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相爱相守

2017-05-01 16:47:42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她已经昏迷,大小便全然不知。护士想给她换用一次性尿垫,但她的先生拒绝了。他说一次性尿垫不透气,很不舒服,他会自己替患者换洗干净的。他就这样一直静静地守护着他的爱人,护工阿姨来替他两个小时,他就匆匆地骑车回去,熬一点鱼汤、鸡汤什么的带到医院,不时地喂一小口,看着爱人吞咽下去,便轻轻地舒一口气。
 
  自从3年前他爱人患高危型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他陪她住院出院已经十几次了,对谁都客客气气的,是个“很好弄的家属”。好几次,我们请他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他也很理解很配合,默默地签上。当然那几次,病人都转危为安,好转出院。
 
  3年了,我们对他们夫妻已经很熟悉。因了这份熟悉和好感,我们对他们很照顾,但他总是尽量不麻烦我们。我们和他谈话的时候,总是用“你爱人”这个词,因为他们真的是“爱人”。
 
  50多岁的他,矮矮小小,貌不惊人,却对病中的爱人极为体贴、关爱。我们医护人员看在眼里,都觉得嫁了这样的男人才真叫福气,模样差点又算什么。患者情况好的时候,我们都喜欢和她开玩笑,夸她年轻的时候怎么眼光那么准,嫁了这样的好男人!她也毫不掩饰,说他待自己真是好。她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可以从她的眼里看到令人羡慕的幸福和满足。
 
  这一次的白血病复发,已经是第三次了,患者对所有的化疗药物均耐药,高热不退,全身皮肤大片瘀斑,多脏器功能衰竭,病情岌岌可危。他是个知书达理的人,3年来患者病危-缓解-病危-缓解,他已经能平静地接受了眼前的事实:这次真的是回天乏术了。凭直觉,我知道任何语言对他都是多余的。果然,当我默默地把一式两份的病危通知书摊到他面前时,这个憔悴得仿佛一夜老了10岁的男人无声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熟练地取走了他的那一份,折叠好,放进胸前的衣袋里。
 
  从昏迷到心电图成一直线,患者整整“走”了一个星期。这期间,除了回家熬点汤,拿点换洗衣物,他一步也不曾离开她。他轻柔地为爱人擦洗,准点准时地为爱人翻身,极有耐心地喂爱人喝汤。他俩都迅速地消瘦下去。临终前的心肺复苏,他拒绝了。患者走得很安详,在爱人的凝视和陪伴下,极平静地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
 
  这一刻,我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地老天荒的爱情绝唱。生老病死谁都无法逃避,可又有多少人能够如此无憾?
 
  一切都在安安静静中结束,他无声地料理着,竟然没有眼泪。这让我们担心他会不会伤心过度,可我们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劝慰他,又该劝他什么。离开病房的时候,他对我们表示感谢,终于让我们找到了劝他的机会。尽管苍白无力,可我们还是劝了,这让我们有了某些心理上的平衡。善解人意的他一一接受,苍老佝偻的身躯在我们的视线中慢慢消失。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