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QQ两端的医患情

2017-07-23 18:01:29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今天,我收到了一份有点特殊的礼物——一盒牛肉干,不是原装的盒子,而是小包装的。礼物并不贵重,却是一位妈妈用心挑选的。
 
  这份心意,让我感动!故事得从一年前说起。
 
  去年,入夏时候,一位36岁的新妈妈闯进了我们科的QQ群,请求会诊看片子。我察觉到她言语间的无助,让她把片子发了过来。
 
  原来,这位妈妈是高龄产妇,宝宝早产,出生时有窒息史,3个月时出现抽搐,去医院做了检查,磁共振显示左侧颞叶较对侧小,右侧额叶有小条形异常信号。而且,宝宝似乎比同龄孩子发育迟缓一些。接诊的医生不敢明确给出“宝宝健康”的诊断,把万一可能有的结果——脑瘫,告诉了她。然而,这位妈妈认为孩子就是脑瘫了,几近崩溃。她带着孩子全国各地找医生看病。
 
  我在看过片子后,给她回复如下:1.宝宝的左侧颞叶现在小,不代表将来就小,很可能会长完善。2.右侧额叶那一小片异常信号在脑组织中占很少的一部分,将来可能会被邻近正常脑组织功能替代。3.小宝宝以后的情况一时还说不准,很有可能发育正常。
 
  我以为回复完了就结束了,谁知道这只是沟通的开始。那天从早上到晚上10点,我就不停地给她解释有关大脑发育的知识,以及一些磁共振信号的意义,以消除她的担心。到了晚上10:30,她最后还是来了一句:“医生,脑瘫应该怎么治疗?”我一下子就败下阵了,她现在已被这个“心魔”缠上了。
 
  我咬牙说了一句狠话:“你是不是病得比你女儿厉害?你女儿只是有极小的可能患脑瘫,并不确定是!”我以为这句话会伤害到她,谁知她回复说:“医生,你和别的医生说的都是同样的话。我现在到门诊去,别人都把我轰出来,建议我去看心理科。”
 
  先生见我从早到晚给这个人发信息,且到晚上又回到原点,就建议我把她拉黑。我正准备听从建议拉黑她的时候,又收到她一条信息:“医生,你千万不要拉黑我,我现在已经找不到人咨询了,我快疯了。”可能,这个妈妈看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复她,察觉到了我的意向。我动了恻隐之心,没拉黑她。
 
  第二天早上6:30,我刚睡醒,就收到她的信息:“我觉得宝宝今天肌力不正常啊,要不要紧啊?脑瘫到哪家医院看?”我给她发了几句话:“你的宝宝还不会说话,要是她知道自己的妈妈成天总琢磨她怎么不好,她会是什么感受?你身为妈妈,带着这样的心情陪宝宝成长,对她的成长也不利。假如万一你的宝宝是脑瘫,你也没有好办法的话,不如就假想你的孩子是正常的。给你一个任务,每天给我讲一件你家宝宝让你觉得最开心的事。”我甚至告诉她,要是再和我说宝宝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的话,就把她拉黑。
 
  此后的两个月,我就断断续续地和她交流着。有的时候,正上着班,收到她一句话——“医生,宝宝今天笑了”,我看到信息后,赶紧抽空给她回一个鲜花;有的时候是下班后,我就和她分析她宝宝的照片。我说“你看这个宝宝看起来多正常啊,鼻唇沟这么深”,她就问“鼻唇沟代表什么呀”,我告诉她“一些弱智的人鼻唇沟会有点浅”,她发来一个高兴的表情。
 
  过一会儿,她又发信息问道:“我发现宝宝的眼距有点宽呐,怎么办?”得,又陷进去了,我干脆不回复,让她自己琢磨去。第二天下午,她发来了信息,“医生,我带着孩子在河边散步,今天也没有什么开心的事,但是我想不管怎么样,我能陪着我的孩子,这也是我今天尽力能想到的开心的事”,我立即回了一个“大拇指”,表示点赞。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几乎每天早晚都要和她聊几句有关宝宝的情况。说到宝宝开心的好的方面,我就鼓励她几句;如果又往病上面瞎扯,我就打住不说话。渐渐地,负能量的感觉少了。有一次,她欣喜地发来了小宝宝自己翻身的视频,我告诉她“看了后很高兴”。
 
  再后来,她就很少发信息给我了。偶尔,我会想起这母女俩,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妈妈心情好些了吗?我竟然有些盼望她的信息。
 
  又几个月之后,我收到了她发来的一张宝宝可爱的照片,她说:“医生,我终于相信我的宝宝没有问题是正常的了,谢谢您!曾经有一段时间,连我老公都想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是您支撑着我度过了这一段时间,非常感谢!”
 
  我看着宝宝胖乎乎萌萌的小脸,欣慰地笑了。这一年来,我以自己小小的举动,挽救了一个家庭,让一个孩子有了一位正常的妈妈。作为一名医生,我为此骄傲!我也深深地体会了那一句话:有时,是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