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曹庆久:用心守护孩子的精神世界

2017-05-27 15:18:42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儿童病房主任、副主任医师曹庆久给人的印象很符合人们对一个儿童精神病医生的想象——态度亲切有礼,说话轻声细语、娓娓道来,解释起专业术语也耐心十足。和他交流,你可以深深感受到他对儿童精神病的兴趣和热爱,他不仅是患者和家属眼中的好医生,更是学生眼中的好老师。
 
  “对病人症状及治疗反应的细心观察,无论如何强调都不为过”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门诊楼一层第11诊室,儿童病房主任曹庆久正在出诊。七八岁左右的小宇(化名)突然推开了诊室大门,大声问道:“到3号了吗?”得知还没有轮到自己,小宇猛地关上了门,但马上又推门进来,嘴里念叨着“快到我了,我进来歇会儿”,看都不看医生一眼。
 
  粗略看去,小宇跟普通孩子有点不同,他会不自主地挤眼睛,面部也会不时抽动,十分好动,容易发脾气。
 
  这是一个抽动、多动并且有自闭症表现的患者。在等待的过程中,小宇一刻也没闲着。
 
  面对曹庆久的询问,小宇会突然发脾气,甚至一面拿出玩具枪,一面扬言“我要打死你们”。每当小宇情绪起伏的时候,曹庆久都会耐心地询问和安抚,及时地控制住他的脾气,好让谈话进行下去。
 
  在这个过程中,“说不清”、“没有为什么”是经常出现的回答。与成年人相比,儿童精神病患者在主诉上存在更多的困难,除了需要更加耐心和细心的询问之外,还需要更细致的观察。
 
  诊室里有一个“百宝箱”,里面装了各式的玩具——动物模型、小汽车、积木、机械娃娃等。遇到一些特殊患儿,曹庆久会拿出玩具给他们玩,并在旁边仔细观察他们的眼神、表情、动作、语言,还会蹲下来陪他们一起玩,跟他们交流。
 
  经过询问,综合各项检查结果,曹庆久对小宇的治疗做了调整:将阿立哌唑(一种抗精神病药物)每日的用量增加1/4片。但是他反复叮嘱小宇姥姥,一定要注意复查心电图及心肌酶,观察药物反应。
 
  在病历的注意事项中,也有这样一行字:“注意药物副反应。”对于曹庆久来说,这绝不是一句简单的、例行公事般的提醒。它的背后,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1999年,曹庆久当住院医的第一年,病房住进了一个50多岁、经常在外面流浪的男性病人。病人有妄想、幻听等精神症状。
 
  住院后,病房给患者小剂量的氯氮平治疗,病人的病情有些好转。后来,病人出现了一次尿床现象,考虑到病人症状明显,疏于自我照顾,并未特别在意。
 
  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半个月之后,病人因为噎食死亡。虽然患者噎食的原因并不能完全归因于药物副反应,但这件事还是给了曹庆久很深的教训:“治疗的安全性重于一切,对病人症状及治疗反应的细心观察,无论如何强调都不为过。”
 
  相较于成年精神病人,青少年病人在治疗中有更多的困难
 
  每次曹庆久一开诊,就涌上来一群要求加号的患者,这其中,大多是以前的老病人。曹庆久每次门诊可以挂12个号,但通常都会加到二三十个。经常是检查室、药房都下班了,甚至到晚上八九点,门诊楼几乎都没有人了,曹庆久诊室房间的灯还亮着。
 
  而高门诊量的背后,是我国儿童精神科医生的严重缺乏。2005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在我国约3.4亿的18岁以下青少年中,大约有3000万人受到各种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的困扰。随着青少年人口的持续增长,这一数字还在增加。而据媒体2016年的报道,我国合格的儿童精神科医生仅为500人左右。
 
  曹庆久说:“我刚来北医,第一次跟王玉凤教授出门诊的时候,就被她的敬业精神震惊了。她的门诊经常从早上8点一直持续到下午三四点,中间没有吃饭及休息的时间。当时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这样。”
 
  王玉凤教授是国内研究儿童心理行为问题,特别是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领头人,她不仅是曹庆久的导师,更是他致力于儿童精神病学的领路人。
 
  1999年,曹庆久从南京医科大学精神病与精神卫生专业毕业,到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任住院医师。在工作中,他发现,相较于成年精神病人,青少年病人在症状的表现上不够典型,在治疗中也有更多的困难,预后也更差。
 
  怀着对这个问题的好奇,曹庆久阅读了许多相关书籍,《精神病学》中儿童精神病相关章节的编者“王玉凤”的大名就在那时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2002年,曹庆久考入北医,慕名来到王玉凤的门下学习,从此开始了他的儿童精神病学之路,并跟着王玉凤教授进行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临床及基础研究。
 
  接受采访、录制科普节目、写作科普文章、在相关的节日做宣传和义诊活动……曹庆久说:“‘认识’是诊疗过程中的关键环节,患者一旦认识到自己患的是精神心理障碍,改善起来就会相对容易。”
 
  相较于“术”,“心”才是最为重要的
 
  面对一些不愿意交流的患儿,曹庆久总能够抓住他们的兴趣点,由此作为打开“话匣子”的切入点,快速地和他们打成一片。
 
  正如研修生鲍晓丽所说:“曹老师的知识面特别广,能很快找到患者感兴趣的话题,在跟他们的自然聊天中完成精神检查,这一点我特别佩服。”
 
