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人文观察

中国医生的诗歌何以动人

2017-01-20 07:11:19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出门诊时,赵晓刚非常注重与患者的沟通
赵晓刚发表于Chest杂志的诗

□本报记者 李阳和

岁末年初,一位中国医生发表于国外权威医学期刊Chest(《胸科》)杂志的诗吸引了国内同行的广泛关注。诗歌发表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诗的作者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医生?带着这些好奇与疑问,记者采访了故事的主人公——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赵晓刚医生。

 

成为在Chest杂志发表诗歌的第一位中国籍医生

“肺部磨砂玻璃影是我的大名,朦胧的身影披着神秘与诡异,你看我云中望月、雾里看花,我在云雾深处清晰地打量你。”岁末年初,这首发表在美国Chest期刊上的有关肺部疾病的自白诗,在医务界的微信朋友圈广为流传。诗的作者就是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赵晓刚医生。

Chest杂志是美国胸科医师学会的权威专业杂志、SCI收录期刊。赵晓刚没想到,他写的《我要当老大》这首诗会因为“非常有趣”被Chest录用,他更没想到自己会因此而成为同事眼中的“网红”。而这一切的发生,在赵晓刚看来,纯属意外。

2015年12月,赵晓刚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学习。一个偶然的机会,赵晓刚和美国的同学聚会聊天,聊到了医学人文。同学告诉他,美国很多专业期刊都会刊登一些医学人文类的文章,包括一些表现医患关系的小故事,还有一些发表诗歌的栏目。赵晓刚颇受触动,他开始留心美国的医学专业期刊,果真在美国胸科学会的权威杂志Chest上看到了发表的诗歌。这种涉及医学人文的题材和表现形式,在国内的医学类专业期刊几乎难觅踪影。一向爱好科普、崇尚人文的赵晓刚跃跃欲试,动了写诗的念头。

相比于国内繁忙、紧张的工作,美国的生活节奏要慢很多,这让赵晓刚有点时间沉下心来进行诗歌创作。他首先想到的是那些胸片呈肺磨玻璃影的患者。2015年8月,他针对肺磨玻璃影这一肺部疾病写的科普文章《我要当老大》,获得上海市科普征文一等奖。赵晓刚把这篇文章的内容加以提炼,换成诗的形式进行表达。他把自己创作的这首诗翻译成“I long to be king”,试着给Chest杂志投了稿。两个月后,赵晓刚竟收到了杂志的录用通知,他因此成为在Chest杂志发表诗歌的第一位中国籍医生。

“文学让我多了一种抒发的可能”

以诗成“名”的赵晓刚其实从小就有一个文学梦。中学期间,他就对文学书籍爱不释手,自称有90%的读书时间都花在“不务正业”的课外读物上,包括武侠、科幻等各类小说。高中时,原本想学文科的他,因为父命难违,只好选择了理科。“父亲是外科医生,他觉得做医生很有成就感,常跟我说:‘当你给患者开了刀,医好了病,病人所说的感激的话语,他们眼角流下的感动的泪水,会让你很有价值感和成就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父亲一直鼓励我学医。”在父亲的影响下,赵晓刚最终走上了从医之路。

成为一名胸外科医生后,赵晓刚仍然放不下心中的文学梦。只要有时间,他仍然会照顾一下自己的这个兴趣,读读小说,写写诗歌。他发现自己对于文学的爱好,其实与医生这一职业并不冲突。“有点文学爱好,最起码我不会觉得医学是那么枯燥。工作压力大的时候,我就会写写诗。随着笔尖的流淌,压力也就发泄出去了”。

在他开通不久的 “赵晓刚肺部磨玻璃影家园” 公众号上,不仅有关于肺癌知识的科普文章,还有“心情驿站”栏目,里面有他创作的一些诗歌。其中,《不舍》表现的是患者在撒手人寰之前对于亲人的不舍,感情真挚,打动人心。他还写过抗癌励志诗《赢》和《别哭》,充满鼓舞人心的正能量。赵晓刚说,《别哭》的创作冲动源于他在监护室看到一些患者非常痛苦,感同身受,就想把这种痛苦的感觉以诗的形式进行表达。“当有一件事压在心里,不写出来就会憋着难受,文学让我多了一种抒发的可能。其实,也说不上好坏,只是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

“我希望自己的诗歌能给大家带来一种美的享受,也给患者及其家属带去鼓励。我觉得这是很值得做的一件事情。”为此,赵晓刚不惜牺牲休息时间打理公众号。平时,他的临床工作很忙,有的时候一天做了4台手术,回到家已经很晚了,但他还是愿意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把文章写好,在后台做好后再发出去。

