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请给特殊儿童一个让她正常化的微笑

2017-01-19 19:13:55 来源:健康报网
  梁凌燕  知心者心理中心
 
  我看着这根挂在我头顶上1公分左右的竹子尖,失去了知觉!
 
  整个世界凝固了!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梨耙一样的钉子假如落下来,正中天灵顶。。。。。。。
 
  “你想要跟她玩吗?麽气(江西方言,傻瓜的意思), 这是你认识的燕子,那个小妹妹啊,”   一个笑眯眯的声音飘过来,恍惚是我外婆的声音。
 
  我回过神来,看到是院子里的糊斯儿(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这么叫唤她)正拿着晒衣服的长叉子举在我头顶上!
 
  她是外婆这个大院子里公认的傻瓜,不管大人还是小孩看到她躲得远远的,对她都是避之不及。她大概是10多岁? 经常把手放到嘴巴里,有时候口水流出来。我和院子里的小朋友们一起玩的时候,她总是远远的看着我们,有时候她稍微靠近我们一点,一定会有小朋友会大声喊叫:快跑啊,傻瓜来了。然后我们会莫名奇妙一窝峰跑走了,有时候她会咧着嘴巴,流着口水在后面穷追不舍。有一次,我实在是跑不动了,我等她靠近我,我反过来朝向她冲过去,她吓了一大跳,大概从来没人追过她,她使劲跑走了。谁也不知道她为何会跟我们不同? 谁也不知道她经常在想什么?她的世界好像很孤单,她能感觉到孤单吗?。。。。。
 
  想起大伙平时对她的排挤,我对她的恶作剧。。。。。。。。
 
  我好像马上就要头顶开花,血流满面。。。。。。
 
  “你想要跟她玩啊?”外婆继续笑眯眯地对她说,我看不到外婆,她或者在我身后,我一动不动。
 
  我看到眼前的糊斯儿忽然满脸堆笑,她竟然笑了。。。。。。。。
 
  我看着糊斯儿的笑脸更加迷糊了。。。。。。。
 
  外婆迅速从糊斯儿手里抢过衣服叉子,带着叉子走到2步开外,拿着叉子叉起了土地,“来,把叉子拿到这边来玩,来叉这个地,这个硬邦邦的地叉起来好玩,还有那个软软的。。。。”外婆说“ 快来啊,过来玩啊”
 
  糊斯儿失去了手里的叉子发呆了一会儿,然后跟着外婆走了,外婆迅速就势推了我一把“快回家”
 
  “这个燕子妹妹,是你的好朋友,你不要跟她那样玩啊,那样玩不好玩啊,要这样玩啊,你看,这样玩,好玩”
 
  外婆笑眯眯地继续说着话,外婆对她说话的语气就像对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轻轻地,柔柔地(我真不知道糊斯儿是否听得懂她说的话)
 
  我缓过神来,迅速跑回外婆家了。
 
  那一年,我5岁。
 
  或许是为了感谢糊斯儿的不伤之恩,从那以后,我每次看到她,都是笑眯眯的,即不躲避她,也不逗她,更不去追赶她。她总是傻傻地看着我,不再对我有过任何攻击,好像微笑成了我的护身符,也似乎成了我们之间的默契。
 
  我听外婆说:糊斯儿好像是刚出生的时候就出现了问题。一直找医生瞧不好,慢慢地也就这样了。外婆说她是一个可怜的人,大人们经常嫌弃她,顽皮的小孩经常拿石头追赶她,以各种方式去逗她玩。外婆曾经多次告诉我:你不要欺负她,不要去逗她玩,因为从小没人跟她玩,她不会玩,你要跟她玩就容易出事情。
 
  小时候的我,始终不明白为何外婆的微笑对她,一个傻瓜有这么大的威力?
 
  几十年后,我终于明白:
 
  外婆把糊斯儿当做正常孩子一样去思考她的行为动机。外婆猜测:糊斯儿虽然傻,把一根晒衣服杆子上的叉子举在我头顶上,这个行为背后一定有对她而言正常的想法和动机:或许她是觉得好玩,或许她是看见过别人这么玩过。外婆努力去猜测糊斯儿的意图,估计糊斯儿下一步的举动是直接向我的头顶上敲下去。她不慌不乱,笑眯眯地看着糊斯儿,对糊斯儿说“你想要跟她玩吗?”,估计从来没有人这么跟她说过话,也没有人这么跟她笑眯眯地对她说话,也没有人能够考虑她要干什么?,更没有人告诉她她想要干什么?紧接着我外婆拿起竹竿还对她说:过来这样玩,然后外婆本人笑眯眯地玩起了泥巴,她向糊斯儿亲自示范了怎么把竹竿敲下去,怎么样正常化的好玩。在她的世界里,大家要麽对她躲避不及,要麽视其为无物,要么恐吓她,要麽伤害她,很少有人把她当人看。外婆对她的态度,影响了她,调动了她大脑里的一个区域,她对外婆的微笑产生了回应,或许是外婆尝试理解她的语言,激起了她的回应,她的身体自然回应了一个微笑给了外婆。。。。。。。糊斯儿在微笑互动中,离开了手敲下去的动机,从和我的互动中,转移到了第三方。。。。。。。
 
  假如我外婆当时大声咒骂呵斥她,或者用石头攻击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假如我外婆当时惊慌失措,直接冲过去拿她手里的竹子,扭打之中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假如我当时尖叫,乱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或许在那个危险的当下,我也被外婆的微笑声给稳住了。。。。。。
 
  谢谢你,我的外婆,您的微笑和温柔的声音总是在我身后伴随我走过各种危机。
 
  谢谢你,糊斯儿,在外人眼里你虽是傻瓜,在我和外婆眼里,在我心里--你对我有不伤之恩。在您的世界里有一块没被发现的领域,渴望微笑,渴望正常化的游戏和生活。以我5岁的年龄,当时是无法像外婆一样对待你,我可以在有生之年让更小的特殊儿童得救,尽早找回属于他们的正常世界和正常生活。
 
  因为我知道,特殊儿童由于各种原因失去了让他们正常的心智能力,丧失了让他们正常化的外界环境和家庭环境,丧失了帮助他们走回正常化交流的途径,他们也像正常儿童一样渴望美好的生活,他们一样值得拥有很好的生活,正是因为遇见各种困难,在生活中经历比平常人更多的磨难和困境,他们更需要有人像外婆一样,笑眯眯地对他们温柔以待,把他们当做正常人一样的去理解,去思考,帮助他们找到属于他们的正常化节奏和语言,让他们学习用异于常人的方式,以适应外界环境的方式游戏和生活。
 
  请给特殊儿童一个让她正常化的微笑,您的温柔以待就是让他们正常化的稳定剂,也是跟他们友好相处的方式。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