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李荣春:随时随地的值班医生

2014-04-19 13:25:22 来源:健康报

  



 

魏忠涛

 对科里的年轻人,李荣春总是无私地把自己的知识、技术和理念一一传授。
 

        今年3月,在湖北省武汉市卫生计生系统十大新闻人物的评选活动中,武汉市普爱医院副院长、疼痛科主任李荣春再度当选。去年9月24日,他还被评为“全国医德标兵”。既能赢得病人的信赖,还能获得业界的认可,李荣春靠的是什么?他回答说:“对病人,医生要有细心、耐心、同情心,还要有菩萨心。”

  每周三上午是武汉市普爱医院疼痛科主任李荣春的专家门诊时间。刚刚过去的这个周二,为挂上李荣春的专家号,从江西南昌赶来的王刚提前一天到了武汉。顺利挂上号后已是下午5时,他找到疼痛科病房,想先踩踩点。

  一进病房,这个扛着大包小包、满头大汗的陌生患者立即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护士长刘萃主动上前询问。得知王刚刚下火车,还没来得及寻找住处,刘萃随即查看了科室的病床情况。“恰好还有张空床!今天晚上您就在我们病房休息吧,明天一早看专家门诊也就方便了!”护士长这个提议让王刚惊讶不已。他在全国各地辗转看病,真没想到还有医院能提供这样的服务。

  而对疼痛科来说,这早就不是个例了。在李荣春的倡议下,两年前,疼痛科就已经开始提供这样的“暖床”服务了。实际上,这是他们科室“因人制宜”的合理安排。“每周三我出专家门诊,是收治病人的高峰期。这些病人经一周左右的治疗,下个周二前一般都会陆续出院,腾出了少量床位。”听说有床位闲置,李荣春就会叮嘱科里的护士:“有床,就让困难患者睡上一晚,能帮他们省一点是一点。”

  由轻车熟路的麻醉专业转向相对陌生的疼痛治疗

  慢性疼痛虽不会直接危及病人的生命,但由于病程漫长,容易使病人陷入绝望,甚至产生轻生的念头。这样一群特殊的病人最需要的是什么?李荣春说:“我们不仅有责任缓解他们的疼痛,还有义务通过缓解疼痛来帮助他们树立生存下去的信心!”

  提起疼痛患者就眼露温情的李荣春其实并非学疼痛专业出身。1988年,他从医学院毕业后分到了武汉市普爱医院麻醉科。经过12年的勤勉钻研,他已经成为一位成熟的、深受病人爱戴的麻醉医生。2000年,李荣春从一次学术交流中接触到从麻醉学科分离出来的一门新兴技术——用穿刺的方法实施神经阻滞,为慢性疼痛患者解除痛苦。那个时候,疼痛的治疗理念还很落后,基本是“小痛科科治,大痛都不治”,很多慢性疼痛患者因得不到有效治疗而不得不长期遭受折磨。

  认识到这一现状后,李荣春对自己的专业乃至人生道路作了一次重大的调整——由轻车熟路的麻醉专业转向他相对陌生的疼痛治疗。当时,武汉地区开展这项技术的医疗机构凤毛麟角,技术也比较单一。李荣春将自己学习的目标瞄准当时国内疼痛治疗开展得比较好的上海市第六医院、山东省立医院、深圳南山医院和北京天坛医院。他几乎把所有的双休日和节假日都利用上了,自费去这些医院取经。那时,他总是在周五晚上登上火车,周一早晨之前赶回医院,丝毫不敢耽误为病人服务的时间。

  2009年3月,中国疼痛学会将“第七临床中心”的牌匾挂到了武汉市普爱医院疼痛科的门楣上。这样的中心在全国仅有10个,李荣春的疼痛科则为中部地区唯一一个。在疼痛治疗领域,李荣春始终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从最初单纯靠臭氧进行神经阻滞逐渐发展到现在包括臭氧、激光、胶原酶、射频等在内的一系列疼痛微创治疗手段,李荣春边实践边探索,不断向新技术要疗效。多年的打磨,他还练就了穿刺的绝活。神经在皮肤下,肉眼看不见,药物能不能达到神经根,穿刺最见功夫。除了三叉神经和一些颅内神经,目前几乎已没有他不敢穿的神经,而且一穿一个准。在此基础上,疼痛科也从2006年最初的6张床位发展成如今80张开放床位的独立病区。

  “我没有钱,他照样对我好,他眼里真有我们病人”

