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理解医学,做合格医生

2017-06-27 15:37:43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理解医学的一个层面就是要知道“人为什么会得病,怎样预防和控制疾病”。在这里,有一个观念需要纠正——过度关注甚至迷信生物技术,忽略了疾病发生、发展的社会因素和心理因素。事实上,单一的生物技术难以维护人们的健康,我们不能过度依赖它。
 
  我为什么一直推动双心医学的发展?就是想呼吁心血管专科医生要高度注意因为胸闷、气短、胸疼来就诊的患者。当我们不能用心血管学科的专业知识对患者的病情加以解释时,一定要考虑精神和心理因素,看看患者有没有焦虑、惊恐、抑郁的情绪。如果医生不能从更广阔的视野来了解和理解疾病,那么我们在利用现代化、高成本的生物技术治疗患者的躯体疾病时,也就可能不经意间给患者造成心理创伤,即所谓的医源性疾病。
 
  理解医学的另一个层面是“走出传统经验医学模式,走向循证医学和价值医学”。传统医学是根据经验对某种病症进行药物治疗,而忽视了疾病的本质和患者的预后。“走向循证医学”则意味着:当我们推广某种药物或者治疗方式时,要看它与传统治疗相比,能不能让患者活得更久、活得更好,能否改善预后。
 
  医生的职业价值和研发生物技术的价值一定要体现在让患者和社会获益上,这就是价值医学。譬如近5年来,在治疗心血管疾病方面,我国几乎是100%地使用药物支架,这是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的情况。药物支架有其先进的一面,同时也有其不利的一面,如会引起血栓。我国的支架数每年递增30%,已经突破30万。那么,做了这么多支架后,患者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否真的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呢?对于这些问题的探究,我们根本没有令人信服的数据。相比之下,日本、美国、英国都有这方面的数据。美国和英国的资料表明:12%的稳定冠心病患者不需要放支架;38%的患者可做可不做,用药就够了;只有一半的患者确实需要放支架。
 
  “理解医学,做合格医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做好临床决策。医生在做临床决策时一定要跳出单纯的生物技术范畴,应站在大卫生、大健康的角度来看问题。具体来说,要做到几点:首先是要尊重患者,考虑到患者的价值取向和对治疗的预期;其二,一定要考虑到伦理和法规的要求。现在大家特别热衷于追求新技术,然而在技术尚不成熟的情况下,绝对不能一哄而上,而要进行必要的伦理考量。第三,要考虑到医疗保健体系及患者的经济状况,开的处方、给出的治疗方案要考虑患者能否承受得起。现在很多医生都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看到患者后老想着能运用什么技术。比如在体检中心,检查项目眼花缭乱,医生只想着患者能支付起哪个档次的体检套餐,而不想想患者真正需要什么。这种做法肯定是有违职业精神的,也有损医生的良好形象。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