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仪式治疗:陪伴患者走好“最后一程”

2017-05-01 16:40:32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近日,上海市静安区临汾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上海春晖社工师事务所合作启动了“再生缘:临终者的仪式治疗”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对舒缓疗护科的医护人员与志愿者进行培训、督导与管理,为病患提供更专业、精准与人性化的临终关怀服务,并使之可持续发展。那么,什么是仪式治疗?如何通过创新服务让患者安然走过生命的“最后一公里”?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仪式治疗 让患者能了解生命的意义,同时也培养家属自我觉察和哀伤应对的能力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听到生日歌,5岁的小欣怡重新露出了微笑。小欣怡患有小脑髓母细胞瘤,入住临汾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安宁病房已有一周。由于肿瘤压迫神经,小欣怡已经失明,常常焦躁不安。在小欣怡生日这天,安宁病房的医护人员为小欣怡精心准备了生日会。
 
  生日会是临汾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仪式治疗的一种形式,体现了他们对于临终关怀服务的创新。“我们提出‘仪式治疗’,也就是通过对仪式的体验,让患者了解生命的意义,同时也培养家属自我觉察和哀伤应对的能力。”春晖社工师事务所副理事赵文蔷介绍说,他们和临汾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联合开展的临终关怀项目,以“仪式治疗”为主题,目前设定4个仪式,分别为:觉醒、重生、圆融和感恩。
 
  觉醒,即开展生命故事会,运用叙事的方法帮助临终者整理生命的历程,肯定其一生的价值,对于此生有一个正确的认知,而并非因为疾病或临终的状态让其否定一生的意义。
 
  重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生日会。“大部分临终者在安宁病房里过的生日会,都会成为他们人生旅途中的最后一次生日。对于他们来说,生日会这一仪式是临终患者对过去几十年生命历程的告别,以及对即将到来的‘旅途’的迎接。通过生日会的方式,可以促进患者和其家属之间的感情联结,表达彼此之间的祝福和情感,使双方都能以更加开放的态度接纳现实,并以积极的态度迎接接下来的生活和挑战。”赵文蔷说。
 
  而“圆融”,则是达成临终者心愿的服务,让他们不带着遗憾离开。赵文蔷告诉记者,曾有一名患有恶性淋巴瘤的3岁孩子,在进入临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安宁病房后,非常想去喂鸽子。于是,志愿者们在得到医生同意后,自发驾车陪同患儿来到人民广场,希望能满足孩子小小的心愿。可惜,患儿太过虚弱,没有力气亲手给鸽子喂食,只能依偎在母亲怀里看着鸽群飞翔。但在那一刻,孩子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那也是孩子进入安宁病房后唯一展现的一次笑容。
 
  “最后是感恩,也就是为患者举行一场生命的答谢会。当一个人走到生命的最后时刻,是需要生命记忆性完整的回顾。”赵文蔷说。
 
  “此次与春晖社工师事务所合作,探索临终关怀服务的模式创新,也是为了向全社会呼吁关注临终关怀,让更多人都能了解生命、尊重生命、珍惜生命。”上海临汾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罗维表示,“我们将对安宁病房医护人员与志愿者进行培训、督导与管理,建立跨专业的临终关怀团队,让更多的患者在临终阶段能享受到专业、系统的临终关怀服务。”
 
  创新服务 开展多种活动,满足患者和家属在心理辅导方面的服务需求
 
  调查显示,上海每年因肿瘤死亡3.6万人,有70%的癌症晚期病人需要给予止痛、心理安抚等舒缓疗护及临终关怀。作为全国范围内较早开展临终关怀的医疗机构,上海临汾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通过临终关怀服务,已让上千位患者安然走完了人生的最后旅程。
 
  罗维介绍,近年来,他们不断探索临终关怀的创新服务。比如,“1+1”的陪伴服务模式就是中心的首创。该模式即为每位临终患者提供一位高年资的安宁护士加一名床位护士的陪伴,并为每一位临终患者建立心理档案。
 
  “调查发现,心理需求是临终关怀服务中显著的需求之一。” 赵文蔷说,“患者和家属都存在心理辅导方面的服务需求。死亡的威胁不只在患者身上,家属作为重要的照顾主体,承担着比患者更多的情绪压力和心理困扰。”为此,临汾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每月举行家属座谈会,给患者家属提供一个情绪宣泄的场所。
 
  据调查,我国有70%的癌症患者最后的一段时光是居家度过的,而临终关怀照顾的盲区正是家庭病房。因此,临汾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率先建立社区居家、机构病房和家庭病房的“三床联动”机制,并推出微信和在线咨询服务,并试图把临终关怀以及对心理支持服务延伸至社区。
 
  生命教育 临终关怀本质是向传统的死亡观念挑战,重在对于生命意义的挖掘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系副教授、春晖社工师事务所理事王瑞鸿说,国人重视优生,对死亡避之唯恐不及,而临终关怀本质是向传统的死亡观念挑战,改变人们的死亡观念。“向死而生,是我们必须学会的生存方式。在服务过程中,我们发现,除了临终对象之外,其实还有更多群体需要进行生命关怀、生命教育。”
 
  赵文蔷认为:临终关怀并不是消极的陪伴和对疼痛的舒缓,而是多维度地对患者和其家属进行关怀,重在对于生命意义的挖掘。有多年安宁护理经验的临汾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安宁病房护士张敏告诉记者:“临终患者非常需要家庭关系的梳理和回顾,寻找快乐和生命的意义。”
 
  66岁的范先生,在女儿8岁时和妻子离婚,就此断了和妻女的往来。来到安宁病房后,在张敏的开导下,这个孤独暴躁的男人放下了他的“武装”,说出自己的心事:“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女儿。”当医务人员联系到范先生的妻女后,在病房里,一家三口终于团聚。此时,由于颈椎肿瘤压迫,范先生只能通过面部表情表示感激,他请求医务人员把他的大拇指竖起来,向医务人员比画出一个大大的“赞”。
 
  时至今日,临终关怀在上海已形成网络体系,并逐步推进。但就全国而言,临终关怀事业的发展总体还比较缓慢。根据中国生命关怀协会的数据显示,我国对晚期癌症病人临终关怀服务覆盖率约为10%,而发达国家和地区均在80%以上。在张敏看来,目前,临终关怀在我国“叫好不叫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人才队伍的建设滞后是一大掣肘因素。“社工团队是临终关怀服务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但在实际工作中,社工的招募遇到不少问题,如编制怎么解决、经费难以落实等。”张敏说。
 
  事实上,临终关怀也是老龄化社会的需要。对于上海这样一个已高度老龄化的城市而言,发展临终关怀事业更是势在必行。罗维希望,通过加大专业人才的培养,形成完善而成熟的临终关怀体制,“让临终者和家属获得更加专业、系统的服务,让患者的‘最后一程’不再承受生命之重”。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