  技术越来越娴熟,病人也就越来越多。今年55岁的老韩是湖北孝昌的一位普通农民。1994年,他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总是疼痛难忍,身体各关节也慢慢变得僵硬起来。农村的医疗条件有限,老韩只好循着小广告看病,几年下来就背了10多万元的债务,病情却完全没有好转。

  2005年,老韩彻底瘫痪了,大小便都在床上。老乡们带着他到了北京,找了3家医院看病。因为钱总是接济不上,他的治疗时不时中断。见病情没有起色,老乡们又把他抬回了老家。2006年4月,老韩的家人找到了李荣春。治疗延续了20多天,老韩终于扶着轮椅站起来了。3个月后,老韩揣着东拼西凑借来的2000元钱再次回到医院。他心里想着要继续治疗、巩固疗效,但他也明白这2000元钱对他的病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不曾想,住院近20天,李荣春没有跟他提半个“钱”字。回到家,不识字的老韩找村里写字最好的老乡给李荣春写了一封感谢信。

  又过了3个月,老韩揣着仅有的1000元钱来找李荣春。这次他是拄着拐杖自己走来的。李荣春认真地给他安排好治疗,护士又给他挂上了吊针。深知自己支付不起更多的医药费,老韩硬是拔下了针头。李荣春赶紧过来安慰他:“你的病拖得太久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效果,没钱也得治啊!”

  深受感动的老韩私底下买了一盒20元的香烟,心里想着自己送不起其他东西,就每天给李主任递一根烟吧。哪想到,这第一根烟还没递出去,就被李荣春挡了回来:“一根烟就是一块钱,你可以买两个馒头。”经过治疗,老韩现在不仅能下地走路,还可以做家务活了。他感慨地说:“这位医生和我过去找的医生不一样。我没有钱,他照样对我好,他眼里真有我们病人!”

  在李荣春心目中,让病人花最少的钱,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这样做的医生才能算好医生。在疼痛科有个传统,问诊患者前都要问问他们在外院有没有拍片子,以免重复检查花冤枉钱。

  “治疗和话疗,在我们科室有着同等重要的地位”

  “我浑身都疼,不想活了!”“在脊椎上做穿刺,会不会瘫痪啊?”李荣春的门诊里,多是些愁眉苦脸的病人。他们的问题特别多,思想包袱特别大。

  54岁的李女士躺在病床上说,要不是李荣春,她根本就不敢接受治疗。一个月前,她突发右上肢剧痛,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活动,不能卧床睡觉,针灸、牵引、小针刀、止痛药都试过了,都没有效果。后来她在李荣春的门诊中,才得知自己的病是由颈椎间盘突出导致的,必须手术治疗。听说开刀要几万元钱,而且风险还不小,李女士哭了:“怕就怕钱也花了,人也瘫了。我上有老下有小,该怎么办啊?”

  李荣春递上一张纸巾,说:“你对自己要有信心,对我们医生也要有信心。”然后,他边画示意图边讲解,告诉李女士她的情况适用微创治疗,减轻突出的椎间盘对神经根的压力即可;手术费用也不高,几千块钱就够了。前后讲了半个小时,李女士终于破涕为笑。首次治疗之后,她的疼痛大大减轻,右手活动自如,当天就美美地睡了一觉。

  对科里的年轻人,李荣春总是说,疼痛患者心理上的焦虑会加重疼痛的感觉,所以医生的耐心解释和适当抚慰就是治疗当中的催化剂。他说:“治疗和话疗,在我们科室有着同等重要的地位。”

  “这个点了,还接病人吗?”“半小时后到。”李荣春的回答总是斩钉截铁。忙完一天的工作,他经常是刚到家门口就被叫回来给病人做手术。上午查房、坐诊,下午做手术,有时手术要做到晚上8时后,手术做完又要回病房查房。这就是他一年365天的工作时间表。李荣春说,一想到病人都被疼痛折磨了很久,就会忍不住要加班。为了挤出时间及时接诊患者,10余年来他从未休过一天探亲假及公休假。

  为方便病人找他,李荣春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给了他接诊过的每一位患者。每次,他还会加上一句:“我随时随地都是值班医生,你们有事尽管找我。”

  长期繁忙的工作让李荣春积劳成疾。他为数以千计的椎间盘突出症患者解除了疼痛,而自己严重的椎间盘突出症却没有时间去治疗。他忍受着椎间盘突出带来的左下肢疼痛,错过了保守治疗的最佳时机。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