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朱伟:请把药物成瘾者首先看做病人

2014-04-25 09:08:11 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余运西
 
  对话背景:近20年对有精神活性、可滥用的物质成瘾的科学研究业已证明,药物依赖和成瘾是一种慢性、易复发的脑病,成瘾者是自主性严重受损的病人,对付成瘾唯一合适的办法是药物治疗并结合心理行为治疗以及家庭和社会的支持,“惩治”成瘾者已经不是一个得当的策略。药物依赖和成瘾为何被视为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在加强成瘾者的治疗、预防和控制方面还存在哪些问题和争议?记者就此采访了上海复旦大学社会科学基础部、应用伦理学研究中心副教授朱伟。

  我们有必要将药物依赖和成瘾置于重要的议事日程上
  记  者:在去年举行的第一届全国药物依赖和成瘾科学、伦理学和法学学术研讨会上,相关专家提出药物依赖和成瘾已成为我国重大的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得出这一共识的依据是什么?
  朱  伟:这里的药物主要是指烟草、酒精、阿片类等有精神活性、可滥用的药物。毋庸置疑,药物依赖已经严重影响到人们的身心健康,大大提高了多种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了整个社会的疾病负担。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我国15岁及以上男性吸烟率为52.9%,吸烟人数达3亿,受二手烟危害的人数为7.4亿,每年吸烟所致死亡人数超过140万人。烟草在我国的致死原因和疾病负担方面均占第一,每年给我国社会经济造成数千亿元的损失。而酒精对人体的许多器官和系统都有急性和慢性的毒性作用,每年导致约250万人死亡。大约4.5%的全球疾病负担和损伤是由酒精引起的。我国饮酒人数估计已达6亿,每年饮酒死亡人数约有10万。
  此外,我国使用阿片类药物和合成“毒品”的在册人数已飙升至240万,实际使用人数可能达到上千万。这给使用者的健康、家庭的幸福,以及社会安全均造成了严重的危害。所以说,我们有必要将药物依赖和成瘾的治疗、预防和控制置于重要的议事日程上。
  记  者:随着药物依赖和成瘾科学研究的进展,我国对药物依赖政策的制定和执行是否做到了与时俱进?如何才能充分应对不断变化的药物依赖态势?
  朱  伟:我国还没有针对酒精使用的国家政策;针对烟草的政策仍不完善,执行不力;针对阿片类药物的政策也亟须改进。合适的政策应该是有科学证据支持的、实践证明有效的,同时还应合乎伦理,尊重人的尊严。有关药物依赖防治的政策问题,必须经多学科的专家,包括科学家、医学家、伦理学家、法学家、社会学家等进行共同探讨。目前来看,基于各国科学研究的证据,具有精神活性、可滥用的药物依赖和成瘾是一种慢性复发性脑病,不应作为违法行为对待;药物依赖者是病人,他们脑部的冲动抑制机制受损,因而自主性严重受损,出现强迫性觅药及伤害他人的行为不完全是自主选择的结果,因而他们也不应当被当做违法者。
  就像第一届全国药物依赖和成瘾科学、伦理学和法学学术研讨会上大多数伦理法学专家所倡导的,有关阿片类药物的政策制定应该遵循5项原则:以证据为基础;遵循国际人权;旨在减少危害性结果;促进边缘化群体融入社会,而不是对他们采取惩罚性措施;加强与民间团体的建设性关系。在加强治疗、预防和控制方面,会上除了个别代表认为应继续坚持对阿片类药物和合成“毒品”使用者进行强制隔离戒毒制度外,几乎不存在争议问题。
  强制隔离制度让当事人受到的不公正对待甚于犯罪嫌疑人
  记  者:您如何看待强制隔离戒毒制度以及当下对阿片类或合成“毒品”使用者的一些做法?
  朱  伟:我们必须转变观念,对药物成瘾者最好的治疗办法,是提供自愿的、知情的、循证的以及以平等权利导向的综合性医疗措施。我国在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后,还应该考虑废除强制隔离戒毒制度。一方面是因为这种办法对于治疗慢性脑病——药物依赖和成瘾是无效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如同劳动教养制度一样,不把药物依赖者作为罪犯对待,反而利于他们改造。
  强制隔离这种处理的结果,是让当事人受到的不公正对待甚于犯罪嫌疑人。刑事犯罪者须经法庭审判才能定罪,此前作为嫌疑人有权为自己辩护,并可以延请律师进行辩护。但与被劳动教养者一样,作为违法者的阿片类或合成“毒品”使用者却被剥夺了享有正当程序和司法公正的权利,导致他们的基本人权得不到实现。
  记  者:那么,预防药物依赖与成瘾还需从哪些方面进行改善和加强?
  朱  伟:根据第一届全国药物依赖和成瘾科学、伦理学和法学学术研讨会上的专家共识,防治药物依赖和成瘾,必须采取全方位的进路。例如为保护人们免受烟草烟雾危害,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实施禁止在公共场合和工作场所吸烟的禁令。经验表明,从价格和税收方面控制药物滥用非常有效。有专家建议提高烟草、酒精的价格,各类纸烟和酒精饮料出售价格提高100%,税收增至原来的300%。烟草和酒精税是烟草和酒精使用者健康和生命损失的代价,其他政府部门无权分配这些税款,应将此税款分配给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卫生部门以及劳动人事和社会保障部的医疗保险部门。
  另外,我们还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努力和配合。例如,继续严格禁止各种媒体刊登或发表烟草广告,限制烟草业的种种促销措施,打击“低焦油低危害”或“低危害卷烟”等虚假宣传;制定我国管制酒精饮料广告和营销办法,首先要控制和减少中央和地方电视台以及纸版媒体的酒精广告;禁止烟草业和酒商资助文化体育活动,纸烟包装和酒精饮料容器或酒精广告强制使用警示标记等。
  与会专家还建议国家卫生与计生委疾病预防控制局(精神卫生处)主管药物依赖和成瘾的治疗、关怀和预防工作。与此同时,专家还建议强制隔离戒毒所应进行转型升级,逐步转化为对药物依赖者进行治疗、关怀和康复的医疗和社会服务型机构,从而使其能按照药物依赖的医学标准对病人进行诊断和治疗,并符合国际通行的权利保障的基本原则。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