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人文观察

段涛:写你所思,做你所爱

2017-02-03 07:13:44 来源:健康报
 
 
段涛和他的妇产科医生团队
 
爱写作的段涛

□本报记者 胡德荣

近日,在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写科普文章、写“院长日记”的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原院长段涛入选“2016十大影响力医疗大V”。不过,他说自己“最喜欢的还是‘段医生’和‘段教授’”,最乐意的还是“写你所思的,做你所爱的,开心就好”。

 

在过去的2016年,段涛教授在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共发表123篇文章,其中55篇是“怀孕生孩子那些事”,49篇是“院长日记”,并因此入选“2016十大影响力医疗大V”。

“有满意的员工,才会有满意的服务”

作为院长的段涛对医院职工的关心非同一般。在《有满意的员工才会有满意的服务》这篇发在微信公众号上的文章中,他明确提出“一切以员工为中心”。“大家都在讲医院要‘以患者为中心’,也都在进行患者满意度调研,希望通过改善管理和服务流程,提高患者的满意度,但是提‘一切以员工为中心’,进行员工满意度调研并进行整改的医院还真不多。在一妇婴,我们是这么提的,也正在这么做。”

之所以要这么做,段涛表示:“如果一线的医护人员不满意,不开心,很难真正做到发自内心的‘以患者为中心’,即使短期做得到,也无法可持续。”“有满意的员工,才会有满意的服务。”

那么,院长怎么做,员工才会满意?段涛提出了“3E”的做法,即Enrich“赋钱”、 Empower“赋权”和Enable“赋能”。段涛解释说:“Enrich‘赋钱’也就是说要照顾好员工的利益,得在政策允许的前提下,在预算合理的前提下,多给员工发钱。”

他经常在不同的场合下表明医院薪酬分配的原则——要照顾好小医生的利益,要照顾好护士的利益。“小医生和小护士是别人家的孩子,也是我们自己家的孩子,不能亏待他们,不然的话谁还会去学医?谁还愿意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坚守?谁还愿意这么辛苦的值夜班翻三班?”为此,段涛要求“医院给小医生和护士的待遇高于同行的平均水平”。

照顾了小医生和护士,大医生怎么办?“我们的原则是按照绩效考核分配,多劳多得,优劳优得。另外还要给专家额外的空间,在完成医院本职工作的前提下,给专家们多点执业的机会,让专家可以公开透明合理合法地去获取应得的收入。”段涛如是说。

“如果你问住院医生有什么最大愿望的话,肯定是少写病史”

段涛在微信公众号上发的一些有着独特思考的文章,常常能在医务界引起共鸣。“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不喜欢、不习惯、也不太会做领导的,最近突然有了想做一天国家某卫生行政部门领导的冲动。要求不高,就做一天,在这位置上我啥事都不做,就只做一件事,发布一个红头文件以后就立马辞职。这个文件的主要精神就是要简化病史写作,把时间还给医生,把医生还给病人。”这是段涛在一篇《强烈呼吁简化病史》的文章里说的。

段涛表示,“写病史的传统来自于西医,但是让人很奇怪的是,在国外很简单明了的病史到了中国就变了味,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八股、越来越长。本来是很简单、诊断很明确的一个病,按照复杂的病史写作要求去写的话,要写一大堆的套话和废话,结果要看半天才明白这是个什么病、是怎么回事。”

让段涛难以接受的是,“现在的病史书写有很多的教条规定,例如除了诊断以外,一定要有鉴别诊断,不写鉴别诊断就要扣分。”他提到自己见到的最奇葩的例子是关于“左手食指切断”的鉴别诊断:住院医生实在想不出如何进行鉴别诊断,就写道“患者的右手食指是好的,所以被切断的是左手食指”。

段涛指出:“多数的病例是诊断明确,有明确的治疗方案的,病史应该是标准化、结构化、电子化的,应该是以客观病史为主的,不应该有太多的主观病史内容。我们现在的病史制度让病史承载了太多它不应该承载的东西,我们太想在一份病史中体现太多的内容,反而把病史搞得太复杂,让其丧失了最基本的临床功能。”

段涛并不否认历史上病历书写曾起到的重要作用,“‘协和三宝’中的其中一宝就是病史,那个年代除了教科书以外没有什么参考资料,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多的学术杂志,那个年代的病史的确在医生的培养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不过,他表示,“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们有了各种各样的现代化手段和方式来培养年轻医生,包括临床研究、病例个案报道、手术录像、技能培训、模拟实训等。是时候让病史回归到其最简单、最原始的功能了,是时候废除这些不必要的病史八股了,是时候向国外学习采用简单明了的表格式病史了!”

“如果你问住院医生有什么最大愿望的话,肯定是少写病史。”段涛还掏心窝地说,“在我做住院医生的时候,经常是把病史写得简单明了,医务科长找我谈话,对我的批评是:人小,字大,太简单!那时候我就想,万一哪一天我做了院长,我一定要简化病史!让医生不要当‘作家’,让医生花更多的时间去看门诊、做手术,和病人沟通。”

让段涛不满的还有“三级查房制度”,“这本来是个教学相长的好事情,是针对疑难危重病例的,但是我们扩大到所有的病例。要求对每一个病人,哪怕是简单的阑尾炎、正常分娩都要有主任、主治医生和住院医生的三级查房”。

“如果我们还用传统方式去和他们沟通,那就是‘不在一个频道上’”

作为妇产科大夫,段涛非常注重与患者的沟通。他说:“对于妇产科医院而言,我们的服务对象中有75%以上是小于45岁的女性,34岁以下的女性则大概超过了50%。这个群体是所谓的‘移动互联网一代’,使用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已经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还用传统方式去和他们沟通,那就是‘不在一个频道上’,沟通效果基本不会好。”

据了解,在如今社交媒体打开比例普遍下降的形势下,段涛的微博和微信文章点阅率依旧居高不下,始终保持在5位数,是公众号文章平均打开率的2倍~3倍,而且文章的转发量也相当可观。段涛说:“网络上流行一个新概念叫做‘国民总时间’(Gross National Time,简称GNT),即每个人每天花在互联网上的时间基本是恒定的,如果一个人停留在某个公众号的时间长了,那么他在其他公众号上的时间相应地就会减少。因此,探索用其他的方式延长用户的停留时间,我一直在认真思考着。”

展望2017,段涛说,他的团队要做三件重要的事情:人工智能,视频直播,以及音频。“我的微信公众账号就是人工智能的产品,大家可以在里边提问,只要是关于怀孕、生孩子的问题,人工智能回答的匹配度可以高达92%~93%。”

对于为什么要做视频、音频?段涛说,“因为阅读需要满足一定的前提,首先读者要具备一定的阅读理解能力;第二,他得有时间把一篇文章看完。视频则不一样,文盲也可以看得懂、听得懂。而音频相比视频更胜一筹,它可以解放人的眼球,用户可以一边听音频,一边做其他的事情而不受到影响。”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