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在《生门》里,看生命的火花

2017-02-10 16:32:03 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魏婉笛
 
  4个九死一生的故事,4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抉择。纪录电影《生门》在鸡年新春的前夕带来了大银幕上最真实的一次生命震撼。90分钟的镜头中,无力支付手术费用的高危产妇陈小凤、两次心脏骤停却仍坚持保留子宫的夏锦菊、为生男孩赌上性命的曾宪春、身怀畸形风险胎儿的李双双……4名产妇和家人经历着与贫穷、伦理和死亡的角力。这样一部隔着银幕依然能感受到痛感的作品究竟是怎样拍成的?它有着什么样的寓意?所拍医院、医生、患者又经历了些什么?让我们走近影片制片人戴年文、导演陈为军、剪辑师萧汝冠,走进影片拍摄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妇产科,去感受拍摄背后的生命故事。
 
  “生门”,其实是在人生剧变那一刻的一种过程和状态
 
  记者:《生门》这部片子的创作前后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它的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陈为军:从2013年下半年我们开始拍《生门》,整个前期拍摄花了两年时间,我们接触到的家庭有80个,形成故事的大约有40个。
 
  拍纪录片,最希望拍到的是一种人生存着的真实状态。但是人嘛,很多时候都是放不开的。但面临生产、生死攸关的时候,是一个人与周遭环境产生关系最真实的时候,一般不会被摄像机或者其他的琐事所干扰。
 
  萧汝冠:当时导演把素材交到我手里的时候大约有500多个小时吧,差不多有6个完整的故事,我过滤剩下4个,因为太多就会分散观众的专注力,情感容易被稀释掉。剪辑这4个故事的过程就是“撞墙”的过程,我们几个男人花了一年多终于生下了《生门》这个孩子,虽然非常辛苦,但很值得。余下的故事同样很精彩,我们正在制作一部系列电视片,没有看够的可以在那里得到满足,一共12集。
 
  戴年文:片名的问题我们是下了功夫的。“生门”这个名字之前虽然也在一些地方出现过,但讲得很少。我们当时是想到《道德经》第六章的“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实际上古人很智慧,他用一个生孩子的事情,把万世万物包括时间、空间的变化一下子概括进去了,我觉得讲得很好。但是又不能直接用“玄牝之门”,这个太晦涩,也没有深度。
 
  后来,我们就想自己派生一个词,叫“生门”。实际上我们更想用它表现一种过程和状态,就是在人生剧变的那一刻,内因、外因这种变化。在片子里,就是这些父母、医生,对生命的坚守、坚持。
 
  我们社会所面临的好多疑问,其实在这里都能找到
 
  记者:为什么最终选择了现有的4个故事作为片子的主体呢?它们是怎么整合在一起的?之所以做这样的选择,是主创们有一些关于医学伦理、社会的思考想要向观众传递吗?
 
  陈为军:其实在妇产科这个特定的环境里面,囊括了中国人、中国社会几乎所有的信息,不论是老的少的、穷的富的,一个家庭如何迎接新生命,又不能舍弃旧习俗,还有对孩子不同的期许,都在里面。我们社会所面临的好多疑问,其实在这里都能找到。这也是我们选择这4个故事的原因,而且它们基本上符合了观众对一部电影的需求,大家只有在片子里找到情感共鸣,它才能有效地传播。
 
  萧汝冠:其实这4个故事有彼此相承的关系。我举一个比较清楚的例子。在李双双这个故事里,她面临的道德选择是,这孩子可能有先天疾病,我要不要生。但是事实上,他们在生跟不生之间是很纠结挣扎的。在这个时候,接什么人物和情节最好呢?很伤脑筋。我觉得,最好在一个你纠结要不要让这个孩子诞生的时候,接一个冒着生命危险,即使死掉了都要把孩子生下来的人,夏锦菊就自然跑出来了,她宁愿冒着死掉的危险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而且不愿意切掉子宫。这两个人物有一种非常巨大微妙的碰撞。
 
  陈为军:纪录片是记录真实的,不像我们平常说的剧情电影,有一个明确的想法和故事,纪录片关注的是生活本身,意义是从现实中来的,解读也是站在了不同的立场。所以,它担当的责任可能超越了一定的时代。我更愿意在这些惊心动魄的生命里反映普通人类共有的情感。
 
  影片4个层面包含了生命、生存、生活和生日的故事
 
  记者:我们看到,其实片子中将更多的笔墨放在了患者身上,医生、医院这方面好像并没有特别深入地去展现。
 
  萧汝冠:其实这个涉及我和导演之间的一次“冷战”。片子的男主角叫李家福,是妇产科主任,导演他们的意思是,想在片子里面多一些关于他的篇幅,因为他也是一个非常有情怀、有个性的人物,甚至不排斥用李家福作为一个核心,让这个人物贯穿整个电影。对这个事情,有一个晚上我睡不着,写了很长的信给陈导。我认为这是不对的,一部作品不能面面俱到,必须有一个平衡。最后还是维持了我原来定的戏,找到了比之前更好的平衡,也是我和导演在“冷战”之后又一次碰撞出的很好的火花。
 
  记者:在拍摄片子时,摄制团队是怎样和患者家庭进行交流的?为什么被拍摄对象在镜头前那么自然和真情流露?
 
  陈为军:我们团队跟拍摄对象之间的交流非常少,因为我们的原则就是尽量不要打扰镜头前正在发生的现实。很多人在经历人生最重要的节点时,如果你用的是非常平等自由的交往方式,作为人生这一段最重要的陪跑者和他一起跑,他们很容易接受。如果你是出于个人的名利目的,去做很多的参与干涉,那可能影响别人正常的生活,肯定别人会拒绝。
 
  我们团队很小,才4个人。如果旁边再有一个摄像,再有一个录音,又有一个灯光,人家就会一直分神,如果还有一个控制欲很强的导演,一会让人做这个,一会让人做那个,别人就把自己的心门都关上了。
 
  记者:这部电影讲的是产房的故事,而把老子的道德经这样一个关于世间万物道理的东西融入进去,意义是什么?
 
  戴年文:这部影片,不单单讲生孩子的故事,我们曾经聊过,认为它应该包含4个层面:从生命讲起,分别是生命的故事、生存的故事、生活的故事、生日的故事。这里面,只有生日的故事是讲妈妈的事,最浅,也最真实。其他的都要你去抽离,去思考。
 
  其实,看这部片子,不一定非得理解这些大道理,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看完了你能对妈妈说一声“您不容易”,“我爱您”,我们也功德无量。我们不去解读这部电影,我们拿给大家看。最后,每个人的感受是什么,那就是那个人的“生门”。一千人有一千人的“生门”,这是我们希望的。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