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黄家驷的“舍弃”和“坚守”

2017-08-07 18:24:03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上世纪60年代,他成功完成了我国首例食管癌根治术、我国首例针刺麻醉下胸外科手术,他主编的《黄家驷外科学》是当前中国最权威的外科学著作……读到这里,你应该想到了这是在说谁吧?
 
  他曾是一名来自江西玉山的少年。练就一身本领,最终成为一位上台持刀手术、下台握笔成文的医学大家。外国人能做的,他做了;外国人没有做的,他也做了。他就是——黄家驷。
 
  记得10年前在医院宣传片《廊迴中山》里看到黄家驷院士毅然放弃美国优渥的待遇,决心为开创中国的胸外科事业披荆斩棘的故事。在1945年的归国途中,他自己的全部行李不幸丢失,但他完整无缺地带回整套开展胸外科手术的器械设备。这是他的第一次“舍弃”和“坚守”。
 
  借着最近医院的一次“寻根”之旅,我们来到了黄家驷老院长的故乡——江西玉山,参观了黄家驷院士纪念馆,一张张照片和一帧帧声像仿佛把我们带到了那个久远的年代。
 
  当年到了上海后,他一面在上海医学院执教,一面在附属中山医院和华山医院从事胸外科的创建工作,他还帮助澄衷疗养院(现上海市肺科医院)、国防医学院(现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开展胸外科的业务。当时不少人劝他联合开业,增加点收入。他笑笑:“我感兴趣的是当一名好教师,当一名好的胸外科医师。”他利用带回国的手术器械,较早地在国内开展各种类型的肺切除术、食管切除术、动脉导管结扎术和心包切除术等。这是他的第二次“舍弃”和“坚守”。
 
  1950年冬,朝鲜战争逼近鸭绿江,黄家驷带头报名参加上海市抗美援朝志愿医疗手术队,奔赴东北前线救治志愿军伤员,担任总队长兼第二大队大队长。与他同行的,就有他当年的学生石美鑫。这对师徒在那里实施了大量手术,并将围手术期死亡率控制在了很低的水平。年底,他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是他的许多“舍弃”和“坚守”中火与血交融的又一次。
 
  黄家驷故乡行后,“舍弃”、“坚守”——这一对反义词在我们脑中变得更加厚重,黄家驷院士的精神将如一盏明灯继续照亮我们前行的脚步。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