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那场病,让我感受到别样的爱与温暖

2017-08-20 18:13:20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没事的,很快就康复了。”她那么云淡风轻的一句,让我原本紧绷着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2016年,我30岁,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挫折——在单位体检时查出了卵巢癌。那一刻,我仿佛听见了胡桃夹子夹碎坚果的声音,伴随着清脆的碎裂声,空气中有了一丝苦涩的味道。
 
  为了治疗疾病,延长生存时间,我来到浙江省肿瘤医院做了两次化疗,肿瘤指标慢慢降了下来。第三次化疗结束后,我回到家,身体出现了严重的不良反应。我的肚子剧烈地疼,而且疼起来仿佛没有尽头。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疼,忍不住一个人趴在床上像孩子一样号啕大哭起来。
 
  那晚,我连夜挂了当地医院的急诊。在候诊的时候,一位医生推门而入,问道:“这里有个很年轻的癌症患者,是哪位?”我用力点了点头说:“是我。”话音刚落,她就说:“这么年轻啊,怎么就得了这个病?”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同情与惋惜。从她的话中,我感到自己是个绝症患者,已经没有任何治疗的希望了。
 
  回到家后,我的心里极度不安。半夜里,等先生睡着了,我就悄悄起床,独自一人在客厅偷偷哭了一个晚上。我心里非常害怕,害怕就此长眠再也见不到我挚爱的亲人,听不到孩子的欢声笑语。
 
  后来,我去浙江省肿瘤医院进行了第四次化疗。张英丽医生知道了我的心情,她温和地笑着说:“哪儿有这么严重,你想多啦。”我至今依然记得她那邻家大姐姐般亲切的语气,让人心里暖暖的。之后每一次找张医生复查时,她都会鼓励我,让我安心生活、安心工作。“没事的,很快就康复了。”这是她的口头禅,那么云淡风轻的一句,让我原本紧绷着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
 
  在我心中,她就是一名治愈系姐姐。以前,我总感觉医院是冷冰冰的、令人生畏的,但张医生让我感受到了别样的爱与温暖。为了方便我能随时找到她,张医生还加了我的微信,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建议和指导。当她知道我每天锻炼身体时,会给我点赞,夸奖我做得很棒。查看CT片子时,因为我不懂医学术语,她会很耐心地一一指给我看,对我提出的疑问,尽可能用通俗的语言讲解给我听。在这个过程中,她没有一丝的不耐烦,始终亲切温和。她最常说的就是:“放宽心,别多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化疗结束后半年多,我渐渐长出了短发。张医生看到了很高兴,夸奖我头发长得黑长得好,看上去活力满满,鼓励我继续保持。每一次,我去肿瘤医院找张医生复查时,她都像老朋友一样和我拉家常:“你来啦,最近感觉怎么样?”于是,每一次前往医院,就像赴一场约会,成了一件愉快的事情,因为见到她本身就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在这个杏林春暖、温情脉脉的地方,我不仅慢慢恢复了健康,还有了别样的人生体验。现在的我,继续在学校安心地上着班,日子依然平静地流淌。所不同的是,我对学生比以前更耐心、更温柔、更亲切,也更会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而这一切的变化,正是我从张英丽医生身上学到的。那和蔼的声音、亲切的笑容、耐心的讲解,还有知心大姐般的倾听与安抚,成为我那段难挨经历的美好记忆。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