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活雷锋”葛书翰

2014-04-19 11:10:16 来源:健康报

  
卢一鸣 栾维莉 高庆德


葛书翰(右)无私地向弟子传授自己独创的甩针针法。李立来 高庆德摄

  一根银针,一头连着患者,一头连着78岁针灸专家葛书翰亲切的笑容。50年行医,患者投诉为零,无一起医疗纠纷;开展“节假日门诊”为患者服务,一坚持就是30年;600多封表扬信异口同声地称葛书翰为“活雷锋”。

  3月1日,周六,解放军第463医院针灸中心。老专家葛书翰面对众多患者一直忙个不停。他的“节假日门诊”已经开了30年。当天,80多岁的高老太太带着儿子、孙子来找葛书翰看病,感恩之情溢于言表:“我们一家几代人都找葛大夫看病,他就是‘活雷锋’啊,是我们老百姓需要的好医生!”

  当年改行

  不能在老百姓需要你的时候患得患失

  1991年,也是3月,葛书翰应母校中国医科大学之邀回校作报告。走进礼堂,他感慨不已。30年前,雷锋就坐在这里向全校作报告,他还有幸跟雷锋握了手!坐在雷锋坐过的位置上,他讲述了自己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开拓针刺治疗三叉神经痛新领域的过程。

  当年从学校毕业后,葛书翰先后到工程兵连队锻炼,到辽西农村医疗队工作。面对各种困难,他都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可更大的考验来了——从医疗队回到医院,同事们都分到了临床科室,领导却要他搞中医针灸。

  葛书翰学了5年儿科专业,实在不愿意就这么放弃。再说,真要干了针灸,会不会成为一个西不西、中不中的“半瓶醋”?然而与此同时,他想起了在辽西农村亲眼看到的一幕:一位农民半身不遂多年,医生只给他开了8分钱的中药,却还是让这位农民兄弟为难了。患者家人卖掉两个鸡蛋,才有钱支付这点中药的药费。“一个党和人民培养起来的医生,不能在老百姓需要你的时候患得患失!”26岁的葛书翰终于作出了决定。

  三叉神经痛被世界公认为“人类所经历的最可怖的痛楚”。疼痛发作时如同刀割、电击,但有人却一天发作几十次甚至上百次。葛书翰查遍资料,没有针灸治疗三叉神经痛的报道。传统的针灸方法是循经取穴,但为什么没有出现针感呢?是不是因为没有刺激到神经?葛书翰想,自己有西医基础,何不来个中西医结合?为此,他骑车四处请教,看标本、寻找神经走向、体验针感,改变传统的针灸手法治疗三叉神经痛,使有效率达到99.2%。1981年,国家有关部门组织专家对针刺治疗三叉神经痛的疗法做了鉴定,一致认为他的针刺方法有创新,达到国内先进水平,成果获得全军科技成果一等奖。

  荣誉面前,葛书翰没有停下向祖国传统医学宝库探索的脚步。从一位对针灸一无所知的西医,到能治疗20多种病症的针灸大夫,他连续攻下了三叉神经痛、顽固性呃逆、中枢性延髓麻痹、手术后尿潴留等疑难病症。与此同时,《中西医结合临床针灸学》等6本针灸专著、72篇论文从他笔下流出。

  最近出版的《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粹》收录军队系统中医名家仅6名,针灸独葛书翰一人。

  一个承诺

  你在这儿没熟人,我不帮你谁帮你

  每个周六,葛书翰都会如约来院。他出“节假日门诊”,已经风雨无阻30多年。事情还得从1982年的一天说起。那天,葛书翰听到几位患者聊天:“要是周末也给咱们针灸就好了,多住一天旅店就多花一天钱呐!”这让葛书翰不禁动了周末上班的心思,但他转念一想:自己的爱人患有冠心病,两个孩子还小,家务活全靠周末干。当他抬头看到那些疼痛难忍的患者时,又觉得过意不去了……就这样,“节假日门诊”开始了。斗转星移,为老百姓着想的这个承诺却从未改变。1991年,葛书翰被评为全军学雷锋先进个人。这些年来,医院收到600多封表扬信,都异口同声地称葛书翰为“活雷锋”。

  上世纪80年代,辽宁新民农民高荣桂患了三叉神经痛,检查还发现有心肌梗死前兆,需要住院,但他没有钱交押金。葛书翰出面做了担保,为他办好手续,又把他送进病房。病情好转后,患者想到河南的大女儿家养病。葛书翰为此跑了两次沈阳站,为他买来卧铺票。离开沈阳时,高荣桂紧紧握住葛书翰的手说:“葛大夫,人家都巴结有地位的人,好沾点光。您对我这个老头子这么好,有啥用啊!”葛书翰也动了感情,说:“你在这儿没熟人,我不帮你谁帮你?”

