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缺乏人文 无异于自我降格为“机器医生”

2017-05-27 14:59:28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面对谷歌“阿尔法狗”战胜世界围棋界顶尖高手这一事实,医务界陡然感到了危机——医生随时可能被机器人取代。
 
  在我看来,医生除了诊疗的专业技能外,还应有人文沟通能力,而这恰恰是“阿尔法狗”无法取代的。倘若医生忽视人文能力的培养,放弃医患之间的沟通,医疗势必沦落为冰冷的“机器医疗”,而这样的“机器医生”可能有被人工智能取代的风险。最近朋友所处理的一起投诉事件,更让我对此有深刻的认识。
 
  一位53岁的女教师,因颈椎病问题,到医院的中医科门诊接受针刀治疗。治疗后,这位患者到医院投诉说,针刀治疗不仅没有把她的病治好,而且还加重了其不适症状,令其痛不欲生,感觉活着都没有意思了。她表示,治疗前,医生并没有详细告知她针刀能解决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只给了她一份知情同意书让她签字,然后就把她的脑袋往床上一按,把她的脖子使劲地往一边扭,就开始治疗操作。当时她就很恐惧,心里非常不舒服。之后,她感觉自己的症状不仅没好转而且越来越重,为此她向医院有关部门投诉讨要说法,并要求医院承担其颈部不适的后续治疗全部费用。
 
  院方表示将就针刀治疗与患者自觉症状加重之间是否有关系,请第三方判断。但投诉者反复纠缠,最后医院只得组织相关专家会诊,得出的会诊意见是:患者目前的情况是因为焦虑情绪与颈椎问题共存,二者相互作用所致,建议患者进行理疗并配合抗焦虑药物治疗。经朋友反复劝说,投诉者同意专家会诊的医疗建议,但到了门诊又返回,再找朋友,提出:要医院先对针刀治疗的问题给个说法,如不满足要求她就不再看病,也不走了。
 
  朋友针对投诉者提出的问题,再次逐一耐心细致地解答,并就关于小针刀治疗的后续处理进行了明确表态,“您现在最优先处理的是您自己的病,而不是追究小针刀有没有问题。如果经治疗您的症状好了,您一样可以继续对小针刀治疗进行问责、讨说法,到时我们也会积极主动地配合与支持您到第三方讨公道。”经过反复沟通交流,投诉者才按正常医疗程序去看病。
 
  朋友直言,现在医院的很多投诉,以及出现的医疗纠纷,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医疗过程中缺乏沟通所致。要想避免惹麻烦,医生在医疗工作中要更加注重程式化、仪式化,要更充分地修炼与展现人文能力,并把每一次投诉都当做提升自己人文素养和技能的机会。
 
  仪式化、程式化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重要外在标志之一。医疗行为更需要高度的程式化与仪式化,也就是说,医生在诊疗过程中,言行需要符合规范化的职业要求,需要遵循一定的仪式化过程。医疗过程太过简化,缺乏必要的基本仪式,会让患者觉得医生的行为过于随意而产生不信任感,以及不被尊重的感觉。
 
  从朋友所处理的这起投诉事件看,患者就是因为在治疗过程中没有体验基本的程式化与仪式化过程,没有感到必要的尊重,而是感觉自己“基本被当做了一架有问题的机器处理”,才心生不满。
 
  其实,医疗中的很多投诉、很多意外或事故,或多或少都与医生简化医疗流程,医疗行为偏离规范相关联。而过度简化的医疗行为无异于把医疗物化为没有思想、不会思考的“机械医疗”、把自己降格为没有人情味的“机器医生”。这样的“机器医疗”不被投诉、不出问题、不出意外,那是侥幸与偶然,而被投诉、出意外则是必然。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