尽力去“帮助”患者,就一定能赢得患者的信任和尊重

因“文艺范”而走进公众视野的赵晓刚,其实早已在国内胸科领域崭露头角。他有7项发明专利,多次在全国手术比赛中获奖。其中,获得2013年中国医师协会举办的全国首届菁英杯胸腔镜肺叶切除手术技艺大赛上海赛区第一名。他制作的有关肺部磨玻璃影的微视频还获得2016年首届全国医学科普微视频大赛第一名。在技术高超、热衷科普之外,赵晓刚给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他的人文情怀。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是长眠于撒拉纳克湖畔的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赵晓刚说他在第一次邂逅这句话时,就为之深深感动了。这句富有深意的话也激发了他对于医学人文更多的思考和领悟:“对于医生而言,技术往往不是问题,医生只要多学多练就可以掌握先进技术,真正成为问题的是医学人文的欠缺。”“医学是一门直接面对人的科学,因此医学比其他任何科学都更强调人文关怀,强调以人为本,要始终伴随着对人的生命的终极关怀。”“医生的神圣职责是帮助患者、温暖患者。医生要尽可能地减少患者的痛苦,不论肉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尽可能地站在他们的角度为他们考虑,不论是专业上的还是物质上的。”

在临床实践中,赵晓刚也总是身体力行地把对人文的追求融入到工作中去。面对术前紧张的患者,他会拍拍患者的肩头,握握患者的手。在他看来,这种看似寻常的小举动能够传递出一种力量,安抚患者紧张、焦虑的情绪。

赵晓刚还建了一个用于医患沟通的微信群,里面都是找他看病或开刀的患者。在这个群里面,他会介绍一些肺癌的医学知识,交代一些术前术后的注意事项。对有些患者,他甚至会帮他做一个手术直播。“嗯,现在,我们开始麻醉了”。“等会儿,我就要洗手上台了”……手术结束之后,他还会拍些照片发给患者。手术切口有多长,缝得怎么样,患者及其家属通过查看照片一目了然。“对于等候在手术室外面的患者家属来说,直播能让他们第一时间了解手术的情况,因而心理更踏实些。”赵晓刚说。

出门诊,赵晓刚以“拖堂”著称。他一上午的门诊大概要看四五十个患者,往往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中午12:30甚至1点才能结束。“就诊的患者有一些是术后来复诊的,相对来说沟通的时间要短一些,主要交代一些术后的注意事项。对于一些初次来就诊的患者,沟通的时间就会长一些。尤其是出现肺部小结节的患者,他们往往疑虑很多,对于到底是否开刀很纠结,因此需要讲究沟通技巧”。

为此,赵晓刚会根据CT检查报告上结节的形态、大小、密度,把自己的判断和倾向性意见告诉患者,也会把有关肺部小结节的诊疗知识和指南,以及国内外的专家共识、前沿信息,甚至一些有争议的问题告诉患者。在充分沟通的基础上,帮助患者一起进行医疗决策。

有的患者在被查出肺部小结节后,心理状态很差。赵晓刚会明确地告诉他们,这种早期发现的小结节可能就是原位癌,注意随访就是了。对于一些手术的患者,他会安慰他们说:“切完就好了,就是临床治愈了,后续的化疗、放疗都不需要。”“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健康的人了,以后不要老想着这个病是怎么回事了。”经他这样一番沟通、安慰后,大多数患者心情都会放松下来。

但也有一些心理问题较严重的患者,仅靠沟通难以解决问题,这个时候,赵晓刚会请来外援。“我有一个当心理医生的朋友,非常热衷于帮助大家解决心理问题。我会请他来给患者进行心理干预。朋友来完全是出于公益性的,患者不用出钱。”在赵晓刚看来,医生哪怕治疗不了患者的疾病,但如果能做到尽力去“帮助”患者,就一定能赢得患者的信任和尊重,也就自然能拥有和谐的医患关系。

 

话题延伸

好的医学杂志,可以让医生得到滋养

□北京大学医学部 王一方

西方学术期刊中展示医者的职业情怀与精神发育的历程是十分普遍的,像《英国医学杂志》(BMJ)、《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等都有随笔栏目,刊登一些医学人文类的故事,既有医者的叙事案例,也有他们的行医感悟。它展示的是一个群体的价值与趣味,足以让赵大夫这样的医者展示人文魅力,也可以让整个学术社区(共同体)得到一份滋养和引导。

国内医学期刊的组稿面比较专业,这跟主编的情怀与趣味有关。明白“左顾右盼生光辉”“功夫在诗外”的道理,对于我们是有所助益的。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专业人士也不例外。当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约请刘易斯·托马斯开专栏写学术随笔的初衷就是为增加杂志的才情与智趣,见识与睿智,效果出奇的好。从阅读美学与期刊营销的角度看,这也是高明之举。要办一份有格调、有意味的杂志,关键在于思想解放,打开思路。专业人士写专业境遇,不会“跑马”到哪里去。所以,我们也应该像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主编那样——“老兄(刘易斯是他学长),写什么,随意!”于是,有意思的栏目就立起来了,有意蕴、有意境的文章也就源源不断。后来,该杂志还把这些文章结集出了好几本书,如《细胞生命的礼赞》、《水母与蜗牛》等。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