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人文故事

2016,我亲历的那些暖心事

2016-12-30 07:08:29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2016年的暖心事,莫过于收到患者的鲜花。 CFP供图

转眼2016年即将过去,对于医疗战线终年忙碌的读者朋友而言,也许每天的工作大多平淡无奇,但在纷纷攘攘的人和事之间,总有一些美好的相遇,会在心里泛起涟漪。这种美好的相遇,或许发生在诊室,或许发生在病房,又或许发生在您的一次手术中,甚至只是发生在您某一次视线的交汇中。感谢有心的医务人员把彼时彼刻的感动、感悟记录下来,并与我们分享。本期我们摘选部分予以刊登,让我们一起重温这一年光景里那些温馨的时刻。——编 者

 

医生姐姐,患者妹妹

刘韶华

2016年经历了无数的诊疗,其中,10月份经历的那次抢救令我至今难忘。

那天夜晚,医院急诊接诊了一名24岁的产妇。半月前,患者因分娩后出现肝酶明显升高,血小板降低转来我院,被怀疑是妊娠期急性脂肪肝,刚刚从SICU转到消化内科,就出现了高热和意识障碍,考虑可能是肝性脑病。我到床旁的时候,这个重度黄疸的年轻妈妈只会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家人,对我的问询和检查置之不理,她的丈夫和父母见状忍不住转身落泪。我无法拒绝家属期盼的目光,给她协调了综合ICU的一张床位。

转科安排停当后,我坐下来详细查阅患者的病历资料,发现这是一例非常棘手的病例。于是,我和同组医师一起详细整理了患者的资料,考虑患者的高热可能是深静脉导管感染所致。此外,这个病例存疑还很多:肝脏大面积坏死,胆红素明显升高,但是凝血功能和白蛋白基本正常,意识障碍的特征也与典型的肝性脑病不一致,很难说是肝衰竭所致;入院之后肾功能进行性恶化,很快进展至无尿,没有合理的临床解释;血小板已恢复正常,无溶血证据,无出血倾向但仍有反复输血也难以纠正的贫血。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将这位产妇的情况汇报给了综合ICU主任孙同文教授。孙教授在第一时间组织了科内会诊后,又在医务处的支持下组织了全院会诊。专家们在深入讨论分析后,一致认为可能存在一些潜在的与免疫相关的病理因素,建议重点排查血液系统和免疫系统相关疾病。其间,患者一度出现昏迷,需要持续的血液透析和多种药物维持生命,我每天都能感受到患者家属那种焦灼、渴盼和小心翼翼。

终于,我们在反复多次的外周血涂片中发现了破碎红细胞,在接下来的骨髓穿刺细胞学检查中也同样在骨髓中发现了红细胞碎片。至此,我们高度怀疑这是一例由妊娠期急性重症脂肪肝所引起的重症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简称为TTP。在请血液科大夫会诊证实了我们的判断后,我们立即制定了一线的治疗方案:血浆置换,同时给予激素治疗。在连续5天血浆置换后,患者完全清醒了,尿量开始增多,肾脏功能恢复,肝功能也在逐渐好转。这个结果使整个科室都非常高兴,特别是直接参与救治的大夫们和她的管床护士们,言谈间流露出发自心底的喜悦。

患者的各项指标一天天地好转,在连续8天的血浆置换后彻底脱离了笨重的床旁透析机,身上的管子全都拔掉,被黄疸染黄的皮肤和巩膜逐渐恢复正常健康的颜色,开始下床,开始吃肉。她的每一点进步,我们都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10月26日,这名经历了生死的产妇在综合ICU住了20多天后终于出院了,他父亲眼圈红红地对我说:“大夫,真的非常感谢你,她前段时间看着真的是……,以后就让她管你叫姐吧。”作为医生,我觉得这是我得到过的最好的褒奖了。(作者单位:郑州大学一附院河医院区)

 

诊所来了还账的人

梅松政

猴年即将过完,我在农村行医的第20个年头随之匆匆而去。回忆这一年,零星故事中也有一些感人的,来还20年前欠账的患者家属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8月份的一天下午,一名男子走进我的诊所,说道,“梅医生还认识我吗?”