  有些孩子心里有压抑和疯狂的想法,但是不愿意说出来,曹庆久常常会拿自己作为引子:“谁都有不好的想法,我也有啊,比如我有时候想去抢银行,但是我没有去做。”孩子听到这番话就被逗乐了,立马就把曹庆久当成了自己的“同类”,也就自然地把隐藏在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也许正因为如此,曹庆久成了学生眼里的“百科全书”,动画片、历史、诗词、游戏,凡是青少年感兴趣的东西,他都能信手拈来,通过共同的兴趣点迅速地同患者建立信任。
 
  儿童精神病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儿童的问题,可能更多反映的是整个家庭的问题。也就是说,不仅要让儿童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也需要让家长认识到家庭本身的问题。而这一点,往往也是最困难的。
 
  “家长可以不承认他有问题,但是他们一定是关心孩子、爱孩子的。”曹庆久说,在这里,所有的沟通技巧都不是特别重要,重要的是要站在孩子的角度,从解决孩子的问题出发,和家长寻找共同点。
 
  在曹庆久看来,相较于“术”,“心”才是最为重要的。
 
  10岁的男孩小新(化名),来自河北邢台农村,父母离异后跟母亲生活。后来母亲再婚,家里面添了一个小弟弟。小新的继父整天在外打工,母亲要照顾年幼的弟弟,小新觉得受到了冷落。
 
  一次,小新和同学发生肢体冲突,之后他就慢慢起病了,下肢逐渐不能活动。在综合医院看了一圈之后,并未查出任何异常,但是状况反而愈加严重。
 
  2015年,通过一个基金会的赞助,小新得以来到北大六院接受治疗。曹庆久回忆说:“那个时候距他发病已经近两年了,家里人把他背过来,孩子已经不能说话了,整天一个姿势蜷缩着,大腿肌肉都有点萎缩了。他唯一能和外界交流的方式就是书写。”
 
  小新被诊断为癔症性瘫痪(分离转换性障碍)。住院之后,前来会诊的康复科主任说,小新的肢体完全恢复很困难,即便能够恢复,过程也很漫长。
 
  但是主治医生曹庆久及病房的医生并未放弃。治疗初期的一个多月,医生和护士无微不至地照顾小新的饮食起居,帮助他解决实际的困难,逐步跟他建立起信任关系。
 
  约两个月之后,小新开始通过书写和大夫有了更多的交流。在与小新充分沟通交流后,曹庆久开始给小新服用改善情绪的药物,同时配合催眠和家庭治疗,改善他与家人之间的关系。
 
  奇迹出现了。两到三个月之后的一天,小新的住院医生特别高兴地说:“小新终于说话了,今天他叫我‘阿姨’了!”4个月的时候,小新已经能够进行正常的语言交流,并可以行走了。
 
  出院之后,心理志愿者继续为小新做家庭治疗。后来,小新上了当地的一所学校,成绩不错。直到现在,小新还会来医院复诊。
 
  “我什么地方能帮到你”
 
  上午交班后,曹庆久带着七八个医生、学生,围坐在一张圆桌周围,和患者一个个地通过谈话进行精神检查。
 
  精神检查由一名住院医进行,曹庆久在一旁督导,其他人旁听。检查结束后,患者离开,曹庆久会让每位医生针对刚才的精神检查情况和患者情况发表意见,讨论治疗方案。
 
  所有人都发言之后,曹庆久会对精神检查及分析情况进行点评,并针对患者诊疗提出自己的分析和看法。
 
  在临床中培养学生的精神检查能力,引导他们主动地学习和思考,是曹庆久最为推崇的方法。遇到一个复杂的病例,检查和讨论要持续一两个小时。
 
  病人诊疗方案的制定,曹庆久会放手让学生去做,只要合理,就会按照他们的方法来,并且让学生观察病人病情的变化,体会这种治疗的特点。
 
  “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是学生对曹庆久的一致评价。“我什么地方能帮到你?”是曹庆久最常问学生的问题。
 
  刚进病房的时候,面对众多的患者和医生,北医2016级研究生袁靖内心十分忐忑,第一次大交班,她甚至紧张到头脑一片空白,患者的情况、用药、进一步治疗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面对这些,曹庆久丝毫没有责备,而是用坚定的眼神鼓励她,晚上还特意发短信安慰她“别着急”,并且指导她要“多看、多听、多学”。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
 
  作为一名科研型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北大六院做住院医师,曹庆久可以说是从头再来。但也正是这种“跨界”,让他能够在工作中把临床和科研更好地结合起来。
 
  将认知功能评测、神经影像的检查等科研手段与临床结合,会对疾病有更深层和全面的认识,也会促进临床中更有针对性的干预。
 
  在临床中,曹庆久发现,儿童多动症和孤独症有很高的共患率,多动症共患孤独症的概率是20%~50%,而孤独症共患多动症的概率是30%~80%。探讨两者之间是否有共同的神经生理基础,或者遗传物质基础,是曹庆久当前研究的关注重点。
 
  2016年2月起,曹庆久任儿童病房主任。如何以病房的病人作为样本,将临床与科研有效结合,是曹庆久上任后关注的主要问题。
 
  护理也是儿童病房的一大特色,儿童病房已经形成了以特定疾病为单元的特殊治疗、护理方案。在原有特色护理的基础上,针对青少年的情绪控制和服药后体重增加等方面开展进一步的护理工作,是曹庆久目前正在规划的项目。
 
  曹庆久说,自己是“干一行爱一行”。因为热爱,所以坚持。因为用心,所以精进。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