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采写/本报记者 崔 芳 通讯员 赖玉萍

郭子光:医海觅渡 乐传岐黄

2014-04-14 11:44:29 来源:
 
 
  郭子光教授接受访问谈养生问题
  2009年,郭子光教授在医院门诊,指导博士生临床实习
  2010年,郭子光教授在重庆中医骨干进修班上举办讲座
  他幼学岐黄,年少成名,并在日后成为享誉国内的中医大家。作为全国首批也是四川省唯一的国医大师,他被当成是全能型的中医范本:博古纳新,精勤不倦;善用经方,常得神效;俯研医理,仰思大道;广施仁爱,活人无数;教书育人,广传岐黄。
  在他看来,自己从医60年,无非是幸福地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看着家中患者送给父亲的满墙锦旗,心中已立下矢志岐黄之愿”
  和以往的每个周三一样,一早,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老中医门诊部郭子光的诊室外,早早就排起了候诊的长队。7点45分,成都中医药大学著名专家、国医大师郭子光出现在走道。与患者一一简单打过招呼,进屋换上白大褂,戴上口罩,打开iPad病历管理界面,8点,门诊准时开始。
  搭脉,看舌苔,一边询问病人病情和生活细节,一边在iPad上熟练打字记下病人的症状、联系方式。然后开方,并扭头对学生解释方子里的某味药的作用、用量问题。处方交给病人时还不忘叮嘱:一定要戒烟,酒可以少喝,适当运动比吃药还管用……桌上杯里的茶由热变温再变凉,郭子光抽不出空来喝上一口:“忙起来就顾不上了,小时候在家看父亲出诊也是这样……”
  出身中医世家的郭子光,至今还记得当年父亲郭治安行医时的情景:“我父亲精习内外方脉,医术很好,方圆百里闻名,满屋子都是锦旗。但无论何时,他总是谦和耐心的。”偶得空闲,父亲便教他诵读中医入门的《伤寒歌括》、《温病百言》、《药性六字经》、《时方歌诀》等书。言传身教之下,郭子光幼年即在心中立下矢志岐黄之愿。
  因诊务太忙,父亲积劳早逝。郭子光不得已中学肄业,在家一边读私塾,一边师从舅父学习中医。“当时疟疾流行,舅父用砒霜、绿豆按一定比例混合做成小药丸给患者服用。每日一粒,很快就好。”郭子光回忆,但有个患者脾气急,不听医嘱一下就吞了两粒,结果呕吐不止。舅父赶紧让其吞服冰绿豆水解毒,症状很快缓解。这事令少年郭子光印象深刻:“同样的药,一颗医病,两颗要命。量效关系的把握太重要了。中医药真是有意思!”
  从此,郭子光学习理论、临床侍诊更为勤奋。两年半后,19岁的他已能独立应诊。“我还记得第一个患者是个40多岁的男子,发烧一个多月,20多天没解大便了,来的时候路都走不了。”郭子光一边用内服大承气汤急下,同时从肛门处给患者用猪胆汁灌肠,效果立竿见影,大便先通畅,随之其他症状也逐渐消失。
  年纪轻轻却精医懂药会技术,郭子光很快打开了局面。但他并不满足,而是立志深造。1953年,他考入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部中医进修学校专修班进修一年。1956年,他再次考入成都中医学院(现成都中医药大学)医学系本科深造,4年后以优异的表现提前毕业留校任教。
  ■“郭老临床擅长内科疾病诊治,屡起沉疴而闻名遐迩”
  在新的平台该专攻什么?郭子光问自己。他总结中医学术发展的历史经验,结合临床中所见,于1965年2月在《健康报》发表《关键在于提高疗效》一文。在他看来,中医在西医的强势冲击下已出现“无证可辨”等学术危机,必须克服“危机”,提高疗效,奋发自强。
  人们常说中医是“慢郎中”,那它能不能解决急性病?郭子光认为能,关键是要看准病、用对药。1974年,他受学校委派在四川什邡的城关医院开门办学。其间,医院收了3名“乙型脑炎”病人,最危重的7岁小男孩体温达41℃,一直昏迷抽搐。晚上7点多,郭子光接到通知后立即赶到医院。他临危不乱,冷静诊断,认为必须先退热以解决“心神”的问题。处方中的安宫牛黄丸很快找来,他又发动医护人员到周围砍竹子,用火烧竹子接了几大杯竹沥水。竹沥水兑上麝香,一颗安宫牛黄丸分成两次服,到次日凌晨1点,孩子的体温降到38℃,转危为安。一周后,孩子痊愈。
  作为仲景学派的中医,《伤寒论》在郭子光心中具有崇高地位。在他看来,这本不过2万多字的书,总结了先前几十代人行之有效的临床经验,不故弄玄虚,不是临床经验的单纯表述,是规律性的事实。他举例,如小柴胡汤的治疗核心就是四大证:口苦、咽干、目眩;往来寒热、休作有时;胸胁苦满;心烦喜呕。“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就可以用小柴胡汤。
  两年前,一位30多岁的男性危重患者找到了郭子光,当时对方出现阵发性睡眠性血红蛋白尿、深度黄疸、贫血等症状。西医对病情很悲观,建议骨髓移植。但郭子光发现,这个病例具备小柴胡汤治疗的专属症状,开方一试,果然效果很好。两个月后,患者症状减轻、发作次数减少,再一段时间,症状完全消失。患者到西医院复查,原来的接诊医生特别奇怪,不断追问“你怎么治的,现在情况这么好?”