“有点印象,你是?”似曾相识,我却无法确认。

“我是某某,欠你些医药费,好多年了,真不好意思。”男子说道,“现在这街道变化太大了,我找了好几圈,问了好几家人才找到您的诊所。”迟疑了一会儿,他讲起20年前拖欠我医疗费用的过程,“本该第二年就给您还上来,可妻子与我离婚了,家里出了一些状况,懵懵懂懂就在外面待了这么多年。”

我这才想起他是谁。翻开账本,上面写着所欠医药费为56元。记忆的闸门随之打开。

1996年,我刚开始从医,是在偏远小山村。一个临近春节的冬夜里,一名与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急匆匆来接我上门为其“疼痛要命”的妻子诊病。简单询问病情后,我背着小药箱,跟着这名年轻人飞奔出诊。 来到他家里,他的妻子已疼痛得满头大汗,几乎奄奄一息。诊察发现,患者疑似急性胆囊炎发作。一番对症治疗后,患者疼痛缓解。又经过几天治疗,患者痊愈。患者家境不好,总共110元左右的医药费用,他们仅付60元,欠账50多元。丈夫承诺过了年出去打工,挣钱后来还所欠的医药费。次年,他们夫妻俩一起出去打工,结果一去了无音讯,一直没来还医药费。

没想到,20年过去了,这名男子突然现身来还欠账了,还一再说要算点利息。我不忍心收利息,一番推辞之后,收下了他60元。

“不好意思,给梅医生拖久了。”他说着便起身离开了诊所。

说句心里话,当年的56元,至少相当于今天的好几百元。可是,有多少欠账的人会这样盘算呢?在我的印象中,欠账超过10年以上的患者还从没有人主动前来还账,这个与我年纪相仿的人是第一位。他的举动着实让我感到意外。

对于那些没来还账的人,我总会想,或许他们都有自己的苦衷吧。

20年前,我刚成为一名医生时,一心一意想着怎样尽快解决患者的痛苦,根本不顾及赊账、赖账等事。那些年,最多的时候一年患者欠下的账达到上万元,接近现在的10万元。至今我还清楚记得,有一年春节,我仅有40元钱过年。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曾好心好意地提醒我:“小梅啊,有的人你最好别赊账给他看病,否则你可能一辈子都收不回本钱。”可当年不知为什么我好像“听不懂”这些话,任何人只要来找我,我都会认真诊疗,需要赊欠的,我也都尽量满足他们。

后来,我到了镇上开诊所,远离了那个偏僻的小山村。虽然赊欠医药费的人相对减少了,不过,还是年年都有赊欠。至于对方什么时候还账,我并不太上心,因为我相信那句话,“实际上,多数人都不想拖欠医药费,毕竟是救命钱,忘恩负义的人还是很少的。”(作者单位:四川省古蔺县观文镇梅松政诊所)

 

送饭的“十三姨”

朱晨阳

电视剧《心术》里有个笑容满面的“十三姨”,总给曾治愈自己病痛的医生送好吃的,在我们医院,也有个这样的“十三姨”。她姓沈,在她父亲住院的几个月里,她隔三岔五地就来医院,给内二科的值班医生送来可口的饭菜。

沈阿姨的父亲今年80岁高龄,患心脏病多年,是我们医院的常客。在陪护住院治疗的父亲时,细心的沈阿姨看到医生和护士值班时,晚饭总是叫外卖,而且食不定时,不禁动了心思。

“医生对我爸爸的悉心治疗,我一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沈阿姨说,“我看他们忙起来就不能按时吃饭,常吃外卖又没营养,我每天都会回家为爸爸烧好饭送到医院,何不多烧点,让他们也能吃上热饭热菜。”

送饭送多了,医生、护士总想表达谢意,大家琢磨,“送钱,沈阿姨肯定不会收,所以只能在她遇到困难时,尽力帮助。”

沈阿姨的父亲出院回家后,沈阿姨仍一直和她父亲住院时的主治医师陈医师保持着联系,随时就父亲出现的一些状况进行咨询。家里有谁身体不舒服,她也会打电话向陈医师咨询。陈医生也总是耐心地予以指导。(作者单位:浙江省桐乡市第二人民医院)

 

那一声熟悉的问候

张建利

2016年,在忙碌的工作中即将过去,这一年,我过得充实,收获颇丰。其中,有一位患者让我一想起便心生温暖。

第一次遇见这位患者的时候,是一个下午。他在取药时声音很宏亮地问候道:“大夫,下午好!”接着,他用双手把诊疗卡递了过来。窗口等待取药的患者很多,我只是象征性地回了句:“下午好!”我按照处方把药品一一核对好后装进布袋里,轻轻递给他,并交待了药品的服用方法。他向我点点头,应该是表示感谢吧。他走路时右脚与左脚呈垂直状态,胳膊下架着双拐,一步一挪,行动缓慢。我想他大概是患了一场大病,比如中风吧。

以后,这位患者每次来取药都是下午,同样的问候语。有一次,有两位患者为谁排在队伍前面取药而争得面红耳赤,排在这两人前面的他说:“我不着急,让他两人先取吧。”那两位患者取完药后连声道谢的话也没有,他好像对这些也不在意。我对他的尊重油然而生。

就这样,熟悉的拐杖声,熟悉的问候声,在我的心中时时敲响。

有首歌唱道“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我想:对人礼貌和尊重也是一种爱吧,这种爱扩散开来,世界将会变得越来越好!不是吗?(作者单位:山东省威海市立医院)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