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叶干运:遗训不随形影去

2014-04-19 14:22:29 来源:健康报

  叶顺章

叶干运(1924年~2013年)我国著名皮肤性病学与麻风病学专家。

        2013年10月21日我外出开会刚回到南京,就听到叶干运教授去世的消息。这突如其来的噩耗真如晴天霹雳,令我震惊和心碎,我为失去这样一位良师益友而悲痛不已。

  叶干运教授是一位元老级人物,他对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的创建和发展都有着重大的贡献,对全国的麻风病、性病防治工作起了重要作用。1973年,我从流行病所调到皮研所工作后,就一直在他的指导下工作。我刚来那会儿,有一天叶教授对我说:“我国现在还有十几万麻风病病人,麻风病的研究方面也还存在不少问题,但愿意搞麻风病研究的人已经不多了。你能主动参加麻风病防治工作,这很好!”就是他的这一席话,鼓励和坚定了我搞麻风病防治工作的信心。

  叶教授十分重视解决麻风病防治中的各种问题,主张实验研究要和临床及防治工作的实际紧密结合。还记得当时麻风联合化疗在我国刚开始推行,麻风杆菌的细菌指数(BI)和形态指数(MI)的判断对最终判定药物疗效颇为重要,但各地麻风查菌操作很不一致。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叶教授出面邀请南京青龙山麻风医院的曹广溪技师和泰州市麻风病院的陈老技师和我一起,讨论制订江苏省麻风临床查菌操作规程。这一规程后来通过江苏省麻防办印发到全省,又通过培训班等推广到全国各地的麻风病防治机构,成为麻风病防治工作的一个重要文件。

  上世纪70年代末,叶教授看到我国麻风病防治工作的水平与国外相比还有相当的差距,便主动和各国相关机构联系,争取派人出去学习或请外国专家来华讲学。为帮助我和张德平大夫学习英语口语,他主动提供当时只有他家才有的唯一一套“灵格风”教材给我们。后来,他又派我到美国CDC麻风和立克次体研究室去学习麻风的鼠足垫技术和实验室管理。

  叶教授为人谦和,但他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1982年5月,他和致力于性病和麻风病防治研究的马海德大夫、广东省皮防所的苏骏瑞大夫风尘仆仆赶赴美、印、泰等国考察,吸取别国经验。在美国时,他叫我安排大家住在美国CDC附近一个小旅社里,并交代说“麻风病研究经费不多,要省着点用”。当时,他已经收集了不少麻风病的书刊和资料,我准备给他买个大一点的箱子来装。他又叮嘱我,不要买好的,买个二手的就行。

  在麻风病防治方面,叶教授不仅出主意、想办法,还带头身体力行。每年的麻风病日,他都尽量挤出时间和我们一起去麻风村慰问病人。他的足迹遍及江苏各市县的麻风病院。有一次去麻风村的路上,不知谁在关车门时不小心把他的手指轧了,剧烈的疼痛使他脸色发白。我们让他躺在车上,想把他拉到就近的医院诊治。但他坚决不同意,忍痛坚持前往麻风村。

  我们皮研所在解放初期就为医治性病病人做了许多工作,取得了在中国基本消灭梅毒的巨大成果。但1980年后,性病在我国重新出现并呈蔓延趋势。上世纪80年代初,全国报告的性病例数每年成倍增长。对这样的严峻形势,叶教授早有察觉。1982年我在美国CDC学习时,他就要求我在麻风工作结束前去性病科学习最新的诊疗方法。1984年,他又让我组建性病防治室。他还通过原卫生部向国务院打报告,建议解除性病保密限制,使性病的宣传工作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并得以见诸报刊和电视。

  前年我到北京办事,特意前往叶老家看望他老人家。当时,他思路敏捷,谈笑风生,同行的人都说叶老身体真好。不想现今他竟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叶老的一生永远值得我们怀念,正所谓“遗训不随形影去,笑颜仍在思念中”。叶老请安息吧!(作者系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所长)

  更正:2013年12月13日本版《影响》栏目刊登文章《郭加强:用更多时间来救治病人》,其中第五段第二行:“早在1994年,他就完成了我国第一例冠状动脉搭桥术”有误,作者更正为“早在1974年,他就完成了我国第一例冠状动脉搭桥术……”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