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从医有价值,但不能被价格化

2018-01-26 17:01:52 来源:健康报
  价值观是每个人人生观最核心的问题,而价值体系的构建则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赖以发展和前进的基石。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行医之初,社会和医务界的价值观都比较单一:大家想的是“为人民服务”,社会倡导的是学雷锋、学焦裕禄等。医学界最令人感动的故事是“为了61个阶级弟兄”,医生们最崇尚的榜样是白求恩。遇到危重患者,接诊的医护人员会马上奋力抢救,不问家属有钱没钱。那个时代,医生的工资级别是固定的,没有奖金与灰色收入,谈不上“爱钱”。但医生职业在社会上是受人尊重的,医患关系是和谐的。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世界医学新技术、新药物和新设备的引进、应用、推广,医院建筑和硬件条件的改善,门诊量和床位规模的扩大,都有目共睹。门诊、住院患者越来越多,医生和护士们越来越忙。尽管医护人员仍然忠于职守、甘于奉献,医患关系却日趋紧张,看病难和看病贵的怨声不绝于耳。
 
  问题很明确,但不能持消极态度。改变现状肯定需从体制上进行改革,从整个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大局中寻求答案,政府应有主导责任。在未来的改革发展过程中,我们的社会政策应注意更好保护人民的基本生活,在经济发展同时,充分改善医疗、教育和住房等社会保障措施。没有好的社会政策基础,道德和价值观难以做实。
 
  作为当今的医生,尤其是医疗卫生领域的专家学者,应该做什么?我读了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先生的一些言论,感触颇深。其中最让我认同的是,他强调知识分子和学者(当然包括医务界)的价值观、社会责任。郑先生与太太都是学者,他们共同选择简单生活,有较多的时间读书、做社会调查和思考问题。他经常对学业有成的子女们讲,要幸福,就要超越自己的利益,多为社会考虑。他还十分强调,知识分子和学者一定要知行统一,不但要善于找到社会发展的问题和人民大众的需求,并且要结合实际,找到事物发展的规律,身体力行,为改变社会做出实事与实效。
 
  这里讲的知识分子和学者,当然也包括医务界。“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更强调了医者的责任——不仅仅是对所经治的每一位患者的责任,也有关心国家大事、积极参与医药卫生改革、推动医疗保健公平可及的社会责任。
 
  人生恨短,我们不应去挖空心思耗尽体力争名夺利,而是要抓紧时间干正确的事。所谓正确的事,是指符合社会发展进步与人民大众需求,以及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事。办医院、当医生如果背离公众健康和患者利益,违背医疗卫生事业的基本规律,盲目求规模、争数量,攀比毛收入,过度医疗,那么无论一时多辉煌,最终都是“一地鸡毛”和一堆泡沫。实际上,这些行为是把神圣的医学事业、令人尊重的医生职业“价格化”了。
 
  郑永年先生说,好的学者就是要不断发现问题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不是利用社会的机会为自己赢得“喝彩”。人是有价值的,但要拒绝被价格化。我要说的是,从医有价值,但不能被价格化。
 
  我的母亲生前多次讲,为挣钱就不要选医生职业,医生是需要博爱精神和情感投入的职业,医学生的第一课应是医德课。医生最高兴的事是为患者解除了痛苦,看到患者痛苦而来快乐而归。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