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妇产科里的冷暖人生

2017-02-10 16:33:19 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毛旭
 
  中国外科学大家裘法祖老先生曾说过,“医生治病,就是把病人一个一个地背过河”。人体是一个复杂而精密的机器,即使在现代医疗如此发达的情况下,解开的秘密也很有限。当病人把生命交给医生的一刹那,二者就结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如果疾病是洪水猛兽,那么病人的责任是挺住,而医生的职责就是与猛兽搏斗。面对一脚在生、一脚在死的分娩历程,影片《生门》中,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妇产科的医务人员怀着敬畏生命的态度,用精诚的医术为每一位妈妈和宝宝的生命之舟保驾护航。
 
  “这辈子你忘不了我,我也忘不了你”
 
  “阵痛袭来,产妇的表情无比痛苦。助产士在一旁指导:‘腿分开,腿始终分开,看着我,不要紧张,深呼吸,现在用力。’”
 
  初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九楼妇产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生门》的场景。行动迟缓的孕产妇、焦急的家属、忙碌的医生护士,这是产科的日常风景。
 
  对于看过电影的人来讲,夏锦菊的故事无疑是最惊心动魄的。有过两次剖宫产经历,凶险性前置胎盘,男婴15秒被医生娩出,产妇心脏两次停跳,术中出血1.3万毫升,相当于全身的血液换了4遍……“这辈子你忘不了我,我也忘不了你。”这是中南医院妇产科主任李家福发自肺腑对夏锦菊说的一句话。
 
  “在手术台上,病人心跳骤停,这对所有的外科医生而言,都是噩梦。”除了一位发生麻醉意外的病人外,夏锦菊是李家福遇到的第一个在手术台上心跳骤停的病人。“要是早知道她会在手术中出现这种意外(心跳骤停),我是绝对不会让机器进去拍摄的。”李家福向记者坦言。
 
  当医生遇到紧急情况,他们会怎么抢救,如何与家属沟通,医生之间又是如何相互配合,在夏锦菊这个突发的事件中,摄像机都忠实地记录了下来。没有预演,没有排练,无法预料,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产科医生们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地工作着。
 
  年轻的夏锦菊想保留子宫,然而要为她保命又必须切除子宫。影片中,李家福在手术室外对夏锦菊的父亲说:“你同意切她的子宫我要切,不同意我也要切。”镜头回转到手术室,面对夏锦菊再一次保留子宫的哀求,李家福犹豫了。这时的影片画面中,摄像头对准了李家福呆呆望着夏锦菊的画面,这持续静默的几秒钟里,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在手术台上,绝大多数情况下医生都不会用语言去刺激病人。她想保留子宫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生命权大于健康权,没有生命,何来健康?”李家福说,“我们不能让病人带着思想包袱做手术,这时候的犹豫沉默已经成为了医生的本能,因为我们理解患者的诉求,但生命最重要”。
 
  关于生命的价值,片中的另一位产妇却演绎了全然不同的一则故事。
 
  怀孕30周,患有重度子痫前期。要不要将腹中的胎儿引产,成了李双双和全家人没法过的一道坎。这样的遭遇,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并不多见,但它恰恰真实反映出人性的弱点和矛盾。
 
  “引产的话必须要有医学检查证实这个小孩有畸形,第二种情况是胎儿已经死亡。但李双双一家的情况和倾向是,现在引产就要把宝宝打死,然后拿出来。这是不对的。”李家福说,“其实我们没有评判他们的对错,孩子是否能够存活,以后会不会有后遗症,这些负担都是要患者家庭自己来承担的,而在一些国家是由社会福利来承担的。所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没有人高尚不高尚的问题,这是社会现实的问题”。
 
  “产科医生脑子里时常有根弦”
 
  “产科是最隐私的科室,包括身体的、情感的隐私,这样直观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是不是不太好?”谈起配合拍摄的过程,李家福还是直言了最初的担心。“但至于我们医生,平时怎么做,还是会怎么做,这对我们没有影响”。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作为一家终极转诊医院,妇产科接收很多来自湖北省内各地的危重症病人。“我们科危重症患者比较多,所以也想通过这部片子呼吁社会对这些人的关注。”这成为李家福同意拍摄的理由。
 
  为了保护病人的隐私,医院再三对摄制组强调不能暴露病人的生殖器等隐私部位,如果有裸露镜头,要提前与病人沟通,签署协议。
 
  当两台摄像机正式进驻医院后,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尴尬。“当时二胎政策还没有放开,有些产妇明明入院手续都办好了,结果突然不见了,后来我们一打听,才知道她是超生,见到产科居然有摄像机在,吓跑了。”李家福坦言道。“一开始,我们有的年轻医生对肖像权还是很有保护意识的,见到摄像机就不让拍脸。”在医院、医生和摄制组的共同努力下,大家都慢慢理解并习惯了摄制组的存在。
 
  不过,新生儿科是摄制组的“雷区”,不得跨入半步。这也是大家在影片中没有看到相关场景的原因。“新生儿科里有很多早产儿、低体重儿,为了避免交叉感染,对环境的无菌要求非常高,进入者都要穿隔离衣,进行消毒等等,所以一般达不到这个要求的是不允许进入的。”产科医生郭娟娟解释说。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宣传部部长高翔告诉记者:“医院是一个矛盾焦点处,这里能够反映人间冷暖、喜怒哀乐,我们每天能见到不同的患者,听到不同的故事,我们的医务人员也是非常辛苦的,所以当导演提出来我们医院拍摄时,我们是欢迎的。”
 
  镜头中的中南医院妇产科,每个病房里都住着3位待产的孕妇,走廊里的一侧,也摆满了产床。“没有床了,连板凳都没有了。走廊里的都只能坐着。”
 
  说起工作量巨大的妇产科医生,称自己每个月“32”号休息的李家福有点无奈地笑了笑。在妇产科,年轻一点的医生在晚上八九点钟下班算是早的,他们经常要熬到深夜十一二点。“产科医生有跟弦——避免医疗纠纷,每个产科病人都是一个急诊,而产科又是最容易发生医疗纠纷的科室,所以我们在工作中非常谨慎。”对于这部片子,李家福起初是希望能反映产科医护人员的辛苦,到后来却更希望社会关注早产儿,让医生从另一个视角了解到病人的处境,也通过早产儿来反映人性的方方面面和背后的真情。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