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多学科会诊 让人情诊疗更保险

2017-04-12 16:55:26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当人情遇到并发症
 
  空留悔恨
 
  我有一个同学,刚当住院医的第一年,他们家邻居的二女儿,正在读高中的一名16岁女孩,突然乏力,走50米路就得停下来歇一歇,还时常伴着轻度发热,在老家的医院做心脏B超说有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女孩的父母找到我这个同学,希望能帮忙在北京看病。当时同学正在附属医院的普通外科轮转,楼下就是心脏外科。顺理成章的,他联系了正在心脏外科轮转的同学,找到了心脏外科的主治医生,后来也顺利地安排女孩住了院,需要做手术修补心脏的缺损。
 
  然而手术当中发现情况并不简单,因为伴发了感染性心内膜炎,瓣膜受到损毁,医生给女孩换了人工瓣膜,临手术结束时,又发现她的心脏不能正常跳动了,并发了三度房室传导阻滞,又被迫放了临时起搏器,手术才结束。术后等待了1个月,女孩的心脏也未能正常跳动起来,所以医生又再次手术植入了永久起搏器。而且因为人工瓣膜的原因,她需要终身服用抗凝药,以后生育也是个麻烦事。15年~20年后,人工瓣膜寿命到期,还得再换新的瓣膜。
 
  看着邻居父母满脸的愁容,同学内心的煎熬一点也不亚于他们。女孩是同学介绍来看病的,原本说只花2万块钱看的病,最后花了12万。起搏器是固定的心脏节律,女孩以后运动时,心脏供不上血怎么办?心脏起搏器需要定期检测电量,万一突然没电了怎么办?女孩才16岁,以后这样的身体条件能正常结婚生子吗?这些原本是家属才会担心的问题,却折磨得同学死去活来,他一直内疚是自己介绍女孩看病,却出了并发症。
 
  手术后1年,女孩的爸爸还带着女孩来北京复查过一次,也是找我那个同学提前给做的预约,同学把他们当家人一样对待。再后来同学告诉我,女孩全家搬走了,和他彻底断了联系,而他也没再主动联系过他们。这件事就像一块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时常做噩梦,梦中一个女孩被他推进了深渊。
 
  再后来,他碰见阜外医院的朋友,聊起这个事。介入科的医生反问为什么要做手术,女孩的心脏病完全可以不做手术就能解决……不管这种事后诸葛的冷嘲热讽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是他内心中的压力却达到了极点。那个时候,同学时常找我诉苦,我斩钉截铁地告诉他,要不然你转行吧,你这样做不了医生的。后来他确实在医院消失了几个月,重新见他,他竟然已经洗心革面了,成了一个冷酷的大夫,从不和患者谈论儿女情长。但是我知道,他成了那种最死心塌地为患者着想的医生了。
 
  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真实的故事,虽然不知道女孩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消失的几个月里同学做了怎样的调整。但是对于一个医生而言,这样的事必然是伴随着工作始终的。女孩终究成了医学不断进步过程中的牺牲品,令人不由得惋惜,要是医学能早进步几年就好了。
 
  多学科会诊
 
  可避免类似医疗矛盾
 
  试想,如果一名患者,在确定治疗方案前能同时找不同专业的医生一起商量一下,所定的治疗方案也许就不会有那个女孩般的遗憾了。比如,我是一个外科医生,显然内科医生掌握的药物治疗或者放疗科医生所了解的放疗,都不是我熟悉和擅长的。
 
  肿瘤多学科治疗的理念是大势所趋。美国国家癌症网络(NCCN)制定的指南目前普及面最广,它曾在2010年向全美的胸外科医生发起过一份调查,对于伴有一站的纵隔淋巴结转移且淋巴结大小不超过3cm的肺癌,有90.5%的医生认为可以手术,而如果超过1站转移,只有47.6%的医生认为可以选择手术。但如果调查内科医生的话,坚持手术的医生比率会更低。
 
  如果病人接受治疗前,所有相关的医生都能坐在一起讨论一下,定出一个不能说人人欢心但最起码是达成共识的方案那就再好不过了。只有这样,病人和家属在后续的治疗中就不会因为医生的分歧而纠结过往的治疗不合适,从而减轻他们的不安和悔恨。所以说,多学科的理念,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医疗矛盾。
 
  多学科的理念,并不是治疗多么先进,也并不是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一下,定个治疗方案,就会变得深不可测。多学科理念仅仅是让病人在治疗体系下少走了一些弯路,让治疗的方案更优化一些,不同治疗的衔接更无缝一些,让病人获得的就医体验提升一个档次。理想的多学科会诊,是需要患者或其家属参与的,有的时候患者的选择当然会左右医生的判断,而患者做出选择会结合自身的经济能力、家庭情况、宗教信仰等,医生一方是无权强制患者做出某方面选择的。而现实中,因为多学科会诊医生之间会争吵,那样的场面是不适合让患者一方看到的,否则对医生的信任感某些时候会荡然无存。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