  “面瘫到底能不能治好?”一名妇女找葛书翰反复问了20多分钟,他一一回答。有患者忍不住打断她:“大夫这么忙,你就先别问了。”葛书翰忙阻止:“没关系,可以问。”

  “咋好得这么慢?”一位面痉挛患者扎了两周针,想去做核磁共振看看状况。葛书翰说:“没必要,别花那么多冤枉钱,再治一个疗程看看。”两个疗程后,患者好了,乐了。

  为何他这般亲切?葛书翰说,自己切身体验过农民的艰苦和看病的艰难。1971年回家探亲时,葛书翰带父亲去一家医院看病。他们排了大半天的队,医生问了两句就开药方,把他们父子俩气坏了。此后他经常想,当医生的要设身处地为患者着想,不能像那位医生那样对患者,不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科里人人都记得葛书翰多次在会上讲的一件事。几年前,营口农村有位三叉神经痛患者,得病6年花了不少钱,来医院针灸科后反复问葛书翰:“我这病能治好吗?要多长时间?”到真治好了出院那天,这位患者在医院门口连着给他鞠了3个躬:“谢谢葛大夫!我这病如果再治不好,真想找个地方死了算了!”说着,患者掏出一包东西,竟是他早就备好的耗子药。“假如当时我对他态度不好,后果可想而知。”葛书翰说。

  50年行医,患者投诉为零,没有一起医疗纠纷。理疗软伤科主任乔峰曾与葛书翰一起工作10年,没见他发过一次火,没见他跟患者红过一次脸。科室的锦旗实在摆不下了,葛书翰只得写了个“不收红包,免收锦旗”的告示贴在墙上。

  培育新人

  把自己的经验、体会、绝活手把手地传帮带

  看着古稀之年的葛书翰忙个不停,患者王雪芹关切地嘱咐他:“您现在也是病人,要多注意休息,岁数在这摆着呢!”当时,葛书翰患了视网膜裂孔出血,他上午给患者看病,下午住院给自己治疗。了解到情况的患者担心了:将来真有一天葛大夫不干了,咋办呢?这时,葛书翰告诉他们:“我这个针法科里的医生都会,找他们跟找我一样!”

  在科室的学习会上,葛书翰向年轻医生讲授中风引起的呛咳后遗症时说:“普通针刺达不到疗效,必须用3寸芒针透刺风池穴。”对年轻人,他从来都是毫无保留。针灸科主任廖威感慨地说:“一位大牌专家,平时总是把自己的经验、体会、绝活手把手地传帮带,让年轻医生一两年就能独立接诊,这种精神令人敬佩!”

  市场经济大潮带来的考验很现实。葛书翰相继收到了俄、日、英等国高薪聘请的邀请函,他国外的同学也多次亲自请他过去。葛书翰说:“我哪儿也不去,这辈子就在中国。”

  “一点也不自私”,是患者对他的评价。可葛书翰对自己的儿子却有些“不近人情”。儿子常抱怨说:“没沾上父亲一点光。”2004年,因科室超编,院里分配给科里一个转业名额,葛书翰把自己的儿子报了上去。这让在科里工作10多年、当时正在读研的葛继魁很长时间都想不通。此前一年,院里要求科里派出一名支援边远地区的医生,他又把儿子报了上去。儿子退役后,自己开了个门诊。

  2010年,葛书翰不当主任后,一天晚上与儿子有这样一段对话。

  “爸,您没退休前,我不敢跟你说。您退休了,还天天往医院跑,就不能帮帮我啊?”

  “即使将来我能帮你一把,你早晚也得靠自己。不要指望别人……”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