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重构医患关系 医生要怎样做

2017-05-27 14:58:57 来源:健康报
  在当下,随着老百姓权利意识的觉醒,患者在就医时的维权意识也明显增强,为此,医生更需要懂得尊重患者。那么,医生如何做才是对患者的真正尊重?在日前于广西百色举办的“健康中国与医学人文回归”论坛上,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王岳副教授分享了他对新形势下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的思考。——编者
 
  医患关系紧张,不是我国现阶段所独有的现象。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90年代的台湾地区,当时都遭遇过较为严重的医疗纠纷甚至医闹。我国则是在最近十几年才出现医患关系的紧张,这恰恰佐证了一个事实:我们的社会进步了,老百姓的权利意识觉醒了。
 
  从法学角度看,权利(RIGHT)意识的觉醒应当是近几十年患者身上所发生的最大的变化。这意味着,患者渴望医生把他们当人看。然而,很多医生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看病仍是遵循生物医学模式,这导致医患关系出现很多的不和谐。
 
  当发现“患者不好伺候了”,怎么办?
 
  很多年前,我去某医学院附属医院参加一个会议,一位带教老师告诉我说“现在患者越来越不好伺候了”,并举了一个刚刚发生的例子。她带着几个学生到病房查体,希望患者给予配合,让学生们给摸摸肝部。结果患者从床上蹦起来说,“凭什么摸我呀,我不舒服,要摸摸其他病人去……”我问这位带教老师:“那怎么办?”她说:“我们就和患者沟通,如果患者实在不好说话,我们就找个好说话的摸。”我追问:“如果今天病房的所有患者都不好说话呢?”她说,“我们学法律了,我们可以直接告诉病人,进入临床教学医院,就意味着你就有配合临床教学的义务”。她进而表示,“当我说完这番话后,病人都不吭声啦,于是我们挨个摸了一遍”。
 
  这让我想起十几年前我曾参加的一次研讨会,会议是由若干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管理者倡议发起的,有原卫生部相关司局领导参加,会议的主题就是希望通过研讨促成卫生部颁布一个规范性文件,明确规定在临床教学医院,患者有配合临床教学的“义务”。这种解决问题的思维模式,被我概括为“权力思维模式”,就是用权力(POWER)去解决权利(RIGHT)觉醒的问题。“你不让我摸,怎么办?我就找出政府出台的一个红头文件让你看,文件规定你必须让我摸。”这实际是用公权力来压制苏醒的私权利。
 
  但在今天,这种办法越来越不合时宜了,有患者就不认这个文件。于是,南方的一些医院就琢磨出用金钱来开道,“你不让我摸,那我给你钱总行吧。摸一下,10元钱。”这其实是用“金钱思维模式”去解决权利觉醒的问题。
 
  患者的激动,是因为医生的尊重
 
  这些做法,看似达到了目的,但都存在一个问题——对患者缺乏尊重。其实,早在两千多年前,希波克拉底就告诉我们,要用尊重去解决权利觉醒的问题。
 
  在这一点上,日本医生的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在带领学生们查房的前一天,日本老师对学生们说:“同学们,你们明天就要到病房去见那位老师了,你们回去做一下准备吧。”同学们听了老师的话后,每个人都从自己的生活费里拿出一点钱,凑钱买了一支牙膏、一盒肥皂,并包装得非常精美,外面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第二天,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恭恭敬敬地来到患者的床边。老师先是征求病人的意见,“田中先生,今天您感觉好些了吗?……您不用起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几个孩子是我的学生。他们特别希望您能给他们一个学习的机会。如果您愿意,那么从今天起,他们将在我的指导下为您做些简单的检查和治疗,您也将成为这几个未来医生的老师。”老师实际是给了患者一个极高的荣誉。紧接着,这几个学生向患者行了个90度的鞠躬礼,并献上牙膏和肥皂盒。鞠躬献礼,是医学生、医生表示对患者的尊重与感恩。
 
