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医院的“家史”,你会写吗

2017-08-07 18:23:20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院庆是历史与未来的接续交响,我们在欢庆中回望历史,展望未来。院庆的意义,简言之就是承前启后,从一个新的起点,踏上新的征程,继续奋力前行。
 
  2017年11月1日,浙江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将迎来70华诞。我们认为,院庆所营造的氛围,不是单纯的“欢乐”,而是应具备充满自信和自豪的仪式感和归属感。下面,我们就将自己以往在筹备院庆、搜集史料过程中的做法和心得分享出来,希望大家能借此共同学习。
 
  院史工作得开个好头
 
  早在1997年时,医院就已走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雨历程,可当时还没有一部记述自己历史的院史志,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的缺憾。正是这一年,医院举办了第一次院庆。其中,编纂院史志是院庆筹备的重要事项。经过一番对史料的梳理归纳、加工提炼,终于编纂成了医院首部院史志和画册。
 
  第一本院史志的内容有8个部分:序、前言、历任院长题词、院史概况、39个业务科室科史及护校简史、回忆与展望、附件(大事记、领导名单、重点学科及实验室、研究所等一览表、享受政府津贴名单、行政科室设置一览表)、编后语。现在看来,首部院史给院史工作志开了个好头,它将我院50年历史划分为4个阶段,内容详略得当,文字表述精炼,编排体例可取,为后续院史志的编纂提供了可资参照的样本。它的出现,标志着医院史料工作解开了新的一页。
 
  尔后,医院每隔5年的院庆之际,都相继编修了院史志。其中,55周年的院史志收录了40篇征文以及若干书画作品,内容丰富多彩。而65周年院史志收集了68个业务科室的科史,并有两处新的变化:一是增列编目“院士篇”,二是院史志全部内容表述均以中英文相对应。
 
  在历次后续院史志编修中,大家主要完成6项工作:1.补充新内容。2.检视各科史稿,提出意见。3.对前次院史志中技术欠详的重要史实进行适当的增补。4.补正错讹。5.补遗。6.拟就序言或前言。院史志的编纂要求比较高,要求尊重历史、实事求是,执笔者不能掺入个人情感。文字表述要准确、精炼、要兼顾全面,详略得当。
 
  院庆之际,除了5年一修的院史志之外,医院还相继编辑了5本画册,即1997年的《浙江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2007年的《上善若水》《基建六十年》《春华秋实六十载》,2012年的《爱浙一生》。录制了3部影像资料片。即1997年50周年院庆之际,与杭州电视台《空中新干线》栏目联合举办的大型文艺晚会——《深情永远》录像带,2007年的《杏林奇葩一甲子——浙一六十年记事》,2012年的《爱浙一生》。画册和影像资料片又如“历史纪录片”,以生动形象的画面为主,呈现出医院“昨天和前天”的场景。而院史内容也就更为丰富多彩。画面所展示的巨大变化,鲜明的对比,给观者以强烈的历史感和年代感。
 
  半世纪前的珍宝突然现身
 
  50周年院庆之际,在征集史料的过程中,我们意外收获了一件堪称我院一级文物的史料。有一天,保卫科翻箱倒柜,发现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上方有一行清晰的字“国立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开幕纪念”,所署日期为“三十六年十一月一日”,即1947年11月1日。仔细一看,在58人的合影中,前排正中端坐着浙大校长竺可桢及夫人,医院首任院长王季午教授及夫人(见本文配图)。这令史料搜集者不胜喜悦,如获至宝。这件弥足珍贵的物证,在湮没半个世纪后终于又见到了它的主人。自此,这帧弥足珍贵的合影照成了我院内外宣传利用率最高的一件史料。大家觉得,这帧合影照的突然现身,看似偶然,实属必然。因为,以院庆之名征集史料,是最好的动员、最好的机遇。倘若不遇院庆,也许这帧珍贵的合影将永远被遗弃而不知所踪。
 
  在院庆的感召下,近年来,大家对建院初期的若干史料作了进一步梳理解读,追踪考证。并将梳理结果撰写成文,刊发于院报或院刊。如:《浙大医院诞生时的两则报道》《浙大一院建院时四件文物的故事》。文中提及的四件文物即第一帧合影、第一份干部任命书、第一张院情调查表、第一枚医院公章。作者对四件“第一”,一一作了非常细致而严谨的考证。如“第一帧合影”,作者为了弄清它的拍摄背景,能“认识”照片上的每位先贤前辈,采访了首任院长王季午先生之女王开明教授,以及建院期间便入院工作且如今仍健在的老同志,又从本院档案室和收集到的院史材料中寻找线索,核对当时的员工花名册,将照片上58位先贤前辈的姓名一一对上并作校正。经过细致工作,我们对上述史料的内涵价值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去年某天,院史办接到一位女士的电话,她说从都市快报上惊喜地看到浙大一院开幕纪念的合影,其中有她的父亲的身影,她非常激动,说从未见过父亲这张合影。这对她全家来说是意外的收获,也是对已过世父亲最好的纪念和怀念。尔后,按徐女士的请求,医院将这帧合影的电子版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她。
 
  文化的粮草就是积累资料
 
  院庆期间,我们还在全院进行了征文活动,希望大家以切身经历纪念医院的进程。大家纷纷拿起笔来,将记忆中的往事,撰写成文。内容涉及医院各个时期的方方面面,真实而生动地再现了医院发展变化的史实,有的征文甚至可视同科史。如吕继光教授的《眼科工作五十三年的回顾》,这是他写给医院55周年的一份珍贵礼物。他从1949年来到浙江医学院工作写起,首先为先后去世的12位为眼科发展尽过力的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与怀念。然后分5个方面进行记述:眼科的由来;创办眼科学系;对浙江眼科的贡献;学术成就;研究生培养。全文内容翔实,还配有6幅不同时期的照片,将眼科发展中的人和事写得清清楚楚。据我们所知,吕教授为写此文,花了很大的精力,而且经多次修改,态度极为认真严谨。
 
  院庆征文作品累计达数百篇之多,足可汇编成一本厚重的征文作品集。这些征文作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的沉淀,都将转化为史料,日显其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讲,院庆征文活动,也是卓有成效的征集史料活动。
 
  史料是资源,是文化财富。我们深有体会,史料工作是一项不可或缺的基础性工作,它的好坏优劣,是衡量医院管理有序程度的一个重要标志。要说史料工作的意义,正如我国著名历史学家任继愈先生所言:“文化的粮草就是积累资料。”有了积累的资料,我们才得以每隔5年续修“家史”和“家谱”,才可以制作形象的画册和影像资料片。
 
  从这个意义上讲,院庆不但激活了史料,使本来躲在某个角落里的史料走了出来,登上了文化建设的舞台,显示其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更重要的是,院庆使我们收获了“反思”。回想1997年在编纂我院第一部院史志时,由于史料管理长期以来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我院史料的家底谁也不清楚。比如那帧珍贵的开幕纪念合影,足足沉睡了半个世纪才现身,如此情状,情何以堪。为了对史料负责,也是对历史负责,我们决不能再让“突然现身”那一幕重演,要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挽救历史,从历史中汲取养分。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