  还有一次,一位17岁女孩因患免疫性、病毒性脑炎生命垂危,就诊时,难治性癫痫持续发作,患者进入昏迷状态,每天靠打麻醉药缓解症状。“我得知她晚上高烧白天降温,夜热早凉,认为她问题出在体内伏气为病,第一步先要透邪外出。”郭子光在小柴胡汤基础上加减开方,7服药后,患者退热,抽风也停了;第二步,加服安宫牛黄丸开窍熄风醒脑,一周后,患者开始清醒,会吃东西。此后,郭子光为患者又开了两次方,并嘱咐其回老家照方抓药、安心静养。后来她考上了北京的重点大学。
  “郭老临床擅长内科疾病诊治,尤以对心脑血管及肾系疾患颇多建树,屡起沉疴而闻名遐迩。”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杨殿兴这样评价。
  ■“要想成为一名有作为的中医,知识面绝对不能窄”
  早在1972年,40岁的郭子光因研究慢性支气管炎的治疗有成,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接见。这次见面,对郭子光的医学思想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总理当时说,病毒是怎么产生的,西医也说不清楚。但中医把一切都归脾胃也太笼统。中医、西医都要发展。”郭子光回忆,周恩来曾熟练背诵《黄帝内经》中的大段文字,渊博的学识让他折服。这次经历让他领悟,要想成为一名有作为的中医,知识面绝对不能窄,“学术上广博而不精深者,有之;精深而不广博者,未之闻也。”彼时,郭子光埋头苦读,博极医源并力图在此基础上有所开拓。
  1979年,郭子光在《中医杂志》上发表了他学术道路上颇有影响力的一篇文章——《伤寒论证治规律的探讨》。在这篇文章中,郭子光提出了“病理反应层次”学说解析六经方证,引起学术界的关注。随后数年,郭子光又发表了多篇论文和著述,他在伤寒研究方面的惊人才华,引起了海内外中医学界的关注。我国现代著名中医学大家方药中教授在上世纪80年代初破例邀请当时还是讲师的郭子光到中国中医研究院讲授仲景学术,深受该院专家和研究生的好评。方药中教授的夫人、著名中医专家许家松教授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写道:“忆往昔,中研讲坛授仲景之术,宏论惊四座。”     
  郭子光的学术思想、诊疗特色很快走出国门。1985年,在时任四川省卫生厅厅长任长方的带领下,郭子光前往日本进行学术交流。原以为只是念念稿子、分享从医经验的他,到了现场才知道,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硬仗”。
  “日本方面特别实际,不听虚的,直接带出6名患者,让我们现场诊治开方,方子第一时间影印给几十名日本专家,并快速回答所有专家的提问。”郭子光回忆说。
  其中一位是脾肾阳虚的患者,当时他开出朝服肾气丸,晚服六君子丸。肾气丸原是汉代的老方子,原著里用的一味“桂枝”,但郭子光写的是“肉桂”。日本专家注意到这个不同,并就此质疑。郭子光解释,在汉代桂枝肉桂不分,后世医家逐渐认识到,解肌和营用桂枝,温中行水用肉桂较好。凭借适当的处方和快速准确的应答,郭子光在日本伤寒界名声大噪。日本方面当即决定,邀请他次年带队来讲学。
  1986年5月,他应邀东渡参加第37届日本东洋医学会年会,作小柴胡汤专题演讲,并就“寒温结合”治疗心肌炎伴心衰等病例做报告。在多次应日本、韩国医界邀请东渡讲学交流的过程中,郭子光深感“科学无国界,有容乃大”。于是在1989年,郭子光和翻译等人花了一年多时间编撰出了《日本汉方医学精华》,这是1949年以来系统介绍日本汉方医学特点与经验的唯一专著。该书得到了日本汉医泰斗矢数道明的高度评价。直到现在,这本书依然是相关领域的“独门宝典”。
  在他的推动下,成都中医药大学与日本汉方中医学界建立了每年一次的、延续了20年的学术交流。1999年,日本汉方医学会一行到成都中医药大学临床见习;2005年,日本东洋学术出版社组团来校学习……多年来,数以百计的日、韩、美、德、法、英、新加坡、马来西亚、比利时、澳大利亚等国的研修生、留学生在他的带教下临床实习,古老神奇的中国传统医学精粹得以播撒到世界的多个角落。
  ■“他师古而不泥古,特别开明,勇于开拓”
  “郭子光与很多中医都不同,他师古而不泥古,特别开明,勇于开拓。”原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社长康利华如此评价郭子光。他和郭子光是30多年的老友了,曾担任过郭子光多本著作的责任编辑。在他眼中,郭子光有一种区别于其他中医的“开明”。比如,他很乐意受西医启发,让中医学说也与时俱进得到发展。