  有一个医生听了我讲的这个故事,也带着学生这样做了。后来,这个老师见到我说道:“王老师,我试了试,还挺灵的。病人捏着牙膏,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有的病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们说,看了一辈子病,没人给过他们牙膏。”我想,患者之所以如此激动,不是因为他们在乎这个牙膏的价钱,而是因为医生的尊重。
 
  今天,我们很多医生抱怨说“病人不尊重我们”、“病人不信任我们”,那么请扪心自问:“你有尊重病人在先吗?”我们常说,“信任是医患关系的基石”,在我看来,尊重则是信任的基石!
 
  谦和与感恩,会把医患关系带向和谐
 
  我曾经询问临床医生,如果把医患关系做一个类比,你们觉得最像社会上谁与谁的关系?有人说“甲方与乙方(买卖关系)”,有人说“父亲与儿子”,更可怕的是,还有人说,“城管与小贩”、“农夫与蛇”。把医患关系看成是“城管与小贩”、“农夫与蛇”的说法,是典型的消极思想。医生应当如何看待患者?希波克拉底是这样说的:“我定将会对待父母一般,对待我的授业恩师——我的病人”。希波克拉底认为,患者和医生的关系就是师生关系,病人用自己的鲜血乃至生命,帮助医生提高技能,增长学识,所以说,病人是我们的老师,我们应当抱着谦逊、感恩的心态去做医生。
 
  对于我们今天的医生而言,又何尝不是这样?想一想,你今天有了一些成就,你第一个应该谢谢的人是谁?是你的病人,特别是第一个当年撞上你的倒霉病人,因为实际上你是用人家的鲜血乃至性命学习和提高你的技能。如果你是一名外科医生,我相信你一定出过差错,甚至于由于你的经验不足,导致一个病人不得不二次被推进手术室,更有甚者,可能病人最终还死在了手术台上。你不应该忘记这台失败的手术,你今后做第二台这样的手术时,在你第一次出错误的地方会更谨慎、更小心。只有这样,你的技术才会越来越好,而你对病人也一定是越来越好,态度越来越谦和。这样,你与患者的关系一定是和谐的。
 
  哪怕你最后一天出门诊,哪怕你已经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专家,也应当让患者把话说完,也许下一句话就是你没有想象到的临床症状,甚至于推翻你脑子里已经形成的第一诊断。所以,无论外科医生还是内科医生,都应当抱着向患者学习的心态去从医,永远保持对患者的尊重与感恩。
 
  我到台湾地区的医院参观,看到医务人员在给患者换完药离开时,往往会以一句非常简单的话——“谢谢”作为告别。去年,我翻译了英国伦敦大学博士Peter Washer的《临床医患沟通艺术》一书,作者特别强调,请离开病人时一定不要忘记说“谢谢”。
 
  而在我国大陆的医院,经常听到的是患者对医生说“谢谢”。医生不仅认为患者谢谢他是应该的,更有一些害群之马还会在心里想:“哦,你就一句口头谢谢啊。”希波克拉底誓言所衍生出的“病人至上”原则,已经在某些医务人员的脑子中越来越淡漠,甚至于这一原则已经被“求医问药”所替代。“求医问药”这4个字某种程度上导致了我国医患关系的异化。
 
  如果我们的医生希望医患关系往好的方向改变,不妨从两句话做起:当你出门诊、见到患者时,不是一上来就问“哪儿不舒服”,而是像美国的医生一样先介绍自己再问:“您好,我是×医生,有什么我可以帮您吗?”;当你看完病、查完房时,记得对患者说句“谢谢”。这两句话虽然简单,体现的却是从生物医学模式到全人医学模式的跨越。因为你关注的重点不再是病——“哪儿不舒服”,而是包括生物、心理、社会甚至灵性层面的内容,是多维度地关注人的需求,并努力给予满足。这个过程,就是帮助。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