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一部解剖“狂人”的宣言 ——韦萨里《人体结构》诞生记

2017-08-07 18:23:41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在古代,人的尸体一般有一种庄严之感,同时人们又觉得它是污秽的,不该去抚摸。再加上公元3世纪之后,由于基督教思想的统治,大家普遍认为损害人的形象和躯体就是对上帝的亵渎。这些都使得人体解剖受到严格的禁止。即便到了14世纪鼠疫流行之时允许尸体解剖,也是临时性的个案。直到韦萨里的出现,才使解剖产生革命性的改变。
 
  安德烈·韦萨里(Andreas Vesalius,1514~1564)生于布鲁塞尔一个医学世家,他的先辈在医学界具有很高的名望,他也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医生。
 
  17岁那年,韦萨里进了创办于1425年的比利时第一所大学卢万大学,后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意大利帕多瓦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此后即受聘为“外科讲师”,负责讲授解剖学。
 
  传统的解剖学课做法,一般是由老师大声朗读加仑的论文,然后让毫无解剖知识的理发师外科医生动手解剖,从尸体中取出器官,向学生们展示,不许学生提问或质疑。韦萨里深感如此荒谬的“教学”,学生所能获得的知识,“还不及卖肉的屠夫可能教给他们的”,他决心改革,不搬讲加伦解剖学,并摈弃理发师外科医生做解剖助手,而自己来亲自动手,一边解剖,一边根据人体的实际进行讲述。比利时画家爱德华·哈曼(Edouard Hamman)1859的画作《韦萨里在帕多瓦》生动地展示了他在帕多瓦大学解剖教学的实景。
 
  通过这样的实践经验,韦萨里教学的第二年即1539年就出版了一部《人体解剖图谱六幅》。这六幅图,有三幅是他自己画的。只是这些解剖图虽然相当精美,但还是可以看出受到了加仑的影响。后来,慢慢地,在一系列的异常艰苦的实践工作中,韦萨里对人体的结构有了越来越精确的了解。他曾在1536年记述下一次为了解人体而冒险的经历:
 
  ……由于爆发了战争,我……沿着乡间小路为学生寻找能在路旁见到的被处决的犯人的尸骨。我忽然看到一具很像加伦提到过他曾看到的强盗的干尸……我实在太想把那些尸骨弄到手,因此我独自在深夜身处那么多尸体中费力地爬上木桩,毫不犹豫地把我那么想得到的东西拉了下来。我把这些骨头拉下来后就把它们运到距离较远的地方藏匿起来,等到第二天,我才能把它们一点一点地从另一个城门运回家中。
 
  韦萨里最后将一块块的尸骨拼凑成一副完整的人体骨骼,并以一副猿猴的骨骼来作比较,认为这样有助于他的解剖教学,同时还决心据此编出一部不同于加伦传统的全新的解剖学教材。1541年,韦萨里的这部题为《人体结构》的著作终于完成。
 
  一部用作教科书来讲述人体结构的著作,解剖图具有特别的重要性。所以韦萨里决心要在自己的这部著作中,以最精确的解剖图来显示他亲眼所见并确认的人体器官。他物色了最好的美术家创作插图,然后请最有才能的雕刻工进行复制,完成了300多幅解剖图。他不辞辛劳,把沉重的手稿和制好的铜版或木版用驴子驮过阿尔卑斯山高峰,运到当时印刷条件最好的瑞士巴塞尔,自己亲自安排和指导印刷出版。两年后,1543年8月,《人体结构》正式出版,全书共663页,配有版画插图200幅。其中有一幅用在扉页上的图生动地表现了韦萨里1540年在帕多瓦解剖教室所做的一次公开解剖,典型地反映了他平日里的教学情景:
 
  解剖教室是一间希腊式的椭圆形建筑,挤满了学生和其他被吸引来的人,甚至还有神父。在画面的正中位置,解剖桌上躺着一具女尸。卷发短须的韦萨里正站在桌旁,态度自然地进行腹部解剖,并一一讲述腹内的器官状况。女尸上方悬着一具直立的骨架,是用来跟活体作比较的。女尸的下方是两位理发师外科医师,以往都是由他们作解剖的,如今是韦萨里讲授解剖知识并亲自动手解剖了,他们只好在那里替教授磨刀。画面的左下角和右下角有一只猴子和一只狗,是预备着可能需要用于解剖的。画面上方正中五根圆柱排列成行的地方,挂着一块横幅,上面用拉丁文写着:帕多瓦医学院教授布鲁塞尔安德烈·韦萨里著人体结构七卷。
 
  1943年,在庆祝《人体结构》出版400周年的文章中,美国芝加哥大学哲学系的马克斯·菲什教授称赞这幅插画是韦萨里“教育改革的宣言”。《人体结构》按骨骼、肌肉、血液和脑等九个系统进行详细的解剖描述,很多地方修正了加仑由于“解剖猴子所导致”的错误。
 
  《人体结构》让韦萨里获得了巨大的声誉。但是因为此书对人体真实可见的描述,使宗教所宣扬的灵魂-肉体的关系失去了依托,也就必然会遭到攻击。韦萨里不但不能继续进行人体解剖,连教授的讲座也没能保住。绝望之余,他烧毁了历年来的著作、手稿和札记,于1544年去了西班牙,担任御医和军队医生。但是宗教势力仍然不放过他。一次有人告发,说亲眼看到韦萨里解剖一位贵妇人的尸体时,被解剖者的心脏还在跳动,指责韦萨里解剖活人、杀人致死。韦萨里被宗教裁判所判处死刑,但总算免于一死,被发往耶路撒冷朝圣,忏悔罪孽。可惜,在1564年从耶路撒冷回来的路上,他突发高烧,于1564年10月16日死于希腊扎金索斯岛上。
 
  在韦萨里结束他悲剧性的一生后一年,即1565年,《人体结构》刊印了第二版;不到半个世纪,此书已经被人们普遍接受,成为欧洲医科学校的通用教材。韦萨里的解剖工作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