  创立“中医康复学”,也可谓是郭子光的开明所得。上世纪80年代,郭子光接触到了在西医也是新兴学科的康复学。他敏锐地意识到现代康复医学的重要意义。“康复是以病人为主体开展的非药物治疗,如阳光浴、音乐疗法、运动疗法、情志疗法等。”反观中医,他觉得在相关手段上,中医的优势比较明显,整个中医学可以说都是“自然疗法”,主要通过调动人体自身的抗病能力、适应能力和调节能力以治愈疾病和康复,“从这方面来说,可能比西医更接近生命本质”。
  本着这一理念,1985年,郭子光率先开掘出中医康复学科,提出“现代中医康复医学”基本框架。他认为,中医不仅要患者治好病,还应帮助病患尽可能消除功能障碍,使之恢复到生病前的状态,这就是康复医学的目的。1986年,郭子光作为第一主编的《中医康复学》,系统地整理总结了中医古籍中有关康复的理论、方法和经验。
  ■“认不认识我没关系,病人受惠就行了”
  中医事业已经非常红火的郭子光惦记的,却是中医药事业的后继传承大计。他格外看重自己“教师”这个身份,并毫无保留地投身中医教育事业。他对学生的要求是,“学成认不认识我没关系,病人受惠就行了。”
  退休前,他在成都中医药大学主讲中医内科学、伤寒论、中医各家学说、中医养生康复等课程。不管讲哪门课,他总是针对不同层次的学生认真组织教学内容,一丝不苟。课堂上,他教学内容充实,富有启发性,且妙趣横生。下了课,他就带学生到门诊实际操练。“中医没有实验室,一切实验都在临床上;中医没有基础理论,一切理论都在临床上。”郭子光这样叮嘱学生。  
  为了让学生临证时有的放矢,郭子光要求学生做到“三能”:能讲、能写、能医。他特别强调读经典背经典。他说,熟经典,背处方,看病才有“手段”。一次,一位研究生跟着郭子光坐诊。查看病情后,郭子光说出《内经》上的一句话,结果这位研究生写不出来。“这怎么能行呢?”研究生遭了郭子光的批评。“为了应对这种随时抽考,我们必须平时打牢坚实理论基础,跟师出诊时打起十二分精神。”他的弟子、成都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老师李炜弘博士表示。
  在李炜弘眼中,恩师是宽严并济。一次,郭子光在学校校报上看到一位学生写自己父亲的艰辛,颇为感动。随后,郭子光找到校报编辑,让他转交200元钱给这位作者。2005年5月的一天,基础医学院党总支书记齐素珍找到2003级2班班主任,让他遴选10位贫困学生,他要给这些学生每人捐助500元,还要求必须保密。当时他还在发给每个学生的信封里夹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这样一行字:成功永远属于那些艰苦奋斗的人们——赠给明日的中医之星。
  但一到学术上,郭子光就变成另外一个人,极为严苛,审阅学生论文时,标点符号、格式、字体、引用出处等任何细节都不放过。
  他还注重寓德育于智育之中。讲《中医各家学说》时,他必叙述每位医家的医德事实,指出历代著名医家都是医德高尚者,反复论证医德与医术之间的密切关系。
  而他自己,也以切身行动诠释着“大医精诚”。“小时候看父亲、舅父出诊,特别感慨于他们的品德高尚,凡求诊者不论贵贱,一视同仁,遇赤贫者则送诊施药。”郭子光说,正是父辈的影响,让他在日后的从医生涯中把医术与仁术紧密结合。
  已年过八旬的郭子光去年还保持着每周四个半天门诊的工作量。今年由于各种学术工作,暂时缩减至每周两次门诊,每次门诊挂出15个号。“但我禁不住病人求,心一软就加号,结果加的号比本来的还多,总共要看到30个以上的病人。”尽管病人数翻了番,但郭子光在每个病人身上花的时间一点都不少,“人家等半天,我不能几分钟就打发走。病人想多说两句话,就要让他说出来,尽兴满意地回去。”为了病人这一满意,郭子光一次出诊要坐满5个多小时。
  正因如此,郭子光与患者的关系格外融洽。因为这份融洽,李炜弘说,有时还会有些奇葩事儿发生。“有一些中老年女性患者,特别诚恳地跟郭老师表达,‘我到庙里供香,保佑您老长寿,您长寿我就长寿。’”每每这时,郭子光只能哭笑不得地说:“谢谢啊,咱们还是赶紧说病情吧。”
  紧迫感,是郭子光对自己工作的直接体会。“我现在特别忙,除了日常的出诊、讲课、带教、学术活动外,还得应邀到外地去定期出诊、带教徒弟;这个月我还得去日本讲学,每次都要讲点新东西……”忙碌的郭子光乐呵呵地表示,享受这种繁忙和充实,并以“乐为春蚕织锦绣,甘献余热传岐黄”自勉。(本版图片由郭子光本人提供)
 
 
  ■对  话
  好中医要摆正“专”与“博”的关系
  记  者:您学中医可以说是练的童子功。在您看来,那时候从医和现在当医生有什么显著不同?
