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为死亡教育开列“书单”

2017-06-19 15:16:24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来,到这里看一看。”杜向慧将记者叫到了她11楼办公室窗台边。西面,一望出去就是一大片公墓。对于这片墓地,这位浙江省肿瘤医院胸部肿瘤放疗科主任年轻时的印象是“阴森森的”,每次路过时都会加快步履。而如今,她却会在路过时缓缓而行,甚至回头看上一眼。不为别的,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死亡教育”。杜向慧说,在肿瘤放疗这行做了29年,自己对死亡、对医学的局限性好像看得比一般人要透一点。
 
  前不久,琼瑶的《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一封公开信》,杜向慧一字一句地看完,甚是认同。大学期间,几乎看完所有琼瑶爱情小说的她十分理解琼瑶内心的期许。“琼瑶的叮嘱说到了我的心坎,完全是对死亡从面对接纳到转化上升。”她说,在自己还有能力做出死亡选择时告知家人,其实是很正确的,家人的理解、陪伴和温暖其实也是一种福分。
 
  杜向慧喜欢阅读,对于死亡,她也通过阅读来认识,还给我们推荐了一摞书单。
 
  在她看来,写生死最深刻的是托尔斯泰的《伊凡·伊里奇之死》和保罗·卡拉尼什的《当呼吸化为空气》。后者是保罗·卡拉尼什35岁患上肺癌后,开始以医生和患者的双重身份,记录自己的余生,反思医疗与人性的作品。当人们读到这本书时,他已经不在人世。
 
  杜向慧说,以前,她不建议一些年轻的乳腺癌患者怀孕生子。因为她会想,万一患者复发,幼小的孩子怎么办?但在看了《当呼吸化为空气》,作者保罗·卡拉尼什提前将精子冷冻,最终在去世前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享受做父亲的权利后,杜向慧的心受到了触动。现在,她会收起自己“过度的理性”,在医学允许的情况下,让患者更好地享受生命的完整性。
 
  她推荐毕淑敏的《预约死亡》,书中告诉人们,每个人诞生的时候,都是上帝之手涂抹干净的一盘磁带。伴随我们的生命,它开始缓缓地转动,仿佛一把巨大的魔桨,渡我们渺小的生命之舟在辽阔的时空穿梭,给你苍茫和顿悟。她还推荐大家去看看李开复的《向死而生》、于娟的《此生未完成》等等。
 
  如何思考死亡,就会如何积极面对生命,这样的例子杜向慧看了不少。刘女士,十几年前得了乳腺癌,经过手术和放化疗后,生活质量一直都算不错。得病后的刘女士更加重视健康,不仅改变了不良生活方式,还更懂得爱,更会享受生活。每次来复查时,她的精神状态都很好,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这种状态让杜向慧无比欣慰。
 
  得病以后,人往往会觉得不公平,恐惧和抱怨占据了上风。杜向慧会这样疏导一些早期病人:“你的复发率只有10%,普通人的概率也一样,这样想想就心理平衡了。”
 
  但如果真的到了某些疾病的末期,其实很多人清楚,这些疾病是治愈不了的。然而,“死亡教育”这个词却很少被我们身边的人所熟知,连医学院的学生上课时接触得都不多。因为在国人观念里,“死”字是不能提的,何况是如此大肆渲染。
 
  另一方面,医学在延长预期寿命方面又确实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人们在今天会过于迷信技术,导致不少病人在生命最后一刻,本该安静地离去,却在家属一再要求下,迫使医护人员抢救,甚至在做心脏按压时将患者肋骨按断。杜向慧不止一次看到有的患者在离世时,眼睛都还是睁开的。她很遗憾,只能默默将其合上。
 
  “其实,史铁生在《我与地坛》中曾经鼓励许多人: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很多时候,杜向慧会提前与患者家属展开沟通,引导他们释放情绪,但多数时候,“厚葬薄养”的观念还是占了上风。作为医者,杜向慧很认同特鲁多医生(E.L.Trudeau)的墓志铭:“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她深知科学不是玄学,有局限。“在患者没有真正治疗价值时,还要强加于他(她)各种治疗手段是没必要的,我非常赞成让患者自己自主选择死亡方式,有尊严地离开。”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