实验动物中心的三楼,来自吕梁山的朴实小伙温泽锋获得了“三楼楼长”的称号。“我们这里的老师们头发都不太好,因为洗澡洗多了。”温泽锋说,“我最多一天洗了6次澡。”
  中心的小鼠价值上千万,要伺候好可不是简单的事。“给老鼠换饮用水就要1小时。它们喝水,我却不敢喝,怕上厕所耽误时间。”温泽锋指着一面由许多小盒子垒成的墙壁说,“这是待清洗的鼠笼,一天得洗1000个。”   
  养小鼠,对于环境条件有严格的要求,“墙面、地面、天花板要天天消毒。要保证1万个空气粒子中的尘埃颗粒不得多于3个,不然尘埃颗粒会影响小鼠呼吸系统。另外,设备不能停,哪怕出一点小故障都会引起小鼠的死亡。”这些高标准、严要求温泽锋早已牢记于心,“连走路都不能乱走,否则就会造成空气污染。所以,人有人路,鼠有鼠路,物品有物品的路。”
  自工作以来,温泽锋的手机就没关过,也从来没有过寒暑假。即便是休息时间,他也总是处于待命状态,一有情况哪怕是半夜也得到现场处理。
  “拖地要倒着拖”,“小鼠活到1年就是老太太了,不能用作种鼠”,谈起这些,温泽锋如数家珍。他说:“如果自己不扎进去,永远都不会懂。”
  6年前,硕士毕业的他刚到动物中心时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他还记得被分配去养老鼠的第一天,老科长徐旭广对他说的一句话——“小伙子,不要怕吃苦”。一个月后,同去的几个年轻人就退出了,而温泽锋坚持了下来。
  出身农村的温泽锋肯吃苦耐劳。刚进中心那会儿,中心的设备还比较落后,调试只能手动。“空调坏了可是灭顶之灾,小鼠会全军覆没。为了保证空调的正常运转,我常常爬到三楼的夹层里,换空气过滤器、换通风棉,最多的一天爬了8次。”这份苦活、累活也给他带来了机遇。2009年中心改造,实验生产环境改善。在改造中,温泽锋不断向工程技术人员请教,等到工程技术人员撤走时,他第一个接手了设备管理工作,很快就从一线饲养员成为了现在主管SPF屏障动物实验系统的“三楼楼长”。
  空调、送风机、发电机……整套设备磨合了很久才运行稳定。“为此,我和另外一个同事轮值了两年的夜班。”回想这些,温泽锋笑了,“我们是伺候完了‘亲爱的小白鼠’,再伺候机器。”
  在日复一日的辛劳中,温泽锋越来越体会到自己所承担工作的价值,“动物科学是专门的学科与专业,有很大的空间。高水平的学术论文离不开动物实验”。最让他难忘的是某个夏天发生的一次事故。发电机故障导致独立送风系统停电,造成一批高血压鼠全部死亡,也使得一位同学无法完成课题,毕业推迟了一年。
  如今,中心不但承接了学校各层次课题组的动物实验部分,还承接了校外几十家科研机构和兄弟单位的动物实验相关课题。“学校引进了高层次的人才、团队,来了以后第一件关心的事情就是实验动物。”说起这些,温泽锋自豪不已。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