  郭子光:以前中医分科不那么细,我也不赞成分科太细,太细就割裂了中医的整体观。清代《医宗金鉴》上把中医分为内科、妇科、儿科、外科、眼科、针灸、骨科和其他科,我认为这样分比较合理。
  我刚开始学医、从医的那个年代,实际临床中,中医大多是什么科都看。现在不同了,分科越来越细,临床上就碰到很多问题。比如,我看心脏病比较多,其中心绞痛患者,有的表现为心前区痛,有的则表现为胃痛、牙根痛、喉咙痛、脚跟痛……都是不典型的心绞痛,分科看就会比较麻烦,喉咙痛就得看五官科、牙根痛就得看牙科,对科不对症,反而影响诊疗。从中医的整体观来看,“牛鼻子”其实就是心绞痛。    
  记  者:您觉得好中医应该是什么样?
  郭子光:应该有整体观,学识广博,这个广博不仅仅表现为对中医各科、各流派、各种方法手段都有所了解掌握,还应该懂药。我是在前店后厂式的中医家庭长大,自小接触药品炮制加工,最大的心得是,医生懂药更有利于用药精准,这在今天尤需提倡。此外,我们也应用开放的态度看西医,在诊断技术、外科技术方面,更全面深入地了解、掌握西医,这有助于取长补短,为患者提供最优治疗方案。在这个大前提下,个人术业有专攻,才是与时俱进的真正的优秀中医人。
 
 
  ■郭子光小传
  1932年生,重庆人。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全国首届国医大师,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传承工作指导老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从事中医临床、理论研究以及教学工作近60年。在全国率先开掘中医康复学科领域,提出创立“现代中医康复学”的框架构想。擅治中医内科疾病,尤其对外感疾病、心脑血管和血液疾病、肾脏疾病以及癌症的中医诊治有较深入研究。
  主编出版的教材、论著有《现代中医治疗学》、《伤寒论汤证新编》、《日本汉方医学精华》等共近20部,参编著作20余部,发表论文160余篇。“郭子光学术思想及临证经验研究”课题被纳入国家“十五”科技攻关计划,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建立“国医大师郭子光传承工作室”以传承研究其学术经验。培养硕、博士研究生15名,博士后1名。
 
 
  ■采访手记
  最大的快乐是从医
  采访郭老的过程让人心情分外愉悦。面对记者的提问,不管是从医经历、典型病例,老爷子的回忆都染着颇具感染力的快乐,仿佛那些秉烛夜读的时光和绞尽脑汁的诊治都是一局局令人着迷的游戏,他从中收获的不仅是成就感,更是无尽的快乐。
  快乐的人爱好多,郭子光也不例外。他喜欢看书,铁杆金庸迷。“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武侠系列老爷子本本不落。
  除了金庸,其他各种书刊杂志他也涉猎广泛。看到有感处,提笔就能写出立意隽永的好文;自己看还不够,还常常忍不住手痒买来一大堆,分送朋友、徒弟。
  郭老爱玩,更能玩出雅趣。学校年终聚会、师徒聚餐,席间他总要发起些文雅游戏来。喝酒要行酒令、要背诗接龙;逢年过节也总爱乘兴赋诗,发给同道师友赏玩。他还喜欢下围棋、听京剧。下围棋就琢磨棋谱,“因为脑子总是用进废退,要让思维年轻”。而为了保持身体的年轻,他每天坚持散步,并在公园里打上一套八段锦、太极拳。    
  “我一生最大的追求就是快乐。”对此,郭子光毫不讳言,紧接着他又表示,“但我最大的快乐就是看病、带学生。所以,我的追求和工作特别契合,我也特别快乐。”说道这儿,郭老笑得特别开心。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