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医者的山河

2018-09-05 16:15:01 来源:健康报

  马徳在其著作《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中这样写道:“你的心最好不是招摇的枝柯,而是静默的根系,深藏在地下,不为尘世的一切所蛊惑,只追求自身的简单和丰富。”我想这多少是对医者这个行业的一个印证和描述。

  如今,网络上大肆充斥着“谁的青春不迷茫”的说辞,好似年轻人的青春都必然迷茫不堪。可是在我看来,学医的年轻人们,青春里没有迷茫。几十门专业课的学习,让我们没有过多的时间去迷茫彷徨,我们在选择专业之初就已经深知自己将来要走的道路——成为医生或从事与医疗相关的专业。我们不管在酷暑或寒冬都一如既往有着紧张的作息,如同高中一般,不管内外妇儿或者生理生化,不管学校自习室的传奇故事或者各个学校的监考相似的耳闻目睹,相似的学习经历,是别的专业的学子们不能理解和体会的。没有太多的浪漫情怀,没有太多的前路渺茫或空虚憧憬,有的只是务实和苦学。这就是我们的本科生涯,相比其他诗意的专业,我们甚至有些苦行僧的味道,我们坚持着心中所想,仁心仁术,先有了一颗慈柔的心,还有一份悯人的情。当我们穿上这身白色的衣衫,心里的这份悸动,一直延续了这么多年。

  终于如愿地,在毕业之后进入工作岗位,进入临床。从一枚小小的住院医生开始做起,皎白的大褂上开始沾满各种颜色和体液,口袋里开始塞满各种记录的小纸片和丢不完的笔。每次走过新建的住院部大楼,看着楼后的小小广场,木质长廊的飞檐翘角,仿佛还能看到自己刚入职时的踌躇满志,还有曾经破旧的三层住院部小楼,刚工作时既兴奋又忐忑的心境想必每个人都经历过,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时间越久,就越能体会到临床工作情形之复杂,责任之重大,多么谨慎小心都不为过。

  后来,渐渐发现临床工作,不仅是治疗与疾病间的殊死搏斗,很多时候也是金钱与感情、理论与现实的博弈。所以与治疗同时开始的,应该是患者治疗诉求、对疾病的认识、经济和身心承受能力以及对治疗预期的了解,还要有对患者、对家属的心理疏导与人文关怀。这么复杂的事情,是的,我们要统筹兼顾。所以我说,这是一份“不能仅有爱的职业”。

  亨瑞艾利斯说“生活的一切精妙之处,都定格在坚持和放手的瞬间。”可是我以为,放手有什么精彩?只有坚持了,才能有精彩的Ending。

  术业有专攻,各个行业都有自己的高峰,都有自己的业内翘楚。当你逐渐变强,羽翼丰满、头脑清明、技艺精湛、逻辑强大、细小的疾病线索在你的面前无所遁形,当你有一日,也被后辈用景仰的眼神注目,一如当年你望着你的前辈,学习她的手法和临床思维,沿袭着她的习惯和手术风格。“传承”二字,就是这样的,一代一代传了下来。经验被积累下来,技艺被不断地继承,手术的方式,不断推陈出新,理论被不断完善,前辈们,也逐渐地老去,依然在岗坚持的同僚们,还依旧穿着那身白色衣衫。

  这,是我们的专业,这里,是我们的战场,我们和患者一起并肩,敌手的名字,叫做“疾患”。这里,是我们的国,我们为之奋斗终生的地方,我们的信仰,就是守护这片洁白的山河。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