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医学科普的终极目标是文化情怀

2017-11-20 18:37:05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特约记者 宋琼芳 齐璐璐
 
  “科普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是文化和情怀。”前不久,上海市第四届青年科普能力大赛暨首届中国医学科普高峰论坛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举行,多位专家围绕医学科普发展各抒己见。在专家们看来,医学科普如同一颗种子与一面镜子,培育着医院文化的品牌,也闪耀着医院文化的未来。
 
  一颗“种子”:科普的今天是文化的积淀
 
  如今,医学科普逐渐成为一种“热潮”,在不少专家看来,要做好科普,首先应该认识到,医学科普所体现的是一种医院文化的传承。
 
  “在中山医院创建之初,很多社会名流为中山医院筹办募集资金,前辈希望我们医院不仅治疗病人,而且能够对社会普及卫生教育——这是一颗最初的‘种子’。”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副院长秦净说,“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纳凉晚会’开始,中山医院就致力于科普工作,并逐步形成立体、综合的医院健康教育模式——除了借助电视台、广播电台、报刊杂志等平台,还开设健康教育讲座、成立健康教育俱乐部、建立健康教育画廊与宣传栏,利用音像网络系统播放医学科普知识,设立医学科普读物架和健康教育资料免费自取架,创立健康教育网页,下社区、进学校开展科普讲座、专家咨询、科普展览等等。”
 
  一晃30年,立足自身医院文化土壤,这颗科普“种子”不断萌芽、成长、成熟,并形成了具有“中山文化”的科普教育模式。
 
  何谓“中山文化”?秦净说,除了上述提及的“多层次”“多形式”之外,还有两点:“平民化”与“自发性”。
 
  “平民化”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接地气”。“医务人员做科普,有时难以跳脱专业思维和诊疗流程,习惯运用大量专业术语,常常采取专业讲课和宣教方式。这样做,科普知识的传播者和受众都会非常累,医生辛苦‘上课’,但老百姓听不懂。长此以往,不仅无法取得预期成效,还会让双方都产生挫败感。”秦净说,“因此,我们主张科普要‘有趣’,不仅仅是让老百姓喜闻乐见,同时作为科普知识传播者,我们医务人员也能从中获得乐趣和职业成就感——在这个过程中,让科普逐渐成为大家自发自觉的意识。”
 
  秦净认为,“自发性”极为重要。“我们所说的自发性,可以是由医护个人的主动探索,也可以是由各个科室的积极尝试。我们的科普对象,除了普通病人、病人家属、社会公众外,还有我们本院的职工,以及社区、学校甚至是我们对口支援地区的民众。”他说,“我们既要‘因材施教’,也要‘有教无类’。目的只有一个:希望通过普及健康知识,让民众树立健康观念、掌握健康技能,促进健康行为和生活方式的改变。”
 
  这正如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副院长潘曙明所说:“电影《萨利机长》有一句话打动我——萨利机长说:‘是一生的努力,才让我把飞机降落在哈德逊河上。’同样,今天我们大家都是‘科普革命的种子’,大家学了一生的医学知识,如果能做好科普,就能让更多的人不患病、少患病。”
 
  一面“镜子”:科普的明天是文化的绵延
 
  “我们现在的医学科普有‘四不够’——公信力不够、综合性不够、持续性不够、策划性不够;还有‘两缺乏’——缺乏行业标准,缺乏认证机制。每个人都可以做科普,但医学科普的高地必须由医务人员占领;而另一方面,如果仅仅靠医务人员‘单打独斗’,也是难以为继,必须要有医院的支撑,从系统研究到科学评估,从课题立项到规范保障,这些都是医院的责任。”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党委副书记龚志成教授表示。
 
  在专家们看来,医学科普既要靠医务人员的自发性,更需要医院的大力支持和制度保障,双管齐下,才能形成百花齐放的文化风景。“对医院文化建设而言,最重要的一个要素是人,人的价值导向、凝聚与驱动,无不增加医院可持续发展的优势。因此,我们应当让所有医务人员都有这样一种理念:每个人都是责无旁贷的科普工作者。” 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党委书记许树长教授说。
 
  那么,医院能对医学科普起到什么样的促进作用?“在中山医院,科普已成为医疗工作的一部分,并纳入医院绩效考核。”秦净说,“政策、渠道、资金支持,一个都不能少,这样才能为医学科普工作创造良好的条件。”中山医院专门成立健康教育协调会,由医务处、院办、党办、教育处、门急诊、护理部、宣传科组成,负责协调各个临床科室的健康教育人员;同时建立了一整套制度体系,包括健康教育管理工作制度、门诊健康教育制度、住院健康教育制度等。
 
  “在什么时间做什么科普,我们都有需求评估,确定目标、制订计划、实施反馈。比如门诊的健康讲堂,我们会预先进行需求调查分析,然后确定讲座安排,有年度计划、月度计划,哪一天、哪个科室、哪位教授来做科普讲座,都有系统计划。讲座之后,我们还要根据反馈结果,对一些比较热门的话题进行网络直播和视频回看,进一步扩大受众人群。”秦净说,“我们的科普工作也打破了临床医生垄断局面,护理、医技等部门都积极参与。比如护理部可以讲糖尿病规范注射,检验科可以讲标本采集,心超室可以讲心电图监测……这些都是老百姓需要了解、也渴望了解的科普知识。”
 
  在“互联网+科普”影响下,中山医院形成MDT学组、学科、亚专科、治疗小组、个人等多层面的新媒体传播互动平台。这些年来,“中山科普达人”已涵盖医生、护士、医技、行政等医院各个岗位。
 
  “只要能够更好地让大众理解、接受我们想说的科普内容,那么就值得多花时间和精力去准备——其实,这和在临床上成功救治患者,同样有成就感!”中山医院骨科主任董健深有感触。在医院的大力支持下,他带领团队创作《腰突症的“动静”》科普作品,聚焦腰椎间突出症的术后康复方式,采用小品、歌舞相结合的表演形式,通过生活场景、锻炼模式再现,为我国4000万腰突症患者明确了术后康复的正确锻炼方式,因此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成果的殊荣。
 
  “普及医学知识,提高大众对常见病、多发病的预防保健意识,这是公立医院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同时,立足公益性的本质,医院也将从‘以疾病为导向’转为‘以健康为导向’。而我们在做医学科普的过程中,就是在铸造医院的健康文化品牌——职业精神、科学理念、文化内涵、人文情怀,缺一不可。”秦净说,“从这个角度而言,医学科普的未来不可限量。”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