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三位医生的故事

2017-12-25 16:25:21 来源:健康报
  应对慢病的严峻挑战,需要弥合临床医学、公共卫生和预防医学的裂痕,实现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的伟大转折。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更多的医生能改变理念和行为,和疾控中心、预防医学、公共卫生的“战友们”并肩战斗在慢病预防控制的最前线。在这里,我想给大家讲讲对我影响比较大的3位医生的故事。
 
  第一位是吴英恺教授。吴英恺教授年轻时在北京协和医院工作,解放后相继创办了解放军胸科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安贞医院。改革开放后,有一次吴老带医学代表团出国访问了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随团的刘力生教授在回国途中问吴老:“回国后,应该干什么?”刘力生教授预想吴老的回答可能是发展心脏搭桥技术,因为中国当时心脏搭桥术非常落后,而吴老是胸心外科专家。可她没有料想到吴英恺教授给出了非常简明的一句话:中国心血管病的唯一出路是预防。这不但照亮了刘力生教授的职业人生,而且影响了包括我在内的一代代心血管医生的职业发展和奋斗方向。在开拓我国心血管预防康复的新征程中,我们深切缅怀吴英恺等老一辈专家,是他们给我们后来者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比如率先研究心血管流行病学及人群防治,比如当年的首钢模式等。
 
  第二位是创造芬兰北卡曙光的心血管病专家PUSKA医生。在上世纪,芬兰曾经是心血管发病率、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心血管病专家PUSKA在认识到慢病只治不防、走不出困境的问题之后,开始全身心投入预防,在北卡省做示范区,最终实现患病死亡率下降80%,总死亡率下降50%,芬兰人均寿命延长10岁的目标。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它不是得益于支架和搭桥等生物技术,而是来源于全民生活方式的巨大改变。更为难得的是,在PUSKA医生的感召下,芬兰政府改变了食品税收和物价政策,让不富裕的人也能吃到健康食品,而对烟草课以重税,从而实现了健康芬兰,并创造了全世界一级预防的经典模式。
 
  第三位医生是美国的COOPER医生。COOPER和我是老朋友,他因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而认识到自身的健康问题,也认识到医疗体制的问题,于是辞职,到哈佛公共卫生学院读了公共卫生硕士,并和夫人一道建立了COOPER诊所。这个诊所虽是医疗机构,但只做病前的预防和病后的康复管理。1968年,COOPER提出有氧运动,把有氧运动融入医学,用运动的方式,用非医疗的干预手段实现慢病的防控。
 
  这3位医生的转变,对中国和全世界的慢病防控事业都产生了重要的带动和影响。希望有越来越多有影响力的医学专家站出来,用自身的行动来弥合防和治的裂痕。也希望有更多的医疗机构站出来,彻底改变只治不防、越治越忙的现状,修复断裂的医疗服务链。只有把这些资源都发动起来,形成合力,慢病防控才有希望。
 
  (文章根据作者在首届国际长城心肺预防康复学术大会暨培训课程开幕式上的讲话整理而成,内容有所删节)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