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李家福:我喜欢当妇产科医生

2017-03-10 17:47:10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有人说,妇产科是一个充满焦灼、期望和幸福的科室,因为一个个幼小的生命在这里来到人间,这里集结了太多生与死的挣扎、舍与得的纠结、老与少的代沟。纪录片《生门》聚焦产房中的生死和温情,在今年春节前夕带给我们深入人性的观察。片中的主角之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妇产科主任李家福,钻研妇产科30多年,擅长妊娠合并内科病及各种急难重症和难产的诊断和处理,共完成手术30000余例,并保持着湖北省体重最轻新生儿存活接生纪录,已经成为江城产妇中有口皆碑的“产科一把刀”。
 
  “没有生命,何来健康”
 
  凶险性前置胎盘,极易导致剖宫产术中难以控制的大出血,大大增加了子宫切除率,甚至威胁孕产妇的生命安全。“在手术台上,病人心跳骤停,这对所有的外科医生而言,都是噩梦。”除了一位发生麻醉意外的病人外,夏锦菊是李家福遇到的第一个在手术台上心跳骤停的病人。当夏锦菊第一次心跳骤停时,已有年轻医生坚持不住,退出了手术室。李家福临危不乱,亲自上阵做心肺复苏,做急救,想预案。
 
  年轻的夏锦菊想保留子宫,然而要为她保命又必须切除子宫。李家福在手术室外对夏锦菊的父亲说:“你同意切她的子宫我要切,不同意我也要切。”但面对夏锦菊再一次保留子宫的哀求,李家福犹豫了。
 
  “在手术台上,绝大多数情况下医生都不会用语言去刺激病人。她想保留子宫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生命权大于健康权,没有生命,何来健康?”李家福非常能理解夏锦菊的心情,但医生的使命和理智却一次又一次催促他要当机立断。
 
  夏锦菊说:“我宁可那段记忆是黑色的,就像睡了一觉,什么都不知道。”经历了心脏两次停跳,术中出血1万3千毫升,切除了子宫,最后夏锦菊在鬼门关被李家福拉了回来。转入ICU后,李家福整整三个晚上都陪在她的身边,困了,和衣而睡,夏锦菊一有动静,李家福立刻惊醒,随时观察治疗。
 
  从昏迷中醒来的夏锦菊,忍着伤口剧痛,对李家福笑了起来。出院前夕,她穿着一身漂亮的红色衣服,在产房找到了她的救命恩人。夏锦菊想跟自己的“再生父亲”李家福照一张相,她要将这份恩情永远铭记在心。
 
  2013年,湖北省内大约半数的凶险性前置胎盘产妇集中在中南医院妇产科。在当时的医疗水平和文献记载中,对于这种病情的处理方法并不多。于是,李家福带领他的团队,不断摸索有效的治疗方法。
 
  “我记得当时我在《国际妇产科杂志》上看过一篇英文文献,上面提到保留胎盘的治疗方法,一是能够避免术中大出血,二是有可能保留子宫。这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讲,是一种新的思路,一种新的尝试。”李家福说起自己看到的新疗法异常兴奋,有了这个方法,他就能为患者减轻痛苦,更好地保留功能。
 
  中南医院妇产科所收治的患者中,危重症患者的比例高达80%。2015年,中南医院凶险性前置胎盘手术105例,2016年该项手术120例,无意外,无手术死亡。
 
  “意见会有分歧,但母子平安是我们的共同目标”
 
  李双双是名重度子痫产妇,在来中南医院前,当地医生断定孩子发育迟缓,家属强烈要求引产,但李家福认为,李双双并不符合国家关于引产的规定。“作为医生,我会倾听其他医生的意见,但是要辩证的来认可,最后我会基于自身判断做出救治方案。”李家福表示,“医生的意见会有分歧,但母子平安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医院与家属协商之后,李双双剖宫产生下宝宝,孩子虽然经过了新生儿科的努力救治,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其实我们不能说这个患者的家属是错的,孩子是否能够存活,以后会不会有后遗症,这些负担都是要患者家庭自己来承担的。”
 
  李家福新收治了一名34岁的孕妇,头胎,无业,孕前及孕期都患有严重高血压,转诊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她的家属属于恶意欠费,摆明了说自己没钱,但是我们还是把病人收治了,为什么呢?她这种情况非常危险,我还是要继续去心内科看她,怕她会因为生产引起心脑血管方面的问题。至于费用问题,只能慢慢磨喽。”尽管在救治患者的过程中会遭遇很多现实问题,但在漫长的行医路上,李家福始终秉持着医者仁心,把治病救人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工作量最大的工作,就是妇产科医生”
 
  “就这周,我一个上午门诊看了129个病人,一直到下午两点半才看完。”如此巨大的工作量,代表了医务人员的疲劳程度。“我一天最多做过14台手术,从早8点做到晚上11点。”56岁的李家福坦言自己的身体也有极限,“超过5台,身体就会吃力了,这时候利用麻醉时间或者手术间隙休息一下,接着再来。”
 
  在妇产科,年轻一点的医生在晚上八九点钟下班算是早的,他们经常要熬到深夜十一二点。“产科医生脑中有根弦——避免医疗纠纷,每个产科病人都是一个急诊,而产科又是最容易发生医疗纠纷的科室,所以我们在工作中非常谨慎。”说起工作量巨大的妇产科医生,每个月“32”号休息的李家福只能无奈地笑了笑。“天底下工作量最大的工作,就是妇产科医生啦。”
 
  忙碌的工作之外,医生们的业余时间少之又少。年轻一点的医生,业余时间的活动就是补觉。做了父母的医生护士,孩子只能交给老人和爱人去照顾。病人、手术、整理病历,这就是产科医生和护士的大部分生活。
 
  偶尔有点空闲时间,李家福喜欢下棋,打棋谱,回家没事对着电脑玩一把。还会跑跑步,看电视的时间很少,偶尔会看看《动物世界》。
 
  “当医生和老师的愿望都实现了,我很满足很幸福”
 
  门诊时的李家福笑容可掬,和蔼可亲,与患者的交流就像拉家常一样没有距离感。一旦换上手术服进入手术室,李家福就像变了一个人,熟练地消毒、洗手,向同事们交代手术注意事项,沉着而淡定。他的声音仿佛有一种力量,可以让手术室里所有医护人员心情笃定,有条不紊。“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越做越喜欢。”李家福笑着说,看到小宝宝出生是自己最高兴的事情。
 
  1983年~1988年,李家福在咸宁一所乡镇卫生院做全科医生,其内科为强项,这段经验给他现在处理妇产科危重症患者提供了非常宝贵的经验。“做医生嘛,要胆大、心细,身体好,沟通能力强。”李家福笑着说自己就是胆子大,“我喜欢挑战,还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李家福从小的理想就是当医生或老师,如今自己在行医的同时,也成为了武大医学院的产科专业导师。“两个愿望都实现了,我感到很满足很幸福。”
 
  正午的阳光,温暖地洒入李家福的办公室,洒在这位素有“中南医院一把刀”之称的妇产科医生身上。面对生死,面对舍得,他刚毅决断;面对患者,面对人生,他温润如水。他的医术精湛,让危重病人看到希望;他的态度温和,让绝望的患者看到希望;他的话语幽默,让紧张的病人瞬间放松。
 
  李家福时刻准备着,和同事们一起,用自己的时间、精力、关怀和爱,迎接每个新生命的到来,保护每一位经历生死的新妈妈。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