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为何我向医学人文界推荐电影《喜禾》

2017-06-05 15:08:11 | 来源:健康报网 | 分享
  作者Patrizia Liberati (李莎)
 
  中文翻译卓然
 
  从2012年2月开始,在伦敦大学学院的中国卫生与人文这个硕士学位项目中,我们一直在倡导一门通过放映中国电影来教授医学人文的课程《中国电影、医学与人体》。这门课程涉及到中国医学体验、社区生活、公共健康的不同方面,包括了关于疾病和死亡、残障、家庭(健全的和不健全的)、环境、武术与超自然人体等问题。
 
  早在20世纪70年代,医学人文这个学科就被创立了。但因为该学科的核心问题不为众人所知,我在此简要说明:医学人文是医学的一门交叉学科,包括人文学科(文学、哲学、伦理学、历史与宗教),社会科学(人类学、文化研究、心理学、社会学、健康地理)和艺术(文学、戏剧、电影和视觉艺术)以及这些学科在医学教育和实践中的应用。人文学科与艺术提供了对人类的生存状况,痛苦,人格和人类对彼此的责任的洞见,并为医学实践提供了一个历史性的视角。注重人文学科与艺术有助于发展和培育观察力、分析能力、共情和自我审视这些对开展人文医疗必不可少的技能。社会科学帮助我们理解生命科学和医学如何在文化和社会的大背景下发生,以及文化如何与个人的疾患经历和医学实践相互作用,因此,医学人文的目标可以有如下定义:1)让我们理解我们的身体如何定义个人,令我们成为自己;2)通过病人叙述提高医疗水平;3)通过欣赏艺术来塑造健康与幸福;4)通过医学体验来理解人类的文化和历史;5)改变对残障人士或教育水准低下人士的疾病和痛苦的公共认知;6)激发医生们对病人的共情;7)提高对获得医疗保健问题的认识;8)探讨医学伦理。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医学人文可以引导政府制定适当的法律法规、政策和国家计划以解决一些问题。
 
  当我第一次观看中国导演张唯的电影作品《喜禾》,我为电影里指出的人们在对待患有自闭症的儿童和成年人的方式和态度中存在的严重问题感到震惊。喜禾是一名具有轻微自闭症的儿童,但自闭症已经令他在与他人和外界环境互动时有困难。喜禾的母亲已经有和患有自闭症的哥哥打交道的家庭生活经历。虽然当地一所普通小学的老师竭尽全力想让喜禾融入他所在的班级,喜禾的反应经常不被班里的其他孩子的家长接受。经过一些事件之后,校长被迫让喜禾的母亲把他带离学校。喜禾的母亲征求了大部分家长的意见,并得到了许多支持性的签名,学校经过长时间的考虑后接受了喜禾回来上课。
 
  但在有一天,当喜禾回来上课的时候(他的母亲也辞去了工作,打算在孩子上课期间陪读),想要自己的孩子拥有“正常”的环境家长们在教室里示威反对。喜禾不愿意呆在家里,于是他的母亲开始在地铁里给他上课。
 
  这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并引发了许多的公开讨论。一开始媒体曝光似乎是提升公众意识的好办法,但在后来,它变成了一个仅供公众偷窥的消息源头。电影结尾处是喜禾的舅舅挣脱了村民们用来限制他,阻止他躁狂行为的那个笼子。在电影的次要情节中,我们也看到另外一名年龄稍大的患有自闭症的孩子由他的祖母而不是父母亲照看。在历经诸多问题之后,祖母对现实绝望,无法找到解决办法,选择了自杀作为结束痛苦的途径。
 
  喜禾所在学校的家长们和村民们对喜禾的舅舅的态度是残疾的社会污名化的象征。喜禾的母亲(请注意:我们从不知晓她的名字,因为她的地位、她的人格是由首先是孩子的母亲或她兄弟的妹妹)坚信喜禾取得进步和融入社会的唯一答案是“融合教育”。
 
  在电影《喜禾》中我们得知,残疾儿童被采用不同的方法来对待:“特殊的”或隔离教育,整合教育和融合教育。我们大致了解:特殊学校是针对特定的残障的独立学校(给盲人、聋哑人、精神障碍人士的学校),学生们根据自身的残障状况被分类,并被分配至特定的学校。但是我们可能不熟悉融合教育制度,在融合教育制度中,残疾儿童在解决需求的多样性和减少排斥的常规学校就读;该制度是一个包含了改变和调整的系统,而且是以常规教育制度的责任是教育所有的社会公民这个信念为基础的。
 
  在电影《喜禾》中,通过喜禾的母亲的呼吁和行动,我们开始理解唯一的解决之道是融合,而且融合超越简单形式的整合。融合提倡贯穿于教育制度和社区的改变,确保制度接纳孩子,而不是孩子被迫去适应现有的制度。如同喜禾的母亲说的“喜禾无法适应我们,我们必须改变去适应他”。
 
  媒体在塑造公众舆论方面具有巨大影响。另一方面,它们也能够将一场悲剧变成被渴望新奇怪诞的新闻和状况的大众围观的一个事件。这一点在电影中呈现得非常好。
 
  在电影中,我们看到医生评估喜禾的情况给了他接受融合教育的支持条件。但当时的法规没有为融合教育奠定基础,其他孩子的父母受到没有足够的压力令他们接受喜禾,教育机构和地方政府没有受到足够的压力去做些什么。(2017年5月1日起,中国开始施行由国务院公布的修订后的《残疾人教育条例》。 该条例的重要措施之一是由中国教育部和中国残联联合发布的关于残疾儿童义务教育招生工作的一号文件。上述条例和文件中有非常明确的保障残障儿童接受融合教育的内容。)
 
  我将花一点时间来描述我的国家对此做了什么。从1992年开始,意大利议会实施了意大利援助、社会整合和残疾人权利的框架法律。这项法律是所有残疾问题的主要框架:它保障残障人士和他的家庭成员的特定的权力、提供协助、规定全面整合并采取预防和功能恢复措施,并且确保社会,经济和法律保护。在规定中,它包含了具有医生证明的每一位残疾儿童接受融合教育的权利,所有教育机构接收残疾儿童的要求,所有的服务、设备、编排课程时间表、交通的协调,设立量身度做的教育方案,对教师、辅导人员和工作组的培训,全国融合教育委员会的成立等。
 
  融合不是同情和怜悯,它是确保一项基本人权(全民受教育权)受到尊重的制度。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像《喜禾》这类提升公众认知,促进社会进步的电影。
 
  作者Patrizia Liberati (李莎)简介:
 
  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处翻译,译有莫言的《檀香刑》、《生死疲劳》等长篇小说。北京大学医学部和伦敦大学学院中国仁康中心客座讲师,主讲课程《中国电影、医学与人体》。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